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h8f精华都市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重要突破閲讀-wqucg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三原县属于京兆府管辖,位于长安东北方向九十里外,也是一座大县,人口众多,手工业发达。
长安城商业发达,土地昂贵,没有条件发展各种手工业,各种手工业,包括纺织、印染、酿酒、造纸、制酱、制革、冶炼、铸造、军器、各种深加工等等产业,都散布在京畿道除了万年、长安以外的十五个县中。
所以有个顺口溜叫做:新丰的布,咸阳的纸,三原的酱醋,云阳的酒。
三原县就是以酿造酱油和醋,腌制各种酱菜而出名,整个县城弥漫着一种咸鲜带酸的气息。
邹滔坐着一辆牛车半夜就从长安出发,一直到次日天色黑尽才抵达了三原县。
和长安一样,京畿道各县夜里都不关闭城门,赶夜路的商人完全可以夜间进城。
此时,南城门旁边的老吴记客栈周围埋伏了上百名内卫高手,包括主管邓文渊也赶到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牛车停在客栈门口,客栈大门已经关了,但门口挂着大红灯笼依然点亮,表示还在营业中,可以投宿。
邹滔心情忐忑地下了牛车,上前拍了拍门环,片刻,院中有人问道:“谁呀!”
“我是来找人的!”邹滔高声喊道。
大门吱嘎一声开了,客栈掌柜挑着灯笼出来,他看了看邹滔,又看了看后面的牛车,问道:“你要找谁?”
“我来找我的兄弟,叫做张勇,住在你们店里吧!”
“张勇,是那个大高个?”掌柜想起了对方要找的人。
“就是他,他在吧?”
“他住在二楼,呵呵!你们兄弟长得真不一样,跟我来。”
邹勇身高近七尺,差不多近两米,体格强壮无比,武艺高强,确实和又胖又矮的邹滔完全不一样。
“他住在哪个房间,我自己去吧!不麻烦掌柜了。”
“还是我带你去吧!楼上挺复杂的,说了你也找不到。”
掌柜挑着灯笼带邹滔上楼,前往邹勇的房间。
内卫已经发现了住在客栈中的邹勇,之所以没有立刻采取行动,是需要邹滔亲自确认是不是本人,这也是邓文渊比较慎重的一面,他怕抓错人打草惊蛇。
掌柜敲开房门,里面站着一个长得十分高大强壮的男子,正是独孤府侍卫副统领邹勇,他离开独孤府后,去了河东,临近年底,他惦记着自己的三百贯钱,又从河东返回长安,他不敢住在长安,便躲在三原县,让自己堂兄给自己送钱来。
“兄长,你怎么来了?”邹勇迅速看了一眼外面,警惕地问道。
等掌柜走了,邹滔把一只沉甸甸的柳条箱放在邹勇面前,“这是你的银子,你让我给你送来的。”
邹勇顿时喜出望外,连忙打开箱子细看,里面是三十锭银子,每锭十两,整整三百两银子,他顿时心花怒放,原以为独孤家只会给两百两银子,没想到他们竟然给足了。
“没事我就走了。”
“你喝口水,睡一会儿,天亮后再走吧!”
“我要赶回去开店呢!牛车就在外面等着,我在车上睡,对了,说好你要给我两贯钱的,我还得付车费。”
邹勇没有疑心,他这个堂兄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自己的杂货店,他取了两贯钱递给邹滔,又问道:“没有人来找你打听我吧!”
“没有呢!就是昨天独孤府的人过来送银子。”
邹滔拿到两贯钱道:“那我先走了,有时间到我那里去坐坐。”
“兄长你慢走!”
邹滔走了,邹勇连忙把银子装进皮囊,他开始收拾物品准备连夜离去。
就在这时,‘砰!’一声巨响,房门被踢开了,冲进几名黑衣人,直扑邹勇。
邹勇大吃一惊,他反应神速,一脚将凳子踢向对方,一个翻身向窗户窜出去。
刚冲到窗边,窗外忽然出现一个黑影,黑影快如闪电,狠狠一脚踹在邹勇的胸膛上,邹勇一把没有抓住窗椽,被踢回了房中,重重摔倒在地上。
不等他翻身起来,三名黑影人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在地上,邹勇咆哮如野兽,拼命挣扎,他力大无穷,眼看三人就要压不住他了,这时,统领邓文渊冲上前,精准一脚踢在他的太阳穴上,邹勇登时被踢晕了过去。
众人一起动手,将他手脚捆绑,嘴堵住,头上套上黑袋子,将他抬下楼,装入一辆特制的铁笼马车内,外面看起来和一般马车没有区别。
马车起步,在百余名内卫骑兵的护卫下离开三原县,向长安驶去…….
邹勇虽然身体强悍,但他人却是个软骨头,经不起拷打,内卫审讯他不到半个时辰,他便悉数招供了。
周岷匆匆来到了晋王官房,他被领进官房,躬身道:“启禀殿下,卑职获得一个重大突破。”
郭宋放下笔问道:“什么突破?”
“我们重新追查独孤相国遇刺案,杀了一招回马枪,之前被对方掩饰住的破绽便暴露出来,我们认为刺客吴发平一定有同伙,按照这个思路追查,我们发现之前辞职的独孤府侍卫副统领邹勇有重大嫌疑,通过他堂兄的线索,我们昨晚在三原县的一家客栈内抓住了邹勇。”
“他交代了吗?”郭宋笑问道。
周岷点点头,“这个人长得很强悍,实际上是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才抽了几鞭子,他就哭喊着全部交代了,他确实是参与刺杀独孤相国的同伙,他事先部署计划,刺杀时负责掩护,事后也是他杀了刺客吴发平。”
“从他身上能查到什么?”郭宋更关心剿灭卫唐会。
官娶鬼女
“回禀殿下,他告诉我们,他辞职后,被康鸿信安排去大本营训练武士,康鸿信被处死后,他不久前又被派回来追查并铲除康鸿信的家人,他们大本营在云州,有四千多人,有汉人、有回纥人和其他草原胡人,他们不仅仅是训练刺客,还大量训练骑兵,之前在岚州训练的武士,也被转移到云州大本营去了。”
郭宋这下子有兴趣了,居然查到了对方的大本营,他连忙问道:“在云州哪里?”
“启禀殿下,在紫河东侧的一座山谷内!”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对周岷道:“现在已经是冬天,那边已被大雪覆盖,开春再说吧!”
郭宋刚刚得到消息,一场暴雪席卷丰州、云州,前往两地的运输和交通已经断绝,只有等明年开春再采取行动了。
“之前我让你调查关陇世家,有进展了吗?”
“回禀殿下,卑职和独孤长秋谈过,发现豆卢家有嫌疑,独孤长秋还给了卑职一个线索,那个人要过几天才回来。”
“是独孤长秋建议你去查豆卢家族,还是你自己觉得豆卢家有问题?”郭宋又问道。
“我们梳理了一遍,豆卢家族嫌疑最大,是独孤长秋建议卑职查豆卢家族。”
郭宋点点头,独孤立秋的几个兄弟,独孤长秋看似什么都不争,但他却深藏不露,对关陇世家看得极透,如果是独孤长秋的建议,那豆卢家肯定有什么问题,至于是不是和卫唐会勾结,那就要仔细调查后再说了。
………
下午时分,郭宋结束一天的忙碌,离开了官房,但他并不急着回家,而是来到东市,今天他有场饭局,是李安和师兄张雷请他吃饭。
张雷是昨天才回来,这趟出海去了快一年,郭宋也有点想见见这位不甘平淡的师兄了。
宴请放在东市大门旁边的明月酒楼,这也是大姐郭萍开的酒楼,郭萍在长安已经开了三家酒楼,西安门外大街的明珠酒楼,西市旁边的明玉酒楼,还有就是东市这里的明月酒楼。
其中明珠酒楼已经挤身长安十大酒楼,排名第八,当然,还比不上一些老字号酒楼。
此时离东市关门还早,东市广场前十分热闹,商业十分繁荣。
郭宋自己也十分感慨,商业的繁荣离不开商人们长期努力,也离不开朝廷的支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郭宋几年前下来京畿各县夜晚皆不闭城门,坊门就直接拆除了,看起来好像只是方便了走夜路的人,实际上它的作用极大。
一方面它使城池扩大了,郊外数里内都出现了大量的村落和民居,尤其靠城墙一带,和城内没有什么区别了。
其次,京畿道各县夜不闭城门,也大大促进了商品物资的流通,夜晚,官道上都是运货的大车,很多刚刚屠宰好的猪羊,夜里采摘的蔬菜,连夜运往长安,次日就能新鲜上市。
还有来自终南山清冽甘甜的泉水,夜里从蓝田县运往长安,早上就能送到各家的府中,现在朝廷饮水以及各大高官府中的饮水都是终南山的泉水,包括郭宋的府中。
当然,朝廷饮水算是福利,而私人用水是需要自己掏钱购买,价格不贵也不便宜,三十文钱一担。
夜不闭城门只是一个小小的行政命令,但它却极大促进了夜晚商业的繁荣,给数万人找到了事情做。
正想着,马车在明月酒楼前缓缓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