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foi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戰錘王座笔趣-第23章 荒野部落分享-hygwp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鲍里斯被肩上的疼痛所惊醒,他睁开疲惫的双眼,眼前是一副简陋落败的景象。这是一座临时的帐篷小屋,屋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简易的小床,和一堆干草。他在白天醒来,否则,若是夜里,这里便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至尊戰婿 但求心安
鲍里斯摸了摸自己后颈的伤口,像是被敷了某种草药一般,凉飕飕的,只是,稍微触碰,伤口依旧很痛。
他理了理思绪,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冰封之林中,那时候,至少有四五十个野兽人朝他发起围攻。他最后被一锤击中,倒在雪地里,等待着野兽人的最后一击。然而,却没有。
鲍里斯印象中听到了浑厚的号角,像是久违的塞外骑兵——乌果尔骑兵的号角。那么,自己就是被他们所救?
带着疑问,鲍里斯艰难起身,来到了帐外。眼前的景象令他倍感震惊。夕阳将远山染成血红色,寒风吹起大雾,飘荡在天地之间。空旷的雪原上,赫然矗立着上百顶羊皮帐篷,无数衣着褴褛的“野人”正在这座没有围栏的营地里走动。他们大多没有穿戴盔甲,最多就是皮甲,更多的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或者兽皮制成的外套。黑头发的,红头发,黄头发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们忙碌着各自的事,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鲍里斯抬头望去,营地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显然,这是一个庞大的人类部落。可是,长城以外还有如此大规模的人类部落?鲍里斯不知道,他只是听说,听说当年有一只游牧骑兵部队曾经帮助罗德,击溃了来犯的诺斯卡人。但是许多年了,这些部落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自从那次黑兽人格里姆戈·铁皮北上之后,有关于乌果尔部落的去向便成为了一个谜。
那么,自己遇上了那个传说中的乌果尔部落?鲍里斯不知道。
正当他好奇的四下张望时,一群游牧骑手骑着马驹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跟我们走。”
领头的男人低声说到。这几乎是命令式的口气。
鲍里斯早已习惯,他不再是基斯里夫的大贵族,他只是一个边境要塞的小队长。听从命令的事,他已经执行过太多。虽然眼前这几个骑手不是他的上级。但是,至少,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鲍里斯早已收起当年的傲慢与不屑。他徒步跟着这群“野人”走向营地中央的大帐篷。
一些妇女转头望向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鲍里斯可以从她们的脸上看到一些友好的笑容,只是,她们的谈话话题着实让他有些毛骨悚然……大体上,这个外乡人强健的体魄引起了妇女们的兴趣……
1m之遥 慕茴
走进大帐,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热气。那是火焰的温度,四个炭盆分别放在帐篷的四根大柱子下,散发着阵阵热气。这股温度让鲍里斯感到了久违的温暖。他忘记了阳光的温暖,那么,就用这火焰来代替吧。
“你就是那个徒手撕野兽人的小子?”
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叫住了鲍里斯。那是一个脸上布满伤疤的老男人。和自己一样,这个男人看上去也是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一条最深的伤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穿过眼睛。可以想象造成这道伤疤的,一定是一个疯狂的家伙,或许是诺斯卡掠夺者,或者是野兽人。
“没有徒手,那时,我手里有武器。”
鲍里斯谦虚的回答到。他已经改掉了之前高傲的脾气,实事求是。
老头却大笑了起来……
药器神尊 云宫行天
“我还以为你们带来了一个勇士,没想到也是一个凡夫俗子。”
“你我皆凡人。没有人可以做到徒手与野兽人搏斗,如果可以,他绝对是一个笨蛋。”
鲍里斯不卑不亢的回答到。
鬼墓王妃
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可以看到刚才那个嘲笑他的男人脸上露出阴险的表情,如果不是几个骑手在身后,估计这会儿自己就要和这个粗汉掐架了。
“告诉我,年轻人,你一个人出没在冰封林地里做什么?”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起身,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鲍里斯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男人脸上饱经风霜,却不是刀剑之伤,而是风痕和冻疮。相比于其他人,中年男人的声音更加浑厚,他的脸阔而平,完全不像西方人类。
鲍里斯没有多问,即便只是凭感觉,他也可以猜出此人就是这个部落的领导人。
—————
“执行任务。”
鲍里斯简短回答到——
“我的司令官命令我摧毁万魔岩,阻止野兽人入侵长城。”
武侠世界逍遥行
“派你一个人?”
男人走近了过来,鲍里斯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的身高足足比自己高出了一个脑袋,加上其魁梧的身材,鲍里斯可以肯定自己有限的经历里还从未见过如此高大的人类。他几乎和野兽人一样强壮,胳膊和手臂的肌肉如同岩石一般,或许,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徒手撕野兽人……
“派出一个小队。”
“那么,队伍全军覆没了,就剩你一个人?”
二嫁豪门阔少:抢来的妻子
男人继续发问。他似乎对鲍里斯很感兴趣。
相公這是21世紀 鸚鵡曬月
“确切的说,是我,救了全队。最后,我一个人自愿深入森林,执行任务。”
鲍里斯清了清浑浊的嗓子,继续解释到——
“我们在森林中遇到野兽人的埋伏,围攻。我的同伴死伤惨重,我冒死找到野兽人首领,杀了它,击退了围攻我们的野兽人部队。随后,我让他们先回去,我自己一个人执行任务。”
“你想寻死。”
男人一眼就看出了鲍里斯的心思。
鲍里斯没有作答,沉默以对。
“知道一个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脆弱?”
道器縱橫
男人以低沉的声音问到。
鲍里斯摇了摇头。他盯着男人的黑色眼睛,想探求答案。
“在陷入情感的时候。”
听完,鲍里斯更加沉默了。他似乎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却在有意无意的兜圈子。
“知道一个男人什么时候最勇敢?”
鲍里斯依旧摇了摇头。
“当他一无所有,连死亡都无所谓的时候。”
说完,男人径自大笑了起来。
“你很勇敢,年轻人。我欣赏你的勇气和战斗力。留下来,你可以和我的部落一起并肩作战,斩杀更多的野兽人。也不用再去执行你们那个司令官给的狗屁任务。”
男人发话了。这也印证了鲍里斯的猜测,他的确是这个部落的首领。只是,他并没有打算留在这里,这里虽然不是诺斯卡部落,但是和野蛮人差不多。自己并不想与这样一群“野人”为伍。
“感谢您对我的器重和赏识,大酋长。但是,我并不准备留下来。我还要执行我的任务——摧毁万魔岩。然后返回长城。”
鲍里斯认真的回答到。
“哈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四周响起了男人们的嘲笑声。
大酋长的表情则陡然严肃了起来——
“你回不去的。围攻你们的野兽人只是一小股,现在,成千上万的野兽人已经聚集在长城外,你无法突破他们的封锁返回长城。袭击你们的那支野兽人部队只是先锋,更多的野兽人已经聚集起来。万魔岩也不止一块。醒醒吧,年轻人,长城不需要你去防守,只有跟着我们,你才能在这荒野之地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