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y9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笔趣-第2106章 打包閲讀-sny9y

重生之財氣沖天
小說推薦重生之財氣沖天
“秦…秦…风…”爱泼斯坦一脸虚弱,双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惊恐之情。
秦风怎么会回来的。他不是被中情局带走了么。
爱泼斯坦终于明白,为何秦风要这些对他了。
这让他极为惶恐,不知道秦风要如何对他。
“爱泼斯坦先生,我想,你应该非常清楚我为何找你。”秦风淡淡说。
爱泼斯坦嘴唇蠕动,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秦风咧嘴一笑。
“那说吧,如何补偿我!”秦风示意杰瑞米将其提了起来。
“秦…我也是被逼的。”爱泼斯坦求饶。
“这是你的事。你出卖了我,那就是我的事。他们怎么逼你,是你和他们之间的矛盾。你出卖我,那就是我和你之间的矛盾。”秦风淡淡说,“你和中情局之间的破事,不要牵扯到我头上。无论是否事出有因,都和我无关。”
爱泼斯坦哆嗦,秦风这太不讲理了。
亡灵来了
他如果不是被中情局逼迫,怎么会做这种事。
“讲理?我不是圣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不要装出一副委屈难当的表情,你被中情局所迫,是为你之前的事情买单,你转过来出卖我,现在就是为你出卖我的行为买单。说吧,如何补偿我。不然,第二天新闻媒体会报道,一代大亨爱泼斯坦溺亡在自家浴缸里。”秦风冷声说。
这一次,秦风是真怒了。
差一点就被抓到送给布京当礼物了。这是秦风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秦风也变得心狠了。
“秦,你不缺钱,也不缺女人,你什么都不缺,我不知道补偿你什么。”爱泼斯坦无奈说。
秦风什么都不缺,你让他怎么补偿。
“那你这个人,我要了。”秦风淡淡说。
“啊?”
“你所拥有的,除了你这个人外,我什么都不缺。从今以后,你要听我命令行事。简单来说,你以后就是我的马仔。我说什么,你做什么。”秦风冷声说。
“秦,你不要羞辱…咕…不…我…”爱泼斯坦刚要反对,立刻被杰瑞米给扔到浴缸里,又是一阵灌水。
好一阵之后,爱泼斯坦服了。
“既然服了,那就交出你的把柄来。”秦风淡淡说,“这样我才能确保你听命行事。”
光量子之超进化 东方剑修
爱泼斯坦瞅着秦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家伙,怎么会这样心思缜密。
稍有迟疑,秦风一个眼神,杰瑞米又是将其按在浴缸里,一阵猛灌水。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服了!
爱泼斯坦彻底服了。他没想到,秦风这家伙,太凶残了。
随后,他将自己一些把柄又无奈的转交给秦风。
这些把柄,他是刚刚从中情局那拿回来的。
为了这,他出卖了秦风。
结果,转手又交了出去。
这一刻,他欲哭无泪。
“放心吧,你跟着我混,不会亏待你的。”秦风咧嘴一笑,“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依然是你的。唯一不是你的,只是你自己而已。”
爱泼斯坦苦笑。
“咦,保险柜里,存放那么多现金。还有那么多珠宝。”秦风惊讶,瞅了瞅。
爱泼斯坦一看,心都揪住了。
这家伙,不会要吧。这里可是自己一半财富了。
他将自己财富一半,都放在这里。
这秦风要拿走了,自己损失大了。
“放心,我不贪图你的财务。不过我这保镖不能空手而来,空手而回。杰瑞米,你双手能抓多少现金,就抓多少现金,抓了都是你这次任务的奖金。”秦风咧嘴一笑,“也算是你补偿一下我这保镖过来一趟的酬劳。”
—————
爱泼斯坦脸色一抽。
杰瑞米听闻秦风的话,就不客气了。
他和秦风相处这段时间,算是明白秦风是个什么人了。
这家伙,说的话,直来直去的,你不用质疑。
很快,杰瑞米张开他那双比秦风几乎大一半的大手,狠狠的抓了两大把,随后,嘿嘿一笑,满意的回到秦风身后。
秦风笑了笑。
“数数,抓了多少?”秦风笑说。
杰瑞米嘿嘿一笑,放在桌子上,开始数。
没多大会,就数清楚了。
这一双大手,抓了足足有247张钞票,这可就是2万4700美元了。
成绩不错。这也让杰瑞米很是舒爽。
秦风却摆摆头。
“这才多少钱?你这抓的太少了!”秦风摇头。
少?杰瑞米眼睛圆瞪。
“老板,他这钱都是散落在这保险柜里,也不知道他怎么放的。”杰瑞米吐槽。
一旁爱泼斯坦听了吐血。
他钱散落在里面,是他造成的吗?还不是刚刚秦风在里面扒拉,找东西,弄成这样的。
本来他是整整齐齐堆放好的,谁料到被秦风在里面翻来覆去的找东西,给弄成这样了。
你一把抓了自己两万多美元,还少了吗?
这不少了。
梅须逊雪三分白 凤鸣天下
很多了。
做人,不能这样欺负人好吧。
秦风咧嘴笑了笑。
“看我的!”随后,秦风直接过去,将其钱整的规规矩矩的,然后用不干胶上下粘住。
随后,秦风直接一把给提了起来。
整个,给打包了。
杰瑞米看的竖起大拇指。
这操作太牛了。
爱泼斯坦看的差点没一口气给气晕过去。
“好了,不要急,我这就是打个比分而已,不会要你钱的。”秦风将其放了回去,“再说了,这现金才多少,还不如你那些珠宝啊,地契,股票,债券之类的值钱呢!”
爱泼斯坦不想说话。
他想要静静。
静静是谁?
……
“好了,现在,你就要给我想一个理由,我们如何回去。”秦风说。
爱泼斯坦一愣。
“我想理由?”爱泼斯坦惊呼。
“当然,不是你是谁!难不成是我么!”秦风一脸的坦然,“想好了理由,我们回去。不能待久了。不然容易出事。”
爱泼斯坦撇嘴。
什么理由呢?
最后思来想去,爱泼斯坦最终想到一个理由。
小保安有大志向 风山渐
“你是我邀请来的,我们回去不需要理由。”爱泼斯坦理直气壮。
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我是说,如果中情局找上门来,你如何应对?”秦风说,“你要搞清楚,他们一定会询问的。而且会很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