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8rr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四百八十八章 奠基(二)看書-huzkx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韩少荣、余晋杰脸色由阴转晴,梁远、郭建、董成鹏等人内心也是日了狗。
作为卡特罗钢铁厂的核心执行人陈如豪,他原本跟曹沫没有什么恩怨,甚至之前都没有怎么打过照面。
正确走上圣途的方式
不过,他被余晋杰、韩少荣挑选出来出任西海钢铁总裁,个人又独得西海钢铁市值四千余万港币、一千五万股的股票,个人成败可以说是完全寄托在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的成败上。
而他对余晋杰、韩少荣也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激之情,看到曹沫如入无人之境的闯进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说点什么。
驻贝宁大使彭闻声想在论坛开始后,特别是在嘉宾访谈环节,邀请曹沫上台参与对几内亚湾产业经济发展的讨论,陈如豪觉得抓到机会,插嘴说道:
“论坛活动的流程,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特别是嘉宾访谈环节,埃文思基金会的斐杰姆先生对这些都非常重视,提前将访谈的内容、应邀嘉宾名单都拿了过去做准备,我们这边突然加一个人进去,会不会太唐突了,会不会有可能不太合适!”
不要说跟欧美及日韩等国家相提并论了,非洲六十一个国家及地区,派驻这些国家及地区的大使、公使等外交官员,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南非、卡奈姆、埃及作为地区大国,派驻过来的外交官员,地位自然要高,而贝宁在非洲国小力微的,驻贝宁大使彭闻声作为副司局级官员,在今天这样的活动现场,很难获得众星捧月般的重视。
而意识到他有可能帮着曹沫,向中铁建副总经理季铭东推销芒巴-科托努铁路项目,陈如豪说什么,就更不会照顾他的面子。
彭闻声听了陈如豪这话,心里当然不可能痛快,但想着客随主便,他作为客人嘉宾,总要遵从主创办的意愿行事,便僵笑了两下没有反驳。
曹沫却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主,眉头一挑,看向陈如豪问道:
“有什么唐突的,怎么就不合适了?就算吃饭,有朋友跑过来加一个座,会冒犯到谁,你为什么觉得斐杰姆会有什么意见?就算斐杰姆这些孙子有什么意见,那也是他们不懂道理,你犯得着软下膝盖去迁就他们?”
陈如豪听曹沫这话,也是张口结舌,没想到他竟然暄宾夺主的训斥起自己来了!
韩少荣、余晋杰可以说这话,又或者他刚才也想到过彭闻声有可能拿这番话数落他,但曹沫他这孙子作为“加座”的无礼闯入者,凭什么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照正常的礼节,你这孙子不应该为自己的无礼闯入,为自己给别人增添了麻烦道歉吗?
你哪有立场理直气壮啊?
逍遙 騎士
然而,陈如豪不管他内心多愤愤不平,却发现他还没有办法反驳曹沫这番“义正辞严”的训斥,曹沫手里还挥舞着他们发出去的邀请函呢!
陈如豪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在发邀请函时,梁远问过他的意见,他怎么就点头答应给天悦也发邀请函呢?
“我也是看到论坛计划讨论几内亚湾产业经济发展这个主题,有那么一点兴趣,想着过来拜访季总,顺带参加一下论坛也无妨,但要是主办方事先膝盖都已经软了,满心想要的不是让嘉宾畅所欲言,而是想着讨好外国友人,担心友邦惊讶,那我不参加也无妨。这样省得到论坛开始时,我想畅所欲言,有些人又担心会惹得外国友人不开心了!”
曹沫目光凌厉的扫过陈如豪、梁远、韩少荣、余晋杰等人,但语气不善的数落过后,还不忘跟彭闻声、季铭东说几句缓和的话,说道,
“我这个人性情介直,绝大多数在几内亚湾发展的华人华商也都清楚——天悦这几年能在几内亚湾发展比较成功,最大的窍门就是凡事要有‘不卑不亢’的态度:对贫穷落后的当地不摆居高临下的姿态,对产业资本、技术积累比国内强大的欧美公司努力在追赶之余,也不会觉得需要跪下来求合作。不过,有个别华人华商,却摆不平自己的心态。我看到这种现象,也就特别来气,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忍不住想要多说几句,也是修练不到家,希望彭大使、季总不以为怪……”
见曹沫摆出一副“我过来参加活动就是给你们脸”的嘴脸,陈如豪都觉得全身血液直往脑门突突的冲。
曹沫又淡然看向陈如豪,说道:“我说你几句,也是看得起你,你要觉得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怎么说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这话是说反省自身、自我批评,不是批评别人好不好?陈如豪内心咆哮起来。
“咳!”董成鹏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陈如豪注意莱恩.福蒂斯陪同埃文思基金会及所属莱基矿业的高层,以及他们所邀请的欧美驻卡企业代表,正往大堂这边走过来。
卡特罗整座城市就没有几栋高层建筑。
奥维斯国际大酒店,要算当地最为豪华、高端的会议住宿场所,客房部由多栋小楼组成;主楼这边住不下太多的人,埃文思基金会及莱基矿业与会人员及他们负责邀请的嘉宾入住论坛会场外的另一栋小楼。
他们也是临到论坛活动开始,才往这边赶。
卡奈姆,特别是在经济之都德古拉摩,欧美公司的分支机构众多。
要说曹沫以往为人低调,即便短短数年间就成功创办伊波古矿业、西非联合水泥、科奈罗能源等企业也不为人所知,但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却叫他引起广泛的关注。
不过,真正见到过曹沫的,或许说能认得他这张脸的,却寥寥无几。
曹沫也没有正而八经的接受过媒体的采访,偶尔有一些新闻图片,那也都是在一些活动中不经意的露脸,被记者的相机、摄像机的镜头捕捉到,但几乎就没有正脸上镜过。
所以受邀的欧美企业代表从旋转门走进大堂,看到这边有一大群东方面孔聚集,都是无感瞥看几眼,眼神里有些许好奇,随后还是面无表情的往会场方向走去。
却是莱恩.福蒂斯陪同一名五十岁左右、身形削瘦、却予人刀锋般凌厉感的中年白人,站在大堂旋转门的入口朝曹沫看过来,眼睛里又惊又疑。
奥瑟弗.斐杰姆,埃文思基金会执行理事,他作为埃文思基金会的核心高层,却长期以来面孔神秘不为世人所知,还是近年才代表埃文思基金会出任莱基矿业的董事长走到台前。
目前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所搜集到的不多线索跟证据,都表明埃文思基金会重返非洲大陆这些年来,奥瑟弗.斐杰姆是掌握内部安全力量、联系雇佣兵公司以及暗中扶持海盗、暴乱势力的核心人物。
埃文思基金会主要依赖于廉价兼并殖民后裔逃亡者在非洲的遗留财产以及各种资产权益,才得以在短短三四十年间迅速发家致富,乃至膨胀成现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而早年为了夺得这些资产,他们藏在幕后策划政变、暴乱的血腥事都没有少干过,暴力袭击、诈骗、扶持黑帮势力乃至暗杀都可以说点小儿科了。
九十年代非洲各国政局都相对平静下来,对欧美资本也做出极大的妥协,埃文思基金会这时候也聚敛到庞大的财富,仅旗下林顿石油在非洲所控制的油田钻井日产原油高达十数万桶,每年从这片土地掠夺数以十亿美元的巨额财富,他们才就收敛起来,甚至努力从各方面对自己进行洗白。
要不是奎科妥思钻井大劫案以及诺奎湖庄园袭击案,恐怕很多人都忘了埃文思基金会是怎样一个组织了。
这两桩大案都涉及到难以想象的巨大利益,而这两桩案子更为引人瞩目,主要也是埃文思基金会这两次是对当地之外的利益集团下手。
而因为近年来秘密行动的次数及烈度远比以往低得多,或者说重要性降低许多,奥瑟弗.斐杰姆等人物也就陆续走到台前。
曹沫这时候则是安静的朝旋转门那边看过去,将奥瑟弗.斐杰姆、莱恩.福蒂斯以及他们随行人员的神色及反应都看在眼底。
这也是他今天赶过来凑这个热闹的一个主要原因。
唯有近距离、面对面的观察,他才能“看”到更多的真相信息。
奥瑟弗.斐杰姆眼神里像藏着一把刀的尖锐、锋芒毕露——可以看得出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奥瑟弗.斐杰姆即便已经不再需要直接参与策划,但必然是知情的,甚至这件事就是直接对他汇报的。
奥瑟弗身边两名助理模样的青年,眼神也是凌厉彪勇,在看到曹沫的一瞬间,下意识就想做防卫动作,曹沫猜测他们也许才是诺奎湖庄园袭击案的具体策划者、执行者或联络人,要不然不会有这种直觉意识性的反应,更不会将他的出现视为莫大的威胁。
他们这一刻就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随时都有可能跳起来反击或逃走。
莱恩.福蒂斯很显然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他在埃文思基金会也是高级副总裁的头衔,但这个高级副总裁头衔的埃文思基金会内部多少有些廉价,唯有理事会成员,才是真正的核心。
莱恩.福蒂斯暂时还没有资格接触埃文思基金会最核心的机密,但曹沫相信他仅仅是凭借公开报道的信息及资料,心里也非常确定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就是他们内部人下的手。
因此,莱恩.福蒂斯看到他才会又惊又疑。
曹沫也不会主动去缓和紧张的气氛,只是淡然看着他们,偶尔打量韩少荣、余晋杰两眼,在梁远、董成鹏缓解气氛,带着大家往会场走去时,他毫不避讳的跟余晋杰说道:“豺狼来了,我有棍棒伺候它们,却不知道余总有没有准备好一两根狼牙棒,在豺狼张开血盆大口给它们来两下子?”
曹沫这话说得肆无忌惮,声音也不少,但作为诺奎湖庄园袭击案的受害者,他就算没有真凭实据,指桑骂槐的说埃文思基金会,谁又能说他的不是?
当然,余晋杰也不会搭理他,只是心情更是郁闷了。
在陈如豪之外,他私下也找运营团队的其他成员聊过,很多人还是确信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就是埃文思基金会干的。
站在生意的立场,埃文思基金会用这种手段消来竞争对手,看上去他们一时也是得利的,但这样的得利,真值得他们期待吗?
曹沫这么跳,以及无意说这些刺激余晋杰与其他在场人物的话,说到底他还是要将不同人的内心状态、想法,用这种方式更分明的呈现出来,叫他感知得到,也能更清晰的分辨在场诸多人物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梁远、郭建很显然更关心奥瑟弗.斐杰姆、莱恩.福蒂斯的反应,多少有些漠视韩少荣这一刻内心在想什么,这多少有些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