5lwo5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451章 平安卻更勝一籌閲讀-o7we8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沈丘的头发很乌黑,而且打理的一丝不苟。
此刻他倒挂在卧室的侧面,伸手捋了一下头发,随后悄无声息的落下。
二人摸了出去,晚些在外面会和。
“今夜并无价值。”
沈丘有些失望。
“价值很大。”
今夜贾平安收获很大,间接证实了长孙无忌对阿姐的态度,这对以后帮助颇多。
夜风吹过,吹起鬓角的长发,贾平安觉得很是舒爽。
沈丘微微皱眉,按住了飘动的长发,“明日咱会去长孙无忌那边查探,你莫要跟着,否则被发现了咱无法救你。”
宋世流芳 彼岸三生
“我跟着?”
“难道不是?”
沈丘不等贾平安反唇相讥就飘然而去。
第二日,贾平安求见阿姐。
大清早武媚就带着孩子在收拾东西。
“晚些我要跟着陛下出去转转,你也得去。”
武媚见他穿的随意,就吩咐道:“给平安拿粉扑扑,好歹白嫩些。”
贾平安举手,“阿姐饶命,我发誓不弄这个。”
武媚叹息,“有的男儿傅粉,看着白嫩,气质不凡,你为何不肯?”
“难受。”
贾平安一句话了结了此事。
“上次陛下给的玉佩拿来,你看看你,这般俊美的男儿,出门连玉佩都没有,如何见人?”
贾平安无奈被摆布了一番。
“说吧,何事?”
武媚把孩子递给了周山象,和贾平安到边上说话。
阿姐果然是慧眼如炬!
贾平安说道:“阿姐,那一日皇后和萧淑妃出宫玩耍是谁的建议?”
武媚摇头,“此事我也不知。”
她突然转身看着另一个方向,“此事应当是在路上,或是在长安时就定下了。”
贾平安就是这般想的,所以才想从源头来查。
“宫中倒是简单,宫外谁联络的?”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长孙无忌和褚遂良不会干这等事,他们只会直接寻了陛下施压,让他把我镇压了。那么……是柳奭,还是谁?”
阿姐果然是洞若观火,那两个女人折腾的越厉害,以后就越倒霉。
“昭仪,陛下来了。”
李治此刻年轻,步履矫健,昂首挺胸,见贾平安在,就说道:“该出发了。”
这语气……好像有些不对劲,不像是皇帝和嫔妃,更像是两口子。
但贾平安知晓这里面的事儿不是自己该过问的,也揣摩不透。
李治目光扫过他的腰间,看到了自己才将给了武媚的玉佩,嘴角微微抽搐。
“你进宫所为何事?”
李治的语气不大好,贾平安觉得不是因为避嫌,而是因为自己看到了他不同的一面。
“臣是来向昭仪求助。”
刁蛮千金的霸道未婚夫
“那件事?”
“是。”
李治淡淡的道:“外面定然是柳奭。”
他竟然这般笃定?
武媚此刻丢掉了事儿,和李治走在前方,贾平安跟着后面,觉得自己就是一颗超亮的大灯泡。
“见过陛下。”
王皇后和萧淑妃联袂而来,看样子先前就在一起。
虽然是盟友,但你不能明着来啊!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明着来就是结党,后宫结党历来都是大忌,皇帝会毫不客气的敲掉其中的一个。你要说什么宫斗,得了吧,皇帝一巴掌全给打没了。
武媚和王皇后她们之间的争斗不是宫斗,而是世家门阀和皇帝之间的角力缩影。若是李治愿意,此刻就能一巴掌把萧淑妃给扇没了。
你要说帝王的宠爱,对于老李家的帝王来说,除去长孙皇后之外,其他的女人只是个玩意儿罢了。你要说什么情义,抱歉,老李家的帝王没这个玩意儿。
直至到了李隆基才破例。这位帝王之前就是个渣男,但在把儿媳妇扒拉到手中之后,从此双宿双飞,堪称是专宠。
李治不是李隆基,此刻的武媚不是在宫斗,而是在和世家门阀的代表厮杀。
滿唐 炮
出了后宫,百骑和千牛卫在等候。
帝王出行,三个女人跟在身后,周围被人簇拥着,要想行刺堪称是地狱难度。
所以贾平安并未把安全问题放在首位,而是在盯着王皇后身边的几个心腹。
谣言已经造了,但照目前来看半点用处都没有,那么下一步该如何,贾平安确信王皇后会和外界联系。
蔡艳就跟着边上,回身见贾平安盯着自己,就冷哼一声。
丑女人!
贾平安目光转动,看到了自己的大长腿。
蒋涵难得出来一趟,兴致颇高,不时指指点点的。卫无双也很开心,难得的露出了少女的一面。
萧淑妃看着有些闷。
姜红衣和孙怡在她的左右,低声说着些什么。
重臣们在前方等候,大家见礼,李治笑道:“今日君臣同乐,诸卿只管随意。”
众人都笑吟吟的,许敬宗说道:“要不……作诗助兴?”
气氛马上就下降了一个点,上官仪神色从容,但心中一万句MMP定然是喷向了老许。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贾平安目光转动,分明心思就没在此处。
李治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禁微微一笑。
皇后上前,和皇帝并行,微笑着说道:“今日天气真好。”
以后的老夫老妻大抵就是这般:两口子坐着一言不发,各自玩着手机。突然发现这种情况不大好,就想说句话,想来想去……
今天的天气真好。
李治和王皇后现在连相敬如宾都谈不上,所以见她上前,柳奭就在暗中观察。
李治含笑点头。
咦!
看着帝后的感情还不错啊!
萌萌仙約:上仙,您的狐貍丟了 落雪為殤
柳奭的心情顿时暴爽。
贾平安看到了这一幕,觉得柳奭不了解李治。
这就是一个海王,什么感情……你和他谈感情,他会和你谈利益。
柳奭的目光一转,贾平安无意间跟随……
萧淑妃面无表情的看了柳奭一眼。
嘭!
贾平安只觉得看到了一种默契。
这是什么节奏?
他微微垂眸,悄然退后,让明静站在自己的身前。
“你想做什么?”
明静有些紧张。
“公主来了。”
哪个公主?
众人纷纷回头,贾平安忍着,就站在明静的身后,死死的盯住了柳奭和萧淑妃二人。
明静回头,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你……我是女冠,你想都别想。”
“你想多了,我对太平没兴趣。”
“太平……”明静低头看看自己的凶,顿时就怒了。
“你!”
“住口!”
贾平安看到了!
柳奭给了一个眼色,而萧淑妃板着脸,可却微微颔首。
相隔十余步,所有人都在看着后面,就这两人在相对而视。
我就是黄雀!
贾黄雀的心跳有些快。
柳奭竟然和萧淑妃在使眼色,这是几个意思?
男女之事是不可能的。
王皇后也不可能把自家舅舅的关系介绍给萧淑妃这个曾经的死对头。
那么……
贾平安看到了柳奭眼中的一抹冷漠。
这是啥意思?
怎么就像是吃干抹净后跑路的意思呢?
这时萧淑妃回头,贾平安很自然的回头。
一袭红裙,烈焰般的红唇,高阳手中握着小皮鞭疾步而来。
李治笑道:“朕让你一起来,你偏生要自己来,路上可还好?”
高阳目不斜视,“哪个贼子敢来打我的主意,回头都打杀了。”
姐弟二人寒暄几句,随即高阳就跟在旁边一起游玩。
晚些回去,贾平安发现姜红衣拖在了后面。
这是想做什么?
方便?
皇帝出行,自然不可能随便寻个树林子去解决私人问题,跟着的宫人就带着马子,想上了,有人在周围拉上帷幔,你就坐在马子上安心解决问题,边上还有宫女拿着厕筹,甚至还有熏香。
但能享用马子的是贵人,姜红衣这等女官若是内急,多半是结伴在某个地方解决。
贾平安走到了边上,勾搭住李敬业的肩膀。
“兄长。”
李敬业抱怨道:“这里真无趣,没长安好玩。”
你就想看胡女甩屁股!
贾平安借着他宽厚的身板,不时回头看一眼。
姜红衣渐渐的拖到了后面,没人关注一个女官去解决问题,大队继续回去。
贾平安从侧面绕到了后面,就见姜红衣进了一个林子。
莫非是解决问题?
很膈应啊!
而且容易长针眼。
刺阳剑传
贾平安很纠结。
要不要去看看?
他刚想摸上去,就见一个小吏从另一面进了林子。
卧槽!
功夫不负有心人呐!
贾平安一边解裤带,装作是进去放水的架势,一边默默观察着左右的情况。
左右无人。
贾平安悄然进了林子。
林子有些密,而且还带着坡度,不小心容易弄出动静来。
贾平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去。
前方就是那个男子。
男子在左顾右盼,突然猛地回头。
贱人!老子早就在防着你的这一招……贾平安迅速躲在一棵树的后面。
再冒头时,他看到了姜红衣。
姜红衣看着有些紧张,急匆匆的跑过来,喘息道:“陛下对她依旧亲密。”
这说的是阿姐吧。
这事儿竟然是萧淑妃弄的?
你个浓眉大眼的竟然也叛变了!
男子平静的道:“相公说了,安心。此等事乃是积累,一步步的让陛下厌弃了她。而且此事后续还有些手段,不会无用。”
姜红衣叹息一声,“淑妃很生气,说柳相公无谋。”
果然是柳奭!
我的1999年 二將
不管是李治还是阿姐,在谣言出来后,都一直判定宫外的是柳奭。
为何?
贾平安不解。
“我回去了,转告萧淑妃,淡定。”
姜红衣目送他远去,突然呸了一口,骂道:“贱狗奴,等淑妃做了皇后,让你吃屎!”
你真粗俗!
贾平安在想自己突然蹦出去能不能把姜红衣吓疯。
姜红衣突然打个寒颤,“这里冷飕飕的,莫非有鬼?”
她惊惧的看看左右,然后转身就跑。
有个屁的鬼!
贾平安笑着,估摸着姜红衣已经走远了,这才准备回身。
一个细微的声音传来。
是拉弓弦的声音。
贾平安头皮发麻,毫不犹豫的一个扑倒。
哚!
箭矢钉在了树干上。
贾平安双手一撑就弹了起来。
后面,一个脸色灰黑的男子已经收了长弓,转身就跑。
贾平安拔刀紧追不舍。
这里是下坡,地面不时有些不平之处,速度提不起来。
前方是更深的密林。
若非是跟踪了那二人,贾平安现在就能长啸示警,引来周围军士的关注,进而围捕此人。
可现在他只能靠自己。
前方人影闪过,接着有东西飞了过来。
贾平安侧身低头。
那东西飞过去,砸在了树干上。
呯!
树皮炸裂,树身都多了一个小坑。
那东西碎裂散落,竟然是石头。
贾平安想到的是王琦那个被爆头的手下。
李恪的人!
他回身,身后早已空空如也。
娘的!
要想抓捕这等好手,就得提前布下圈套,随后合围。
下次一定要小心,最好把李敬业带在身边保平安。
他出了林子,竟然看到前方有人在等候自己。
“老邵?”
邵鹏板着脸,“昭仪寻你有事,你这是去了何处?方便也用不着这么久吧。”
“腰子不虚就久。”
这个……邵鹏想起自己最近放水很快,就有些纠结。
重生八十年代农妇 望江影
“不会吧?”
果然,只要是男人,不管是有没有淡都忍不得肾虚。
“所谓迎风尿十里,这便是极为强大了。若是顺风尿湿鞋……”
邵鹏不禁低头看看鞋子。
“老邵,你不会……”
贾平安没想到邵鹏竟然也会肾虚。
邵鹏淡淡的道:“咱没这回事。”
二人回宫,武媚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正在喝茶。
——————
贾平安在想大唐妇人为何丰腴,莫非和经常喝茶有关系?
想想,一个妇人没事就喜欢喝各种配料熬煮的茶汤,那不就是在进补吗?
武媚起身,“你可有所得?”
说不说?
说了萧淑妃就要进入阿姐的打击范围。
可不说又不地道。
阿宝……
贾平安脑海里转动着各种念头,然后不过是一瞬罢了。
我是个正直的人!
“阿姐,先前我看到了姜红衣和人联络,那是柳奭的人。”
武媚诧异了一下,旋即就冷静了下来,“她图什么?皇后之位?那不是她所能企及的。”
萧淑妃,你要争气啊!
武媚沉吟着,良久,“那么便是萧淑妃与柳奭勾结,刚到这里就主动邀请皇后出游。皇后……”
贾平安听到了些冷漠之意。
“这个女人如今威权全无,就靠着太子和长孙无忌等人支撑着,在柳奭的眼中大概也是无用之极。不过柳奭别无选择,只能尽力保住她。”
武媚突然微微一笑,“陛下那边也派了人去查探,如此,你跟我去一趟。”
阿姐这是想做什么?
贾平安左想右想,就想到了邀功。
晚些到了李治那里,他看来有些疲倦,身着便衣靠在榻上,身前便是沈丘。
“……奴婢先前趁着无人,就去了柳奭的卧房,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他与别人的书信里大多都是安慰,说皇后有长孙相公等人的支持,还有太子在手,当无碍。”
“蝇营狗苟,成不了大器!”
李治抿嘴,“那事可查出来了?”
沈丘低头,“书信中找不到痕迹。奴婢在想,多半是皇后所为。”
舅舅和外甥合谋,这个可能性最高。
李治的眼中多了厌恶之色,“那个女人成日就知道争权夺利,为那些人进言……愚不可及!”
沈丘不敢插话。
“此事要抓紧。”李治拿起了文书,“朕不知晓背后之人,如何能应对?贾平安那边可有发现?”
“昨夜他和奴婢想到了一处,都去了柳奭那里窥听,今日他跟着出行,应当没有发现。”
“他还有事在身,如此你这里要抓紧。”
“是。”
沈丘躬身准备告退。
“陛下,武昭仪来了,还有武阳伯。”
二武吗?
李治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果然是姐弟!
他微微颔首,王忠良出去把他们迎了进来。
“陛下。”
武媚行礼,见沈丘默然,就说道:“那事可有了结果?”
阿姐这是想先试探,若是他们得了结果,那么就换一个邀功的法子。
李治摇头,“并无发现。”
他皱眉看着贾平安,“宫中安全,你那里从明日开始就专注此事。”
你小看了我的阿弟!
武媚淡淡的道:“此事倒是有了个消息。平安一直怀疑萧氏,于是先前出行就一直盯着她身边的姜红衣……”
开始我没怀疑萧淑妃啊!
更没有什么盯着她的身边人,若非是柳奭和她使眼色,这事儿也不会被我发现端倪。
阿姐这番美化,让贾平安顿时就多了几分光彩。
“随后他跟着姜红衣,发现她和人密谋,言辞间谈及了柳奭,另外,陛下英明,并不相信那番谣言,萧氏很是恼怒。那人说要一步步的来……”
竟然是萧淑妃?
李治皱眉,“她为皇后出手,定然是有条件,柳奭能给她什么报酬?后位?那是痴心妄想。那么是什么?”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北溟兔兔
武媚轻声道:“此事不着急,既然知晓了是她,那么后续慢慢查就是了。”
李治的眼中有厌恶之色,“那个贱人!”
武媚轻声劝解,“此事并非一朝一夕能成。外面那些人不省心,咱们宫中可不能自乱阵脚,看着就是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有大局观的不多,而武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污蔑你,你却为了大局而罢手,朕很是欣慰。”
李治笑着拍拍她的手。
这是要当众秀恩爱?
贾平安刚想告退,武媚看了沈丘一眼,“陛下曾说沈丘身手出色,此次也让他出手去查探。如今看来,平安却更胜一筹。”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