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bmf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第250章 求婚相伴-vmjnd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被秦朗这么一拦,奚晨才想起来自己穿得是裙子。
跟他约定好今天一整天都要像淑女一样,不再喊打喊杀。
想到这里奚晨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裙子,但是第一次穿高跟鞋,没有站稳,直接向后倒去。
娇妻来袭:总裁前夫请放手 仙人掌不疼
幸好秦朗眼疾手快,来了个英雄救美。
程俊给了秦朗一个赞赏的眼神,
洪荒仙緣 紅耳釘
“不错啊,你小子连英雄救美这套都玩得这么溜。
带着农场玩穿越 蝶恋花花恋蕊
我就纳闷了,你是怎么驯服这个野丫头的,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是啊秦大哥,快给我们说说,传授下经验。没看到我们三个单身狗还没找落吗!”
孟追附和着说,却被程俊斜了一眼。
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难道他们不是单身狗吗?
極品女王妻 蘇善卿
还是说他们不需要找个人暖被窝!”
“看来我也要找个女人谈恋爱了。”
一向在他们面前不苟言笑的燕厉寻也被他这句话逗乐了。
他从不把他们当手下,只当他们是自己的兄弟。
如今看到兄弟们也都知道自己找女朋友,倍感欣慰。
庶女難求 野花艾菊
“等你们都找到女朋友,我来帮你们举办婚礼。”
燕厉寻鼓励道。
总不能一般找到,一般还单身。
这样有些打击单身狗。
“老大,您还是把自己的婚礼先办了吧,我们的不着急。”
李飞扬想起老大失败的婚礼,便觉得心有不甘。
“要不是燕明棠那个混-蛋,何至于如此。”程俊提起燕明棠咬牙切齿。
“说起燕明棠,你们那边跟进的怎么样?”
冷清悠这才发现,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燕明棠的消息了。
“这个老狐狸好似有察觉,整日关在燕家不出门。我们就是有心查,这个老狐狸也不给机会。”
李飞扬对燕家比较熟悉。
自从燕厉寻公开入赘以后,燕家就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
虽说燕家只有燕明慧那个老姑娘和燕明棠。
“哦?那我们要想办法把他引出来才行。”冷清悠摸着下巴一脸沉思。
燕厉寻深情地把目光投向她,“你说得有道理,一直等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来,你们几个也发表下自己的看法。別一恋爱,正经事都耽误了。”
神袛世界上最厉害的神
燕厉寻话一出,没想到是奚晨先红了脸。
袁圆圆低着头,圆框眼镜遮住了她眼底的害羞。
李飞扬轻咳两声,“要我说老大和大嫂就光明正大的住进燕家。
燕家本来就是您的家,您就算入赘,也不能说不让您进家吧。”
“有道理。”燕厉寻点点头,“继续讲。”
“燕明棠就是再混蛋,他总要在阑江城混吧。你和大嫂就借这个机会对他来个围追堵截。
敌人不出来,我们就打入敌人内部。”
“啪啪啪啪啪……”
热烈地掌声响起来,显然大家都很同意李飞扬的建议。
李飞扬也很得意,他就是小聪明多,能想到大家都不敢想,不屑于想的事情。
若说这么简单的事,他们就真的不懂吗?
他是不相信的。
燕厉寻和冷清悠对视一眼,也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赞同的意思。
“好。你们其他人呢?
还有没有更好的建议?都说来听听。”
燕厉寻鼓励大家畅所欲言。
多听听大家的意见还是有好处的,没准谁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我来说两句,其实我也赞同李哥的意见。
不过大嫂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登堂入室,是不是对大嫂有点不公平。
毕竟知道老大她们领证的也就我们几个。
如果传出什么不好的言论,又该如何是好?”
奚元心思细腻,想得也不无道理。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神之始皇 只吃大米的老鼠
燕厉寻之所以让大家继续想办法就是这个原因。
“那你说该怎么办,既然你能看出问题所在,应该也有解决办法吧?”燕厉寻把问题又抛给了奚元。
一个问题想踢皮球一样,总是会找到新的问题。
“要我说直接冲进去,把燕明棠那个老狐狸暴揍一顿最好。”
奚晨脾气暴躁,在她的世界里,任何事都不如拳头解决问题快。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挺严肃的事情,被他这么一搅合,瞬间欢乐许多。
不过这样也挺好。
集思广益,管她是不是正经主意。
“不如老大和大嫂重新补办婚礼吧。”奚元冒出来一句话。
燕厉寻看了看冷清悠,冷清悠也愣住了。
补办婚礼吗?
她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
“清清,我觉得她们说得有道理,我们再补办一个婚礼。”
燕厉寻眼里化不开的浓情都快把冷清悠淹没了。
“好。”
冷清悠没有说话,已经有人替他们回答了。
只见两个小短腿飞奔过来,秦蓝双也笑着跟过来。
“妈咪,你嫁给爹地好不好?”
“是啊妈咪,我和姐姐要亲眼观看你们结婚。”
“阿冷,你跟厉寻这么久了,是时候举办婚礼公之于众了。”秦蓝双也赶忙劝道。
“大嫂,我们叫你这么长时间大嫂了,你也是时候穿上婚纱跟老大光明正大出双入对了。”
这大概是奚晨说得外完美的一次。
秦朗暗地里捏了捏她的手。
两个人的甜蜜呼之欲出。
奚元看在眼里,也为妹妹感到高兴。
毕竟这个神经大条的妹妹确实挺让人头疼。
她突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冷清悠看着大家殷切的眼神,又看看燕厉寻眼里的真诚,终于点了点头。
燕厉寻激动地把她抱起来转了两个圈。
“哦,妈咪要加给爸爸喽!”冷暖暖高兴地拍着手。
冷子康虽然也很高兴,却没有冷暖暖那么跳脱。
秦蓝双更是激动地留下眼泪。
她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女儿就要有自己的家,再也不会因为曾经的阴影逃避现实。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愿意替她承担各种风雨。
女儿的幸福是头等大事。
天潢贵胄 漫漫何其多
冷清悠已经和燕厉寻领了证。
但在秦蓝双的潜意识里那不叫结婚。
只有盛大的婚礼万人瞩目才是。
燕厉寻还没有放下冷清悠,大家的掌声热烈。
这也是大家给他的祝福。
他已经开始想,婚礼该在哪里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