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hmj火熱都市言情 棺山太保 ptt-第五百五十八章血洗九龍山熱推-k4jlt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风水一道,霸者为王!”
“我并没有觉得我做得有什么不对。”
“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既然它不识抬举,那么我只能以暴制暴。”
这一连串的言语从吴峥的口中吐出。
每一句话都直击我的内心。
我很想一走了之,不再掺和这种闲事。
但我很清楚,一旦让吴峥真的这样做了,那么它活不了多久。
这种事情,比逆天修行都要丧良心。
多大的事情,就要进行炸.山。
他这炸的额不是山,而是自己的道行。
吴峥这是不想活了……!
我深吸口气道:“算了吧,我可不想我妹妹当寡妇……!”
“你不用管了,我给你平了这件事……!”
“木阳……!”
冷月如有些不高兴,或许她看出来了。
这吴峥是在明着算计我,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我虽然记忆丧失了一部分,但不代表我就成了智障。
吴峥算计人的功夫那可是一绝的。
他能如此使用阳谋对我,已经算是客客气气的了。
前夫,请你入局
我自然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但同时我也知道这家伙并不是说说而已。
他只是想看看我做还是不做而已,算是一种变相的威胁。
而威胁的方式,便是我对幺妹的疼爱……!
他吴峥自己很清楚,我们就算是回到朋友的状态了。
这件事情,我也不可能尽全力帮忙的,除非那人是胖子。
可胖子遇到这种事情跑得比谁都快,更不可能给我找这样的麻烦。
面对冷月如的出口阻拦,我转头给了冷月如一个十分明确的眼神。
随即跟吴峥道:“吴峥,我与月如已经半归隐状态。”
“江湖中的事情,我已经不想过问,整个江湖都是你的……!”
“我尊重你的同事,希望你也能尊重我。”
“不管是看在谁的面子也好,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你应该知道,我这人最讨厌被威胁,并且还是拿我的家人威胁我!”
说完我转身便离开了,把吴峥自己留在了原地。
因为天色已晚,没必要晚上着手,所以随便找了个宾馆就住下了。
当然,吴峥给我们安排得有更好的酒店,但他今天的这番操作实在是有些多余。
大.爷的,竟然威胁老子!
老子本来就已经打算帮你了,还特么威胁我。
这是怕我帮到一半的时候,跑了啊!
冷月如也十分地生气,进屋之后是一言不发。
但我气归气,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打开背包,掏出档案袋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的时候。
忽然发现背包中竟然闪耀着红芒亮光。
我伸手一掏,便把东西掏了出来。
竟然是阿腾死之前给我的那枚精绝国的银色手镯。
不过此时这手镯之上的蛇眼上面正亮着耀眼的红光。
并且那双蛇眼正在不停地转动着,
这下课吸引住了我,我凑近观察的时候。
冷月如道:“一枚手镯有什么好看的,我看都在柜台之中,就全部给你放进包中了!”
金牌宠妃 苏so
青梅弄楼台竹马戏近水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手镯。
随即把手镯呆在了手腕之上。
因为是银色的,手腕的大小可以做微调。
而我戴上之后刚刚好。
冷月如生气归生气,但我都已经答应了吴峥要帮她把事情给摆平了。
那么就要彻底地处理好事情。
不然沾染上因果的就是我,而不是吴峥了。
所以我说吴峥精于算计,连这点都给老子安排上了。
但我害怕吗?
丝毫不惧。
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我都在草图上做着标注。
冷月如也已经早早地睡下,等我忙完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
战星
我的男友是丧尸
站在窗户跟前,稍微打开了窗户的一条缝隙,把抽烟的气味给散出去。
一边抽,脑中想着该如何进行实际操作而不出意外。
魔尊 无渊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梦中诺天言的那张脸。
抽完一支烟后,看着躺在床上睡觉,发出轻轻鼾声的冷月如。
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伸出食指轻轻地刮了下冷月如的小鼻子。
他口中咕哝了两句梦呓便翻身睡去了。
在我躺下的睡觉的时候,我最后观察了一下散发着红光的手镯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便赶往了九龙山。
凶宅侦探 酒喝干
而吴峥也早早地等在了这里。
他见到我后道:“你安排的东西,都已经运送到了山上……!”
我点了点头,随即道:“月如,你在山脚下等着,就按照咱们昨天进行的操作就行……!”
冷月如一句话也没有说点了下头,便朝着山脚下走去。
而我跟吴峥两人朝着九龙山上走去。
想要破解这个局首先要知道,这局是如何形成。
只有知道了如何形成,才能对症下药。
这就跟身体不舒服,先检查一番,确定了病因之后,再开药是一样的。
女人三十也好嫁 红娘子
虽然风水玄学上,不可能做到如此的精确,但理论上是差不多的。
昨天我看了照片,也现场看了。
这种情况的出现,属于鬼推棺。
而吴峥自然也能看出来,但他却无法破解。
或者,嫌破解此道太过麻烦,最后还不一定能成功。
毕竟罪魁祸首就是他。
所以这才找我来帮忙。
鬼推棺!
人入棺!
吴峥惹怒了九龙山上的东西。
对方想要直接埋了吴峥,而开棺只是开始。
想要破解此举,就要从源头出发搞定。
所以黑狗血是必备的东西,为此我安排吴峥找人搞了很多的黑狗血,准备血洗九龙山。
但再多的黑狗血也不可能血洗九龙山,但我却可以针对性地在某种意义上完整这个步骤。
而这个步骤仅仅是第一步。
我跟吴峥两人一路上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说话。
等到了山顶的时候,却被眼前整整一排的黑狗血给震慑到了。
我转头道:“我让你准备两桶,你给我一下子搞了这么多?”
吴峥抬了抬手道:“我这不是怕你不够用吗?”
“况且,这黑狗血,你就算是剩下了,也会有别的用处的……!”
面对吴峥的解释我无力反驳,也不想跟他在这件事情上抬杠。
随即从地上捡起一捆麻绳来到了山顶的悬崖之上。
同时摸出别在腰上的对讲机,喊话下面的冷月如。
“月如,我要放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