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2j5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203.入侵殼組織展示-i44hb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佐井立刻表现得有些惊慌失措,回答道,“木叶之神大人,之前佐助进入了一道门内,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先前以为那是陷阱,只是死路,但是后来我看了一下,我这边所能接触的人都是无关人员,显然这里只是一个幌子,佐助前往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这个邪教组织的总部。”
关押的这三天,佐井也已经想通透了,设置那样的陷阱,显然后面必定是关键的地方,无疑就是这个邪教组织的老巢。
死亡凶兆 玉柒
“嗯,那你带我们去吧。”
让佐井走在前面带路,叶晨他们在后面跟着。
仿佛就是在走迷宫一般,没多久他们便在迷宫之中穿行,紧接着,走出了迷宫。
迷宫之外。
是一个比较敞亮的石室,可以看见石室背后有一个破碎的大门,应该就是佐井所说的那个大门无疑。
“到了,就是那里。之前佐助便是进入了这里面。这里面应该有陷阱。只是,似乎佐助已经破开这个大门,离开了吗?”
那金属一般的大门上面被烧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之所以看得出是被灼烧出来的,因为有明显融化的痕迹。
猜测,应该就是佐助的天照黑火所为。
“嗯,你就在这外面守着的,我们三个进去就是了。”叶晨淡然道了一句,带着柱间和斑进入了破碎的大门。
后面,佐井眼神之中异光流彩,那是崇拜仰慕的眼神。
这可是木叶的三神啊,三神齐聚,不管是再难的险境,都能平推过去。
进入了大门之后。
“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箭矢,看来这里有机关,应该还不止一个机关,不过都不碍事。”
走在前面,叶晨穿过地面上这些箭矢,每迈出一步,便有数十根箭矢被挤压折断,可知这里的箭矢密集程度有多大。
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大量箭矢从高空落下!
“木遁!”
从柱间的背后,形成木遁遮罩,将他们保护在其中。
箭矢丝毫无法穿透木遁。
“木遁!”
柱间再次双手一拍,脚底下形成一亮木车,三人都站在木车之上,快速向着前方行驶。
叶晨耳边仿佛响起了“逮虾户”,不过应该是错觉,只是呼呼的风声罢了。
轰!
下方木车仿佛是撞击在一个比较高的坎上面。瞬间一停滞。
而叶晨他们,则受到惯性的作用飞了出去。
在空中华丽地转身,完美地站在地面上。
动作很顺畅地继续向前行走。
没过多久,地面便开始震动。
“这是……卧槽!针墙!”叶晨有些被惊讶到了,毕竟以前看《游戏王》的时候,最恐惧的就是这种针墙,从上面落下来,而且范围太大,一时之间无法逃脱。
“木遁!”
万能的柱间再次装逼,大量树木从地面生长出来,顶住上当落下的针墙,当即就挡住了。
武逆星河
“带个小柱子,走遍天下全不怕!”叶晨夸夸其辞道。
柱间在一旁嘴角咧起,“木叶门神之中,也就我最有用。”
斑冷笑一声,“你也就是个工具人。”
没一会儿,两人又有吵架的趋势。
走出了针墙的范围,便进入一个光滑通道,四周地面和墙壁仿佛抹了油一样透亮,行走在地面上没有太多的摩擦感。
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面前一亮覆盖整个通道的恶鬼冲车,发了疯似的向他们三人冲撞而来!
“该轮到我出手了!”斑亢奋,便要爆发出须佐能乎。
小亨傳說
叶晨当即伸出手臂挡住,然后默默地掏出了海王三叉戟。
一个三叉戟捅过去!
噗嗤!
恶鬼冲车粉身碎骨。
斑有些尴尬,老大居然抢了他的风头?
但他也没办法,毕竟是老大啊,他又不能抢老大的风头,是不是!
这恶鬼冲车的导道后面,是一片悬崖。
“终于是我动手的时候了。”斑有些激动得热泪盈眶。
须佐能乎爆发出来,包裹住他们三人,将他们三人带着飞跃过这个悬崖。
进入悬崖对面峭壁的通道之中。
解除了须佐能乎,斑心中终于有了平衡感,至少自己已经在老大面前表现了自己的能耐,和柱间算是追平了。
“这里有通电,并且还有摄像头。”叶晨眼神比较好,当即就看见墙角上面隐藏的微型摄像头。
男人使用手册
一个八卦空掌过去,将摄像头轰碎!
“什么,木叶三神居然亲自过来了!”
“怎么可能?!”
“咱们只不过是抓了木叶的宇智波佐助,木叶的三神不可能同时过来吧?”
“我想,是因为我们触怒了三神的权威,所以,他才来到这个地方的吧。”
“抓了木叶的忍者,就是触动了木叶三神的权威?”
“别说那么多了,咱们的身份不能够暴露,维克托,迪帕,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其余的黑色斗篷身影一个个消失无踪,只剩下两个黑色斗篷身形。
一个是矮个子,而另外一个是瘦高个。
两人纷纷将头上的头套放下来,露出两人的面目。
却见一个是糟老头子,名为维克多,而另外一个叫做迪帕,是一个年轻男人。
他们脸上都有明显的黑色印记,那印记被称作“楔”,是某种能力的传承,来源于大筒木一族。
因而,这个壳组织,和大筒木一族拥有某种未知的联系。
“这些家伙,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把我们两个当成了迎客的炮灰?”维克多将手中拐杖在地面上敲击着。
不眠之夜
而另一边,那个叫做迪帕的年轻人,脸上却有期待,期待和木叶的三神战斗。
“老头,你可不要拖后腿啊。”迪帕笑着说道。
“你这年轻人才是,别做事拖泥带水就行。”维克多冷哼一声。
两人当即通过某种传送,离开了这个隐秘的方块世界。
出现在一个水牢一样的地方。
“咱们两个就在这里阻挡他们吧,别让他们发现根据地的秘密了。”维克多说道。
“无所谓,反正到时候木叶之神交给我,剩下的两个小虫子,交给你。”迪帕颇为自信道。
“行吧,希望你不要被教训的太惨。”维克多冷笑一句。
就在这时,叶晨他们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