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zxo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450章 帝王都是負心漢看書-oloyi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贾平安本以为自己会认床,可这一夜却睡的意外的好,梦都没做一个。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百骑去巡查各处。
千牛卫也是如此。
两帮人在半路相遇,冷哼一声后,各行其是。
吴伟洪看看麾下的精气神,满意的道:“咱们从未输给百骑,要用气势压倒他们!”
于是千牛卫人人装酷,冷着脸看向左侧的百骑。
————
这是何意?
玩这个?
百骑也不差,两边冷漠对视,看谁先低头。
这就像是两支德比球队在赛前遇到时的模样,气氛肃杀!
“兄长,晚些去爬山。”一个声音突兀传来。
千牛卫的气氛率先垮塌。
这个二五仔!
吴伟洪真的想把李敬业踢出千牛卫。
王子殿下:独宠公主 紫梦汐竹
说干就干,晚些回去后,他就去请教了一位军中的前辈。
“可以试试。”
吴伟洪暗喜。
前辈微微摇头,“只是没了李敬业,千牛卫的一些事就难了,你可知晓?”
吴伟洪一怔,“英国公?”
前辈颔首,“你还不蠢。你信不信,前脚李敬业出了千牛卫,后脚贾平安就能把他拉进百骑去。”
吴伟洪不禁呆住了,“好险。”
他灰溜溜的回去,见到李敬业后,就笑眯眯的道:“敬业呐,没事多出去转转,别在屋里闷着。”
李敬业得了这个吩咐,顿时就像是一只工蜂,在宫里四处乱转。
外围是军士在把守,百骑和千牛卫负责内部的安保工作。
午后,包东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有人在外面窥探宫中。”
娘的!
“这是功劳!”
程达的第一反应让明静不禁鄙夷的道:“武阳伯回来之前,这等事你听到就头疼,如今却成了功劳,脸皮真厚。”
贾平安的归来给百骑带来的变化堪称是脱胎换骨。此刻兄弟们士气高昂,恨不能马上就拎着刀子去砍人。
“是谁发现的?”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值得商榷。
“左武卫的人。”
帝王巡幸,诸军也会选拔人手跟随。
贾平安去了老梁那里。
“就是几个贼子,怕什么?”
老梁自信满满的道:“转告陛下,左武卫已经开始搜山了。”
“山间多沟壑洞穴,怕是不好找。”
有人嘀咕。
老梁刚想呵斥,就见贾平安来了,“小贾可是来问贼人之事?”
“是。”
贾平安进来,“是。”
標銅 平老爺
梁建方笑道:“陛下若是出行,外围有军士,内里有你们百骑和千牛卫,几个贼子怕什么?”
我要掘掉妳的墳墓 獨眼螃蟹
我怕那个扔石块能把人脑袋砸碎的家伙啊!
失心前夫,求復婚
贾平安随即带着百骑在周围搜索,一无所获。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宫中,明静迎上来,破天荒的肃然模样,“说是武昭仪和贼子勾结……”
无稽之谈!
贾平安觉得这是一种低智商的污蔑,“她为了什么?”
人做事总得有利益驱动吧,阿姐为啥要和贼子勾结?
“谋杀陛下?对阿姐并无半分好处,只有坏处。”
贾平安觉得很好笑。
“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明静很不满。
“好吧,你说。”
明静低声道:“午后本来皇后和萧淑妃要出去游玩。”
贾平安木然。
明静伸手在他的眼前晃动,“傻了?”
“他们说阿姐和贼子勾结,准备弄死皇后和萧淑妃?”
“聪明!”明静点头。
这个角度清奇,但却能自洽。
“阿姐不屑于这般弄死她们。”
贾平安坚定不移。
但……
“皇后和萧淑妃气势汹汹的去了陛下那里,求陛下做主。”
关于李治的后宫争斗史书上记载了许多,但归根结底就是:后及淑妃宠皆衰,更相与共谮之,上皆不纳。
——谮之,谮(zen),污蔑,中伤之意。
史书上记载的很清楚,武媚受宠后,王皇后和萧淑妃就联手污蔑中伤她,但李治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但此次却不同,有人证。
“秋后的蚂蚱!”
贾平安觉得那两个女人聪明些就认栽,可事与愿违,她们一直在喋喋不休的想把阿姐弄下去。
“秋后的蚂蚱,什么意思?”
明静不解。
“就是兔子尾巴。”
贾平安发狠了,进去就吩咐道:“都特娘的出去巡查,查到贼人重赏。”
百骑一发狠,千牛卫也跟着发飙,于是宫外分外的热闹。
这个热闹到了下午就被武媚打断了。
“武阳伯,宫中召见。”
李治要见我?
我捡了一少妇的手机 浅香扣
贾平安趁人不注意就抹了些灰在脸上,然后一副勤劳王事的模样跟着进了后宫。
“这是去哪?”
贾平安越走越不对劲了。
不会是有诈吧?
带路的内侍说道:“就到了。”
贾平安盯着他的脖颈,在琢磨着怎么一下就拧断……
转过一处宫殿,前方豁然开朗。
一个正殿,左右两间偏殿,中间颇为宽敞。
武媚就站在下面的空地上,周山象带着李弘在玩耍。
“昭仪,人来了。”
武媚回身,见贾平安脸上有灰尘,“这是去了何处?”
贾平安摸摸脸,“先前带着人巡查了一番。”
“洗脸。”
有人送了水来,贾平安随便洗了。
“男人就是这般随意,我还以为你能精致些。”
武媚摇摇头,“跟着来。”
进了殿内,一张矮矮的四方桌已经摆好了。
武媚坐下,“平安坐我的对面,邵鹏坐他的上手,下面周山象。”
这是……
哗啦!
麻将开始了。
“一万!”武媚丢了一张牌下来。
“吃。”邵鹏吃牌,打了一张九筒。
看来老邵的经验不差啊!
但贾平安喜欢九筒,每每能摸成一对。
果然,一摸就摸到了九筒。
“三万。”
几次周转,武媚倒牌,“清一色。”
“给钱!”
竟然真给钱?
贾平安:“我没带钱。”
“记账,回长安城后,邵鹏记得去要回来。”
邵鹏笑道:“是。”
几圈麻将打下来,贾平安输的一塌糊涂。
“不打了。”
武媚起身,周山象赶紧扶了一把。
“什么我和贼人勾结,这等话听听就罢了。”武媚淡淡的道:“我本不想多事,可那两个蠢货却咄咄逼人,每每给我找麻烦。谁的谋划?让人恶心!”
贾平安脊背发寒,想到了历史上王皇后和萧淑妃的下场。
所谓王皇后和萧淑妃被做成人彘,这话贾平安压根就不信,但死路一条是肯定了。
王皇后死了就死了,贾平安无感。但萧淑妃却有赠马之恩。
想到阿宝,他不禁就想到了萧淑妃。
哎!冤冤相报何时了。
回头百骑就放松了戒备。
但这事儿是谁谋划的?
阿姐寻了他去打麻将,就是告诉他别紧张,别在意。
但阿姐显然想寻到背后那人的踪迹。
这事儿就落在了贾平安的头上。
而李治显然也默许了百骑去干这事儿。
贾平安此刻最想见到的就是郑远东。
但这里……去哪刻一道痕迹?
就算是刻了,他们去哪见面?
邵鹏来了。
“昭仪让你别急。”
二人坐下,邵鹏分析道:“此事多半是皇后那边的人所为。”
異世騎士傳說 茄子燴土豆
“老邵你这话当没说。”贾平安苦笑道:“皇后那条线上太多的人,长孙无忌他们都可以算在里面,加上下面的,这怎么排查?”
邵鹏沉吟着,“褚遂良?”
贾平安摇头,“他没工夫管这个。而且说句实话,对于褚遂良而言,保住皇后的目的不过是想压制阿姐,若非如此……你想想当初萧淑妃跋扈时,他们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邵鹏点头,“确实,他们的目的就是压制昭仪。”
“此事我再斟酌。”
贾平安晚些去了长孙无忌那边转悠。
“你找谁?”
有小吏来驱逐。
贾平安指指边上,“有人说这边有贼子,我来看看。”
淵釜辰舟 六月月餅
狗頭大軍師 西襄子
这话说的想拒绝都不成。
无耻!
小吏进去禀告。
长孙无忌须发斑白,他抬头看了外面一眼,目光从容,“随便他。”
“相公。”
郑远东来了。
他眼角瞥到了在外面转悠的贾平安,知晓这厮是寻自己有事。
但这是在长孙无忌的眼皮子底下,他竟然生出了些刺激感来。
“何事?”
长孙无忌微笑问道。
“相公……”
郑远东说着事,渐渐的代入了。
“相公,你鬓角的白发比去年多了些。”
郑远东的眼中多了担忧和伤感。
“哦!”长孙无忌笑道:“头发斑白,可老夫却依旧能打马毬,能杀人,算不得什么。等回了长安,下次打马毬你也去。”
“是。”
郑远东准备告退,外面来了个小吏。
“相公,柳相求见。”
长孙无忌点头,郑远东告退。
柳奭正好进来,二人擦肩而过,郑远东见他的脸颊消瘦,眼中血丝密布,就微微颔首。
“相公,那些话可不是老夫说的……”
郑远东微微皱眉,心想相公这般累,还得要管着你和王皇后的那些糟心事,真是不当人子!
他出了这里,就见贾平安在往宫外去。
人设转换!
武阳伯寻我作甚?
郑远东缓缓跟上去,靠近时,贾平安嘴唇微动,“以后依旧在外面这里刻画,见面……外面有林子,就在亭子过去,再转右边几步。”
“知道了。”
贾平安在前出去,郑远东在后,从另一边出去。
二人晚些在外面的一个林子里碰头。
我怎么有些偷情的感觉呢?
贾平安觉得自己的取向有些危险。
“我这心一直在蹦跳。”郑远东坐在树下,眉间多了茫然,“我觉着自己是在背叛长孙无忌,渐渐的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如此又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穿越紫琳仙子
这货会疯吧?
贾平安觉得不会。
郑远东闭眼,晚些睁开眼睛,“好了,我又回来了。”
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就一件事,外面传言,说武昭仪和贼子勾结,想除掉王皇后和萧淑妃,这谣言可有来头?”
“这事……”郑远东皱眉,“为了这等事,你竟然让我冒险出来?你可知若是被人发现了,长孙无忌会把我挫骨扬灰!”
“那是我阿姐!”
“你阿姐和我有何关系?”
“以后想死想活?”
郑远东萎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治现在最满意的就是武媚,以后郑远东想摆脱卧底的身份,说不得还要借助武媚的力量。
“我错了。”
这是个认错爽快的死卧底。
“先前我出来时,正好柳奭进去,说那些话不是他说的。”
啧!
那是谁说的?
“那你回去吧。”
郑远东起身,“你就不知道感谢一番?”
上司和職員 不大不大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有些伤感,“我以为咱们之间的交情无需感谢。”
我从不知你竟然这般不要脸……郑远东默然拱手告辞。
贾平安在林子里又站了一会儿,不知怎地竟然有些不舍离去。
我这是见鬼了?
贾平安想了想,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
前世他读初中时,边上有一片树林,而厕所有些远,所以他一下课就往林子里钻,酣畅淋漓的放水之后,浑身颤抖几下,再听听那些学渣们谈恋爱的声音,就作了一首诗:我在阳光下放水,而你们在阴暗中偷窥。
这以后就养成了见到林子就想撒尿的毛病。
他解开裤带,酣畅淋漓的放水。
“这里很幽静,咱们进来吧。”
擦!
声音很熟悉。
我的大长腿。
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贾平安心中酸痛。
“无双,这里有人。”
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很是清脆。
卧槽!
原来是宫女?
贾平安幸而已经穿好了裤子,他缓缓回身,“无双你也来了?”
那宫女长得颇为小巧,依恋的靠在卫无双的身边,“竟然是武阳伯。”
你别靠着我媳妇行不行?
贾平安严肃的道:“本官在此巡查。”。
等他走后,宫女崇拜的道:“无双,他不但长得俊美,做事还这般认真。”
卫无双和宫女走了进去,路过那棵大树下时,宫女脚下一滑,“哎哟!怎么湿湿的?”
……
线索断掉了。
贾平安回到住所,吃饭后就开始洗衣裳。
“有钱无钱,回家过年……”
一边洗衣裳,一边扯着嗓子吼,单身狗的日子就是这般滋润,一点都不枯燥。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身为武阳伯,你竟然自己洗衣服,大唐勋贵,以你为耻!”
贾平安一边搓衣裳,一边随口道:“你身为陛下的身边人,可有人给你洗衣裳?”
身后那人默然,“咱并非是辩驳不过你,只是不屑罢了。”
贾平安把衣裳拧干,然后挂在院子里。
沈丘就站在边上,气息格外的孤寂。
“请进。”
沈丘的动作很飘逸,就像是人偶般的飘了进去。
“可要喝茶?”
贾平安觉得晚餐油水少了些,想弄一杯油水足的茶水来补补。
“不必了。”沈丘气息冷冷,“外面谣言四起,陛下令咱来和你一起查。”
“我今日去寻了人,没找到线索。”
“那是你蠢!”沈丘淡淡的道:“此事在内不在外,不是皇后便是柳奭。若是长孙无忌等人出手,那便不会是这等手段,必然是逼宫!”
你怎么就那么像是懂王般的蜜汁自信呢?
贾平安点头,“此事确实在内不在外。所谓的贼子不过是跳梁小丑,醉翁之意不在酒……”
沈丘皱眉,“谁是醉翁?”
娘的,怎么把老欧阳也拉来了……贾平安随口道:“一个酒后喜欢作诗的老家伙。”
“酒后无德!”沈丘侧脸看着外面,“此事咱以为皇后的嫌疑最大,她与柳奭一内一外,正好谋划。”
“证据。”
对付这等面瘫脸,贾平安伸手。
沈丘摇头,“没有证据,不过陛下曾说过,帝王行事从不需证据。”
“一起查?”
贾平安觉得有个高手在身边也不错。
你想多了!沈丘冷冷的看着他,“你会拖累咱!”
贾平安指指外面。
那就看各自的手段吧。
沈丘飘然而去。
“下次我把阿福接来!”
沈丘飘逸洒脱的身姿乱了一瞬,然后再度气质满满。
上次他潜入贾平安的书房,阿福突然出手,差点把他抓死。
“此事……看来我要进宫一趟才行啊!”
贾平安带上一套夜行的装备,换上后,悄然隐入夜色之中。
他就住在核心区,距离宰相们的住所并不远。
白天他就踩过盘子,所以此刻轻车熟路的出现在了柳奭的卧室外面。
他伸手沾些口水,轻轻捅破窗户纸……
柳奭呆坐在案几前,一杯茶看着冷冰冰的,上面的羊油都凝固了。
蹲了半个时辰后,有脚步声传来。
贾平安隐入侧面。
晚些里面有人说话。
“柳相,皇后如今艰难。”
“老夫知晓。”柳奭的声音中带着疲惫,“你回去告诉皇后,老夫去寻过长孙无忌,他说皇后之位稳如泰山。”
“可陛下专宠武媚,如今连皇后那边都不去了。宠爱不再,皇后担心会被废掉。”
“你告诉她要稳住,皇后最要紧的是什么?德行!她自家稳住了,让人挑不出错处来,陛下再宠爱那个贱人,也不能废掉她。”
“若是陛下强行……”
柳奭冷笑,“你以为那些宰相都是好说话的?他若是强行废除皇后,长孙无忌他们就会说话。”
贾平安心中微动:长孙无忌竟然这般许诺?
是了,他是世家门阀的代表,而王皇后也是世家门阀的代表……
他们有志一同。
而阿姐就是个开国功勋的女儿,武氏家族就是个笑话,也就是说,她的背后并无支撑。
这样的女人若是成为了皇后,不符合世家门阀的利益。
这是利益驱动,更有武媚坚定站队后,关陇门阀对她的不满。
而这一切都是李治希望看到的。
帝王都是负心汉!
来人告辞,贾平安也准备开溜。
他刚想走,就觉得头顶有人影闪动。
淦!
他抬头准备出手,就见到了正挂在边上,在整理自己一头秀发的沈丘。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