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tuc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黑暗裏的自白-第178章 好生有趣鑒賞-g4szp

黑暗裏的自白
小說推薦黑暗裏的自白
不出一刻,干净爽朗的包小白就出现在了风铃草眼前。
“不要疑惑不要问,这叫淋浴!”
包小白得意的抢在风铃草前头解了她的疑惑。
“嗯,还不赖嘛!”
“呀!你是会笑,会夸赞人的嘛!”
风铃草依旧笑笑,做出了让包小白先行的举动。
包小白得意的跨上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围观的人群走去。
人群围观着的是两个女子,一老一小,辱骂厮打着,边上站着的是一个精瘦,无奈至极的男子;一手牵着一大一小一双儿女。
一下跑到老妇人边上苦苦哀求着“娘,您收收手,孩子她娘要被您打死了,您可伶可伶您这一双孙子孙女。他们不能没有娘亲呀!”
一下又跑到少妇边上也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孩子她娘,你留些口德,你气死了我娘我就没娘了~~”
君只为你笑
蠱毒黑巖 九道泉水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没有人上前劝说,没有人伸手拉开厮打的两个人。
“这是干什么?”
“花雕又和王富贵他娘干架了呗!”
“为何干架?”
城中染了谁的色 何莫兮
“这你还看不明白呀!王富贵他娘教儿媳妇呀!媳妇都是这么熬成婆的…”
被问话的人津津有味的回答着包小白的问题,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热闹。
直到被边上的人不断的揪衣提醒,才发现是在和包小白说话,赶紧避离了三尺;像躲瘟疫一样。
“谢谢!”
刚好给风铃草腾了空地儿,好看热闹呢!
“你还挺客气的嘛!”
包小白夸赞了风铃草,她为包小白化解了小尴尬。
“啪啪,都住手,包小白在此,有什么事可以冲着她来。”
风铃草拍手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给包小白开了场,揽了事儿。
“好个风铃草,连开场白都个我省了呀!呵呵…”
专业坑主人,风铃草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咳咳~”
厮打的人,果然都住了手,双方脸上多多少少都有抓伤挂了彩。
鮮滿宮堂 綠野千鶴
“我看看,我看看….”
包小白像欣赏艺术品一般,反复把两个人看了又看,才走到了男子边上。
男子手里牵着的儿女双双往男子后躲去,比害怕看着娘亲和奶奶打架还怕包小白。
“来,别怕。”
包小白变戏法一般手上多了两串糖葫芦,天真的小孩冲着糖葫芦果然就不再惧怕这包小白了。
气氛缓和了,众人也回过伸来了。
护花兵王在都市 暮色静寂
这包府五小姐今天是要管这档子家事了?
“你是王富贵?”
“回五..五小姐,是,草民正是…是王富贵”
“这是你娘?”
包小白没介意万富贵因为惧怕自己,发抖结巴的样子,继续问了他。
“是”
“那这是你娘子咯?”
“是”
“她们这样水火不容有多久了?”
“从花雕进了我家门开始就是这样了。”
王富贵没有了之前的恐惧,能平静的和包小白交流。
“方才听说,你孩子不能没娘,你不能没娘?”
“可不是嘛,孩子这么小当然不能没娘了,王富贵可是这幸福街出了名的大孝子呢!”
好事的人开始替王富贵回答,围观的人群大有互动的趋势,恐惧嫌弃的氛围就这样在包小白笑问中被化解了。
婚深意動,首席老公別太兇
爱笑的人没有道理让人害怕呢,何况今日的包小白和以往不一样。
“这样闹腾着不好过吧!为什么不到青天府找老太君给你们做主,干脆分开来过好了呀!”
“说的轻巧,青天府岂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想去就去的。种地换的桃花币只够一家大小吃穿用度了,哪还有多余的桃花币请状师上青天府断案说理呀!”
众人又附和议论起来。
“这有何难,今天我就给你们把家事给理清了!”
“切!”
众人起哄,“不信是吧!花雕我问你你可愿意和你这婆婆,也就是王富贵他娘在一起生活?”
“哼!十万个不愿意,打从我进他王家门槛开始,就没给过我一句好话,一张好脸。要不是舍不得我这两个儿女,我早就一死了之,让这片天地给这糟老婆子了。”
花雕引了两个小儿在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
“好,那大娘您呢?”
“咦,呀!”
众人发出惊讶声,实在不敢相信耳朵,这是嚣张跋扈的五小姐尊敬的称呼了王富贵他娘。
“老..老身自然也不愿意与这个恶毒妇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包小白打量了眼前这一开三间的屋子,喜笑着。
“这个好办!从今往后花雕和王家大娘解除婆媳关系!”
“啊!”
“听所未听,闻所未闻,这是什么说法?”
别说众人不懂,风铃草都惊讶包小白这样的言说。
“这个好说,从今往后,大娘您还是您,王富贵还是您的儿子,您的孙子孙女还是您的孙子孙女,你依然可以一如既往的对他们好,他们也依 围绕在您身边。只是花雕和您没有任何关系,您生老病死她无暇理会,她只要行好相夫教子之责便好!
花雕你同样,生老病死也与大娘无关….”
“好!”
“好!”
包小白话还没说完,王富贵他娘和他娘子花雕就双双答应说好了。
“哎!你们别急呀,容我再解释解释,我准备了好多说辞呢!”
“五小姐不用多说,就按您说的办!”
刚刚厮打的两个人这一刻倒是口径统一,害的包小白三寸不烂之舌没有更多发挥的余地。
无奈,只好答应,接着流程往下走了。
“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以后大娘您住左边的屋子,花雕住右边的屋子;我在中间设个结界,你们谁也跨不去谁的屋子,你们可以生生死死不相见。
王富贵和两个小儿住中间的屋子,他们可以左右屋子随便去,结界不防他们。”
包小白挥着中书君,在两个人身上比划了几下,片片桃花瓣落下。
两个人好奇的去试试,果然,王大娘去不了右边的屋子,花雕去不了左边的屋子。
“谢谢青天五小姐,感谢您的清明妙计。”
王富贵一家跪地谢过包小白,“快快请起,这个妙招有效期三个月,三月之后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去包府找我,我再给你们重新解决。”
“这样的局面就好,不会再麻烦五小姐了!谢谢五小姐!”
疯狂的左后卫
王富贵他娘和花雕又整齐划一的统一说辞,众人难得看到她们如此和睦的一幕,都纷纷拍手叫好,称赞这包小白做了人事。
“好说,好说!哈哈哈…”
包小白享受着众人的掌声,“做好事的感觉很好吧?”
“这是自然!”
风铃草和包小白相视而笑。
“好了,众人自行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娘吧!”
“哈哈,今日这五小姐好生有趣….”
神通小道士
“这幸福街要变样了…”
邪皇無悔 風雨天下
众人听从了包小白的话,相继散了去,个个嘴角带笑都小声的讨论着包小白今日的举动。
“喵喵,恭喜!”
包小白点开了提示,修仙等级从-30变成了-27。
“哟呵,给力!”
“你这是干什么?”
风铃草看到了包小白的等级变化,只是好奇她握紧拳头的比划的姿势。
“你不管,这是一个表情而已!走了,打道回府了去!”
包小白跨步离开,朝包府的方向走去;风铃草抿嘴笑一笑,快速的跟了上去。
远处,摇着黑色折扇的人看尽了一切,望着包小白远去的背影,久久的矗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