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ni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老熟人閲讀-u3i6y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咳!那个……”平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虽然日世里经常干些不靠谱的事,但这话确实是真的。”
“前面那句废话不用讲。”日世里幽幽地回了句,回头对一护继续训斥道:“简而言之,你如果想学习控制虚化,就给我上去踩!明白了吗,死秃子!”
明白?对一护来说能明白的就只有日世里最后那句话,至于为什么控制虚化一定要踩那台破烂跑步机,虽然日世里讲了但他还是没明白。
赛尔号夜魔离去 金婉昕
不过看平子和日世里的样子似乎是真的,一护无奈地走上面前的跑步机,谁能想到他的修炼居然是从踩跑步机开始?
“这玩意要踩多久啊?”
“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不让你停下来就一直踩!”日世里朝一护吼了句,转头想告诉平子让他好好监督一护,却看到对方朝门外走去,“喂,这么晚你要去哪,平子?”
“不去哪,就随便溜达溜达,这里太闷了,出去透透气。”
这破仓库连玻璃都是烂的会觉得闷?日世里不开心地撇了撇嘴,想偷懒也不要找这么敷衍的借口啊!
平子离开仓库走了十分钟左右,重重吐了口气,好像真是仓库周围的空气太闷了。从裤兜中逃出一部手机,不用思考就拨了出去。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席笙兒
“喂?”
“都安排好了,一护那小子已经开始控制虚化的修炼了。”平子平静地说着,日世里的那台跑步机烂虽烂,但的确是安全掌控虚化的必要条件。
对死神来说虚化是种侵略,如同身体中诞生的第二个人格,只是这个家伙注定是暴戾疯狂的,不会与你好好共处一定要将原本的你彻底吞噬。
名门老公坏坏哒 沐木若鱼
消灭它是一种办法,可经过浦原的尝试证明了这不可能,所以另一种办法应运而生,那就是控制虚化,也就是在两个人格中建立一个绝对的主次关系。
可就跟平子对一护所说过的那样,控制虚化并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事,用日世里的话是要一点点建立合适的对抗环境,让平子来说更贴近于适应二字。
其实一护如果再成熟些懂得思考也能发现虚化的端倪,越是激烈的战斗虚化就越是严重,可这个过程总是由冷静到失控。
如果能让这个过程尽量地抵达冷静到失控的临界点,并不断将临界点后延适应虚化带来的失控,也就相当于控制虚化了,而日世里的跑步机就是尽可能地提供这样一个临界点。
通过不断消耗灵压的方式模拟一个个微型战斗,当灵压弱到一定程度时虚化出现,再一点点贴近临界点去尝试控制虚化。
当然了,方法不止这一个,只是这一种最为稳妥,也是危险性最低的办法。
“比我想象中的慢,准备一个跑步机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宏江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显然他也知道这个办法。
“是有些晚了,主要没想到一护那家伙能这么快下定决心,而且……”
平子话还没讲完,宏江的声音便再次响起打断了他:“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就能为同伴勇闯瀞灵廷,你应该相信他的坚强。”
这家伙,平子咬了咬牙,装作漫不经心地提醒道:“那不是因为你擅自加了把火,我们也就跟着紧张起来了吗?”
“这……”电话那边的宏江顿了下,才接着说道:“这不也是担心他只有十五岁,用力过猛把他弄折了嘛,后面我可是对他很有信心的,所以才让你们继续等下去。”
超幻想大爆炸 閑狐雅意
夜一说得没错,宏江这家伙什么地方都能认输,就是嘴上绝不会认输。平子轻叹了口气,“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吧,准备这么长时间还有个原因,一护那家伙体内的虚有些麻烦,日世里花了点心思调整机器。”
甜萌小蠻徒:仙師來嫁
宏江没有说话,平子继续说道:“白天日世里与他交手,按照情报他应该使用卍解后才会开始虚化,可那时他没有卍解就开始虚化,而且出现了瞬间的失控,不太寻常。”
“有什么不寻常的,就算放着不管抑制虚化的程度也会不断减弱,这一点你作为亲身经历者应该更清楚才对。”
宏江像是在说某件小事一样,平子随便靠在一面墙壁前,“这种话骗骗一护就行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以一护在瀞灵廷第一次出现虚化的时间为始,这样的速度也有点快了,如果以这两天的情报为准,这个速度简直快得不像话,这样子就好像当年蓝染让我们虚化一样。”
末世岛屿 那夏
“还有在强度上,仅仅一瞬间的失控就差点杀了日世里,已经虚化的日世里,这可不像浦原所说,一护体内的家伙是因为因果之链被吞噬的瞬间才变成死神而出现的,这样的东西可不是他一个十五岁的小鬼就能自己衍生出的。”平子说着,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语气不善地说道:“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蝶冢?”
“喂喂喂,别搞得这么严肃嘛,平子。”电话那边的宏江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浦原也是这么跟我讲的,要不,我让他来跟你解释?”
“要不我现在过去,当面让你来跟我解释一下?”
宏江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可能,只是可能而已,一护体内的虚与蓝染有关,一只从另一种角度死神化的虚。”
“看来你这家伙是不打算乖乖讲出来了……”
名侦探柯南之星星的眼泪
“别着急,我知道你会觉得这话假,毕竟蓝染结束虚的死神化实验就在近两年,即使再往前推,他也没有在一护身上实验的机会,当然了,也没有那个必要。”
“所以我,不对,应该说是浦原也只是在推测,因为当时被用来作为实验对象的其实是一护的父亲,当然也出现了一点小意外,这个意外也就是一护的母亲。”
海洋修士 步枪打蚊子
“两个人类?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奇世仙記
首席社长我爱你!
“不不不!”电话那边宏江连声否认道:“一护的母亲勉强还能算在人类的范畴中,他的父亲可是我们的老熟人了。”
“黑崎一心,这个名字你应该没听过,可如果把它换成志波一心,你会不会熟悉一点呢,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