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1c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三百三十五章 煉元思重歸-ci0mr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关朝昇倚靠在藤台之上,神情散漫,很是随意道:“我们现在正在和那根枝节较劲,费力维持生机,这不正是上宸天丢给我们的麻烦么?”
虞清蓉幽幽道:“虽然上宸天当初也曾参与驱逐我们,可他们若被灭去,我等可就无法渡去此世了,那只能回转原来所在了。”
陈白宵忽然说到道:“退了也无用,天夏等收拾了上宸天,终会来寻我的。”
虞清蓉不知何时又成了一个女童的模样,她噘嘴道:“回去不好玩,我不要回去。”
关朝昇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回去?要么我们不露面,既然露面了,那么就是天夏的敌人了,哪怕我们愿意回去,他们以后也会找过来的,更别说原来所在之地也没什么东西剩下了。”
陈白宵言语简单:“那就解决他们。”
关朝昇点头道:“不错,我们当初被驱逐出来,那是因为敌不过三家联手之故,今次岂能再这么狼狈离去?当日我们失去的,现在也该讨回来了。”
钢之魔法师
他凝视着下方,道:“何况那世间还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陈白宵和虞清蓉也是一同目注着两界通道。
关朝昇在看了一会儿后,回神过来,道:“要援上宸天,必去眼前之围堵。那天夏的张道人厉害不过,再是过去一人怕也胜不了他,那根上宸天的天枝再渡送一会儿生机,当能得两人过去。”
他眼眸一撇,“陈师弟,你不是说那张道人许是有驾驭剑气么。你可要过去一问?”
陈白宵冷然道:“可以。”
虞清蓉眼波一转,道:“李道友那里要驾驭镇道之宝,应是走不脱的,师兄需在此坐镇,还有一人就由我来吧。”
关朝昇道:“便就这般。”他转而向远端虹霓那处传言道:“李道友,我等稍候会尝试去到对面,到时望你能抓紧时机,用三气之虫扩开更大通路。”
过了一会儿,那边披发老者有语声回传道:“李某会尽力配合好几位道友的。”
怒天剑狂 冰羽
关朝昇得了回言,便坐定身躯,陈白宵和虞清蓉也是各自在座中坐定,三人凝神驾气,各自驾驭自身权柄催动镇道之宝。
若说之前他们是不疾不徐往那一根天枝之中填补生机,那么现在则是认真了许多。
在凝势片刻之后,就见虚空之中悬浮着的一枚枚烈焰天球朝着炼空劫阳飘来,而后被其吞没入内,在吞没了百十数后,劫阳本身光芒稍稍明亮了几分。
关朝昇方才言及,他们原来所在地界没什么东西剩下了,那是因为寰阳派在被驱逐之后,每到一个地界,都会吞夺炼化生灵万物,乃至诸天星辰,用以供养劫阳。劫阳则也会将一部分精气返补给他们及门下弟子。
而每当一个界空被他们毁去,他们就会设法依靠这镇道之宝化炼开通路,去到下一方天地,并继续这一过程。
盛宠商女毒后
这等势头直到遇到了神昭派所在界域才被相阻。
本来两家交战不可避免,但是两家上层大能不知出于何等缘故,皆是降下法旨,不许彼此争杀,并让他们等待时机。
而这一次,他们原本所在界空的还有一点残余未曾收拾干净,上宸天的青灵天枝便就打穿了两界通道,这些烈焰天球则是还未完全炼化的天星精气,现在他们正好用这些精气来填补青灵天枝的生机。
与此同时,那一边的披发老者也是全力催动了神昭派的镇道之宝。
可以见到,除了那一道代表“吞天虫”的白色匣盖打开了,那一个代表“服幽虫”的玄色匣盖也是同样打开了。
那里有一股幽沉气息泛出,好似将一缕缕力量从虚空之中汲取过来,作为他催动吞天虫的力量。
张御此刻正坐镇大阵阵枢,随时留意着对面。两派这一动,他自也是立刻发现情形起了变化。
原本虚空之壁上被吞天虫啃噬出了不少空洞,可随着他诛灭丹晓辰,再是主持大阵运转阵力催发清穹之气上去,便将这些空洞陆续化去填补,两界通道扩展之势也是一度被遏制。
可是现在却是突兀出现了许多空洞,而可以看到,那一根位于通道对面的天枝也是忽然焕发了生机,并慢慢向着虚空这一端延伸推进。
这说明对面又一次在寻求破局了。
他凝注着那里,眸光深静。
虽然他在此间镇守,可同样是对上宸天那里局势加以关注的。就在不久之前,玄廷也是通过训天道章传意告知他,说是上宸天已被逼至内圈之中,玄廷正在准备做最后的攻伐,这里要他务必守稳了,如需支应的话,需早些有所判断。
上宸天的情况对面两派应当是可以通过某种办法知晓的,上宸天那里局势如此紧迫,那除非两派愿意放弃进入此世,那么一定是会设法相援的。
此辈的下一轮突破尝试,想必就快要了,且此回当是不止再来有一人。
—————
寰阳派三宿主在运功许久之后,那一根枝节已是渐渐粗壮起来。关朝昇看了看,道:“此刻已可通行,但仍是容不得两人同渡,需得一个个过去,但如此也是足够了。”
陈白宵站了起来,伸手按上了身边剑匣,冷然道:“待我先渡。”
兄弟手足情 花飄地獄
虞清蓉此刻则是一个美妇人的形貌,她唇角含笑道:“那我陈师兄过去之后再渡。”
关朝昇提醒道:“那张道人背靠大阵,还有清穹之气为依托,自身又实力莫测,便是两位同门齐上,要破杀此人也并不容易。
故是我等还当以牵制为主,不必与他硬拼,只要能逼压住阵力,使两界通道能够再扩大几分,容得我辈通过,那他一人本事就算再大,又如何能挡我两派合力?”
虞清蓉微微一笑,道:“师兄之意我明白了,击人为下,破界为上。”
关朝昇悠悠言道:“不错,两界通道一旦扩开,若他还是不退,那我只需以炼空劫阳相攻,自能将此人诛灭,又何必搏之以生死?留得有用之身攀渡上境不好么?”
陈、虞没有说话,不过显然都是赞同此见。
关朝昇目光投去两界通道处,侧着身子把袖一挥,道:“好了,枝节已可渡我,陈师弟、虞师妹,你们且去吧,记住我之言便好。”
张御在察觉到对面可能的动静后,就与诸玄尊关照了几声,要他们下来小心戒备。
在又等了不多久后,就见两界通道之中,有一道犀利白芒闪过,只观其芒,似乎眉眼之间就能感觉到一股锋锐冰凉。
待白光散去,便见一个白衣修道人站在那里,神情冷漠,五官似若白玉雕琢,其人脚下踏着一团仿若凝雾冰纨的白气法台,而身旁悬浮有一个宽厚的硕大剑匣。
从外貌之上,他立时认出了此人身份。寰阳派在被逐出此世之前,曾有三位摘取虚实功果的修道人,此人当就是寰阳三宿主之一的陈白宵。
值得注意的是,这人同样是一名剑修,从记载上看,其人所擅长的,乃是三十六剑上生神之一的“元乘变”。
“元乘变”是一门很独特的神通,每击败一名同样拥有剑上生神神通的剑修,就能从其身上得到些许剑上神通的转运之妙,击败的越多,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大。
据说这与寰阳派的功法理念也很相符,因为寰阳许多功法就在于“夺”之一字。
不过他是真正炼出剑上生神之人,却是知道,此法是一切心神意志乃至气意之凝聚,剑器被夺,身躯被灭,剑上之神也就随之消散了,没有可能再留下半分,所以此术表面用“夺”,实际上当仍是御主借他人之剑来磨砺己身。
陈白宵看着大阵,并没有如丹晓辰一般说任何论道之言,而是直接伸手一按剑匣,从中拿出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剑,伸手轻轻再上一抚,对着前方一斩,霎时间,便有无数细碎剑光冲着大阵奔洒而来。
神霸洪荒
张御见此,坐在座上把袖一拂,无数蝉翼流光飞射而出,每一道都是准确无比的与那些袭来剑光撞在了一处,并没有令其穿射入大阵之中。
而他这里一出手,大阵鼓动的清穹之气自也便稍稍减弱了几分,他目光一转,见自己这是一退,那虚空之壁上出现的空洞又多了些许。
他知必须解决当面之敌,便振袖而起,脚下腾起一座云芝玉台,便自阵中飘身而出,来至阵前立定。
陈白宵反手持剑,立于背后,单掌对他打一个稽首,冷然道:“陈白宵。”
张御双袖一抬,还有一礼。
陈白宵执礼过后,也不多言,将手中之剑对他一指,这一刻,剑上微芒再起,这一次却是飞洒出无边数目,且能感觉到每一道剑气都是如丝如缕而至。
张御眸光微闪,只一挥袖,却有漫天星光落下,每一道都是准确撞在了剑气之上,剑气虽利,可在撞破一道星光之后,便又是遇见一道,于是在前赴后继的星光消磨之下愈来愈弱,逐渐消散化无。
陈白宵这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他抬头看去,盯着他道:“你果然会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