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五百七十章 是誰幹的?(4)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德伦帝国海军部。
最高一层,康拉德的办公室内,披着一件海军大礼服的康拉德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后,眼睁睁的看着伊丽莎白的四轮马车从下方大沼泽街驶过。
康拉德微笑,笑得……意味深长。
他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黑褐色的咖啡在杯中荡起了小小的漩涡。
人氣都市小说 神魔書 ptt-第五百七十章 是誰幹的?(4)相伴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神魔書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章 是誰幹的?(4)閲讀
阿波菲斯宫那么大的动静,那么大的事情,海军部的情报官们也不是废物,前因后果、诸般发展,他们打探得一清二楚。
虽然阿波菲斯宫的勘查工作和海军无关,海军部上上下下诸般人等没被允许进入阿波菲斯宫,但是没有什么消息能瞒得过康拉德。
毕竟,无论是警务部、监察部,还是那些宫廷禁卫、皇家骑士中,都有他,帝国亲王康拉德的人嘛。
所以,乔依仗着黑林格尔的杀戮,下令逮捕亨利时,康拉德很开心。
看着伊丽莎白的马车在大队宫廷禁卫的簇拥下,快速驶向阿波菲斯宫,康拉德笑得更加灿烂了。
外界都说,他对伊丽莎白是充满了‘真挚的爱情’,所以他抛弃了第一任妻子,不顾玛格丽特三世的反对,硬是和伊丽莎白成亲、生子。
唯有康拉德自己心知肚明,什么‘爱情’?
呵呵,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爱情?
如果真的有‘真挚的爱情’这种东西存在,对康拉德来说,他也不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放在一个冰海王国的公主身上。
如果不是,自己的基本盘是帝国的新兴海军。
如果不是,德伦帝国的海军刚刚发展没多少年,海军实力孱弱,无法和传统陆军抗衡。
如果不是……
总之,太多的利益考量掺杂在内,如果不是因为各种利益关系,他……康拉德,怎么可能‘爱上’伊丽莎白,怎么可能和她成亲?
不过,伊丽莎白的确足够漂亮,而且她的嫁妆也足够丰富,无论是她带来的那些精锐护卫,她带来的巨额资产,以及她偷偷带来的几个冰海王国的造船师……
乃至冰海王国陪嫁的几条战船,以及冰海王国送来的,比本国的新式战舰落后了一代,却比德伦帝国的战舰先进许多的造船图纸……
总之,这次的婚姻,康拉德赚大了!
帝国海军因为康拉德的这次婚姻,实力得到了根本的加强,海军部的声势,也渐渐的可以和陆军部分庭抗争。
但是,亨利这个家伙!
康拉德端着咖啡杯,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他拍了一下手,一名有着褐色长发、琥珀色眸子,身材修长挺拔,长相极其精致秀美,气质英气飒爽,身穿海军少校制服的少女就推开了办公室的侧门走了进来。
康拉德将咖啡杯放在了办公桌上,懒懒的张开了双手。
少女走到他身后,帮他穿好了外套大衣,然后绕到他身前,认真的扣好了每一粒纽扣,将康拉德身上的衣衫打理得整整齐齐。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亨利!”康拉德冷笑着,顺手拍了拍少女精致秀美的小脸蛋。
金发碧眼,长相俊朗,而且身为伊丽莎白的私人管家,整日里像个吊靴鬼一样跟在伊丽莎白身边,甚至康拉德想要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亲热亲热,还要先请他离开现场的亨利……
“要不是为了……我早就亲手弄死他。”康拉德抿嘴一笑,转身大步离开。
“备马,去阿波菲斯宫……呵呵,我也很好奇,阿波菲斯宫昨天晚上,怎么就闹得这么大。那么多的深渊魔怪,啧,这是有人故意和帝国作对呵。”
帝国海军部和陆军部一样,就在海德拉宫左近,都在大沼泽街上,距离阿波菲斯宫自然不远。
优美都市小说 神魔書 ptt-第五百七十章 是誰幹的?(4)推薦
康拉德带着一群护卫,慢慢悠悠行到阿波菲斯宫大门口,正好看到乔一剑横斩亨利。
康拉德眼睛一亮,他举起双手,差一点点……就差这么一点点,他就要大声的鼓掌叫好,为乔这干净利落的一剑鼓劲加油。
咬着牙,康拉德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动作,但是他铁灰色的眸子,已经变得锃亮锃亮,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露出了极其开心的笑容。
然后,康拉德愕然看到,乔大步走到了伊丽莎白的面前,狠狠的,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的肚子上,将她一脚踹得好似皮球一样飞了出去。
身份尊贵的康拉德亲王妃,冰海王国的公主伊丽莎白殿下,就这么平贴着地面飞出了上千尺,这才重重的贴倒在地。
然后,她就真的好像一个皮球,‘咕噜噜’的在地上翻滚着,弹跳着,向后又滚出了两百多尺,这才摔进了一个直径二十几尺的大坑,狼狈的,四仰八叉犹如一条死鱼的瘫在了弹坑里。
金色的秀发被肮脏的积雪弄得一团糟。
秀美的脸蛋上满是擦伤,血水、污水混得满脸乌漆嘛黑。
白色的华丽宫裙,也变得和抹布一样凌乱不堪。
平日里雍容华贵、气质迷人的公主殿下,好似一条死狗一样瘫在弹坑里抽搐。她张开嘴,发出不明所以然的‘呵呵’声,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哭还是在笑。
在她的肚皮上,一个硕大的黑漆漆的脚印是那样的明显。
任凭谁看到这个脚印,都会自然的联想到乔那凶残绝伦的一脚……伊丽莎白虽然已经有了马格南这个儿子,但是她保养得极好,她纤细的小腰的腰围,也就一尺五六寸的样子。
而乔的大脚印,啧……他脚掌的长度,几乎是伊丽莎白腰身直径的两倍多……
康拉德的脸阴沉了下来。
他骑在马上,俯瞰着就在他面前的弹坑。
他的妻子伊丽莎白,他的儿子马格南的亲生母亲伊丽莎白,冰海王国的公主伊丽莎白,就这么瘫在弹坑地步,浑身微微抽搐着,双眼失神的看着他!
康拉德的嘴角抽了抽,刚刚灿烂的笑容彻底僵硬。
他犹如行尸走肉一样从马背上翻身而下,阴沉着脸走下弹坑,双手轻轻的在伊丽莎白的身上检查着——腹部肌肉严重撕裂,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可怕的重伤,有好几处内出血,导致伊丽莎白的脸色在急速变白。
更严重的是,伊丽莎白的腰椎有五六节椎骨碎裂,碎骨伤及脊椎神经,导致了她全身的机能都有点失衡……
康拉德的脸抽了抽。
乔下手好狠。
这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康拉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穆忒丝忒的悲悯之泪’,小心翼翼的灌进了伊丽莎白的嘴里。
他挥了挥手,之前在办公室为他整理衣服的秀美少校,连同两名海军女军官就凑了上来。
“照顾好公主殿下。”康拉德语气深沉的下了命令。
他站起身来,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光着膀子,拎着长剑,身上只裹着一条羊毛毯子,一脸凶气、目露凶光,简直就好像一个劫道悍匪的乔。
他站在了乔的面前。
然后,康拉德很有点不适应的皱了皱眉头。
德伦帝国的北疆子民,身形都格外魁梧。而德伦帝国皇室血脉,更是让他们有着超乎寻常的体格,康拉德身高七尺上下,在寻常人当中,已经是极高的个头,平日里,都是他依仗身高的优势俯瞰别人。
但是,乔比他还要高出了好几寸。
他不得不抬起头来,才能看清乔那张圆润的、有着三层下巴的大脸蛋。
这让康拉德心里越发的不舒服。
“请给我一个理由,你可以杀死倚仗权势、为非作歹的亨利……任何一个‘外人’,胆敢插手帝国监察部的内部事务,他都该死。”
康拉德的这句话,有理有据、正气凛然。
“但是,我的妻子……她哪里有冒犯你?”
康拉德微笑看着乔:“她是我的妻子,当众殴打帝国皇室成员……”
乔举起了手中的黑林格尔的杀戮,他转过头,朝着后方那些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盯着这边的宫廷官员们大声嚷嚷:“这是黑林格尔的杀戮,这是镇国神器,那么,我能用它,杀死一个该死的帝国亲王么?”
乔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康拉德大叫一声,脚下好似长出了弹簧一样,‘唰’的一下带着残影向后跳出了大半里地,直接跳到了阿波菲斯宫的大门口附近。
而那些宫廷官员同时发出如丧考妣的尖叫声,一个个飞身朝着乔扑了上来。
哪怕黑林格尔的杀戮是镇国神器!
但是在德伦帝国的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任黑林格尔的杀戮的主人,像乔这样肆意胡为过……
劈死亨利,死就死了吧,手持黑林格尔的杀戮,这就代表了帝国的意志。
踹飞伊丽莎白,踢了就踢了吧,一个外国的公主,既然嫁到了帝国,那受点委屈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但是劈死一位帝国亲王?
而且,抛开完全不可能接掌皇位的费迪南,拥有第二顺位继承权的帝国亲王……哪怕你手持黑林格尔的杀戮这样的镇国神器,你也不能这么玩啊!
一群宫廷官员想哭。
这一任真正的镇国神器的掌控者啊,伟大的、英明的、睿智的帝国女皇陛下,您玩够了吧?
这样的镇国神器,不能让一个刚刚年满十八岁的小混蛋拿捏着肆意胡为啊!
您就,收回黑林格尔的杀戮吧?
乔再这样折腾下去……大家谁都扛不住了!
玛格丽特三世不见回信……刚才还在阿波菲斯宫内,监督各部官员勘查现场的马塔十三世,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甚至,就连马塔十三世身边的,几个平日里在海德拉宫内最是受重用,拥有宫廷公爵头衔的内务大臣,也都跑得无影无踪。
康拉德阴沉着脸,一声不吭的扶起伤势正在快速愈合的伊丽莎白,带着一大群护卫灰溜溜的转身就走,他甚至顾不上骑马,而是抱着伊丽莎白撒腿狂奔。
乔冷着脸,随意挥动着黑林格尔的杀戮,转身看向了在场的众多帝国官员。
“把那两个该死的监察官下狱,彻查他们身上一切违法乱纪的罪行。”
“封锁海德拉堡,抓捕所有的波图塞人。”
“调动帝都外驻扎的野战军团,调动周边行省的地方驻军,抓捕他们地盘上的所有的波图塞人。”
“出动你们所能想起来的,一切密探、卧底、眼线、耳目,见的人见不得人的人,抓捕维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