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wzj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第九百零九章:不同視角的感官-n6xz9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这个机会的确很容易。
只要能够混入皇宫内,想要和雅儿贝德见面,甚至是交谈,会很简单。
安兹乌尔恭已经清楚了。
夜晚。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鲜血帝召开了宴会,宴请诸多应召而来的强者们,当然,只有真正具备一定实力的人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迪米乌哥斯安排的身份刚刚好。
既不会显眼,也不会过于弱小。
安兹乌尔恭发现,坐在主座上面的,还有一个女人,圣王女,她的身上也隐约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更是一种令他感到厌恶的气息。
不知道是本来就这样强大,还是说,又是一个与葛杰夫一样的人。
安兹乌尔恭想到了之前的那个女人。
不知道雅儿贝德的背叛,葛杰夫这些人的实力,与那个女人有没有什么关系,但如果真的有关系,以那个女人的实力,只怕是自己和整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安兹乌尔恭在这个时候,倒是真有些渴望自己真的拥有迪米乌哥斯所说的那种智慧了。
那样的话。
他现在或许就能够轻松很多。
无论如何,先去见雅儿贝德!
安兹乌尔恭借由尿遁离开了宴会,假装迷路,朝着雅儿贝德的居所那里走去,那是一间无比奢华的房间,看上去并不像是雅儿贝德的喜好。
而只是在靠近的片刻。
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身后。
“站住。”
安兹乌尔恭的身子一僵。
因为他已经听出了声音。
转过头,就看见了雅儿贝德一个人站在庭院的夜色下,收起了身后的翅膀和头顶上的恶魔犄角,就像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女王一样。
安兹乌尔恭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的雅儿贝德。
“我,我只是……”他甚至有些口干舌燥,然后用道具模拟出来虚假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直到这个时候,安兹乌尔恭才反应过来。
他根本没有想好,见到雅儿贝德之后,应该说些什么。
那他为什么要来?
官路向东 行路人
没错,他只是想要见见雅儿贝德而已。
“迷路的人?”雅儿贝德打量了他一眼,嗤笑一声,“不,你是故意走到这里来的吧。”
“我……”安兹乌尔恭的话到了口边,却一下子给堵了回去。
瞒不住?
这下子不仅仅是心跳加速,就连额头上都开始出现汗水。
道具真厉害。
完全模拟一个虚假的肉身,可惜是限时的,而且数量非常稀少。
“真有趣,你明明没有见过我,我却能够感受到,你喜欢我?”雅儿贝德半眯起眼睛,“竟然还有人类会喜欢上恶魔?”
身为恶魔君主,雅儿贝德对情感,对人心非常的敏感。
虽然她没有动用魔法和技能。
但只是通过眼神,和细微的表情,就能够看出很多的东西,眼前这一只渺小的虫子,就是专门为了她而来,而且怀着一些爱慕之情。
以及……更多的亲近之情。
亲近恶魔的虫子?
雅儿贝德忽然起了些玩心。
“您真的厉害。”安兹乌尔恭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甚至都有一点语无伦次,“我觉得我的一切好像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他这也是第一次以这样的身份,面对着雅儿贝德。
他怎么也想不到。
换一种视角,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之前总是充满了狂热和爱慕的看着他的雅儿贝德,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样的雅儿贝德只是让他感到尴尬,而且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现在。
面前这位清冷,冷静,绝美的雅儿贝德,竟然散发着一种被样的魅力,挑动着他那颗从未有过在感情上心动的内心。
我这是怎么了。
聖 墟 uu
安兹乌尔恭在内心说道。
“那么,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雅儿贝德身形忽然动了,她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的,带着藐视和玩味的目光看着他,红色的薄唇轻声吐到,“你这只……丑陋又渺小的虫子。”
“我……”安兹乌尔恭咽了口口水,“我也不知道。”
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原本就没有计划。
现在更加是,完全没有见过像这个样子的雅儿贝德。
“咯咯咯。”雅儿贝德似乎是被逗笑了,身躯轻微的颤抖,然后昂起头,以居高临下的视线俯视着他,“不愧是虫子,意志力如此的薄弱,情感更是会被欲望轻易的支配…..真弄不明白,如如果那一位也是像你这样的虫子,又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谁?”安兹乌尔恭下意识的问道,然后才反应过来。
“安兹乌尔恭,安兹大人,你们口中的魔王。”雅儿贝德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
“你喜欢他吗?”安兹乌尔恭的心脏再一次的开始跳动,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问一些什么东西。
“曾经,我的眼中就只有伟大的安兹大人。”雅儿贝德的视线看向别处,与其说是在对安兹乌尔恭解释,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爱到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即便我知道这份爱只是虚假的人格,是他修改了我的人设的结果,也丝毫不在乎,被创造者爱上创造者又有什么不对,但是……他不应该欺骗我。”
“他欺骗了你?”安兹乌尔恭刚想要询问。
后人 给您添蘑菇啦
但是,雅儿贝德视线猛地转移了过来。
“虫子,这不是你有资格问道的事情。”雅儿贝德似乎是失去了耐心,“滚吧,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成为我脚下的养料。”
恶魔的心情总是说变就变。
恶魔君主更是如此。
雅儿贝德又怎么可能会对一只虫子好好的说话。
可是安兹乌尔恭却似乎什么都不想管了。
他继续向前一步,加快了语速的问道。
“那你现在还喜欢他吗?又或者,我换一种方式问,你是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更好,还是觉得过去那种情况更好?”
安兹乌尔恭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这一句话,立刻让雅儿贝德警觉了起来。
她再一次打量一下安兹乌尔恭。
“不对!”雅儿贝德的表情渐渐的开始扭曲了,“你不是什么虫子,你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人!?是用了道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