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笔趣-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不需要宋何开口,商见曜已“帮”他问道:
“里面是什么样子?”
从刚才的交流能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鱼人俘虏能听懂红河语,只要说得慢一点。
鱼人俘虏摇了摇头:
“那里有种很怪异的感觉,我们不敢进去,只能通知神使,呃,当时还是牧师。”
宋何对此并不意外,反问了一句:
“他出来之后就禁止你们探索那个神庙?”
鱼人俘虏异常惊讶:
“你怎么知道?”
用脑子想的……龙悦红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看到宋何脸上挂着的笑容,鱼人俘虏不再寻求解释,“嗯”了一声:
“当时他独自进了神庙,不到一刻钟就出来了,然后说里面很危险,不得到他的允许,绝对不能进去。
“没过两天,他还让所有人都撤离那个岛屿。”
宋何点了下头,循循善诱般问道:
“这之后又过了多久,他变得异常强大?”
“我不知道。”鱼人俘虏有点迷茫地回答,“我们是两周后,一次大弥撒上,才感受到他的强大,改叫他神使的。”
宋何安静听完,陷入了沉思,短暂没再提问。
商见曜抓住机会,好奇问道:
“他平时爱睡觉吗?”
鱼人俘虏对这个问题感觉很茫然,呆了一会儿才道: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愛下-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看書
“不是太清楚。
“他自己一个人住在教堂后面,只有布道、弥撒和类似昨晚的大事才出来。”
宋何、商见曜又轮流提了几个问题,都没能得到满意的回答。
看得出来,鱼人俘虏不是在隐瞒什么,而是他真的不知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宋何站了起来,友善说道。
鱼人俘虏怔了一下,突然开口问道:
“你们是不是要处死我了?”
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看了他一眼,商见曜侧过头,对警示者宋何道:
“我可以买下这些俘虏吗?”
你拿什么买……龙悦红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宋何沉默片刻,笑着叹了口气,用红河语说道:
“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侵略者,我们也有自己需要坚守的家园,而战场上,刀枪无眼,谁杀了谁,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只要没有滥杀,我觉得没必要在俘虏身上报复回来,按照他犯下的罪行,在执岁的注视下,做出相应的审判,就足够了。这是人类异于禽兽,之所以为人的底线之一。
“正好,我们之前的警戒小队始终没有回来,后续派出侦察的镇卫队成员也有一些被鱼人、山怪抓到,如果他们还活着,这边的囚犯也没犯下滥杀的罪行,我会推动双方接触,交换俘虏。”
听到这番话语,那个鱼人俘虏顿时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骨头,瘫软在了椅子上。
出了审问间,商见曜、龙悦红和宋何一起往红石集停车场走去。
快到吉普停放位置时,商见曜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怎么没看到巴兹?”
宋何默然片刻道:
“他也是镇卫队的成员,昨晚有补充到防线上,没能回来。”
他说的很委婉。
啊?龙悦红有点呆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昨晚虽然有见到不少红石集镇民在战斗中死去,但因为完全不认识他们,没有太深的感触,谁知道,之前努力求生寻找保护的巴兹竟然也在这场战斗里失去了生命。
龙悦红原本还为安赫巴斯、赫维格的谋划被揭穿,巴兹在教堂得到保护而高兴,现在突然有点黯然。
他挖的那么多条地道没法在战场上保护他……这么一场战争里,单个的人真的很渺小,说死就死……哎,要是没有战争就好了……龙悦红看了商见曜一眼,没法从那张猴子面具上解读出任何东西。
好看的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
商见曜沉默了一会儿道:
“你们会给他举办葬礼吗?
“我了解葬礼的很多环节。”
宋何“嗯”了一声:
“不用太难过,他是在‘幽姑’的引领下,进入新世界了。
“我们教派没有繁琐的葬礼,但会有一次安魂弥撒。”
“我可以参加吗?”商见曜问道。
宋何轻轻颔首:
“可以。
“如果没有你们,红石集死去的人会更多。”
告别宋何,商见曜和龙悦红沉默地走回了旅馆营地。
此时,蒋白棉吃过消炎药物,又睡了一会,精神状态和身体感觉都比中午好了不少。
知道巴兹死讯后,她也唏嘘了一阵,感叹了几句生命的脆弱。
等龙悦红讲述起湖中大岛、沉睡“神灵”、禁忌神庙和大规模爆发的“无心病”,蒋白棉眼睛越来越亮。
这都是她非常感兴趣的事情。
“庇护他们的‘神灵’沉睡后,‘无心病’开始大规模爆发?这两者之间真的存在联系吗?如果有,而我们能找到,说不定可以解开‘无心病’的秘密!”蒋白棉越说越是兴奋,似乎下一秒就会不顾病体,掀开被子,直奔湖畔,寻找船只。
除了“无心病”相关,一个沉睡的“神灵”一个疑似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旧时代觉醒者,也让她充满研究的欲望。
这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看到蒋白棉“回光返照”般的模样,龙悦红悄然“嘶”了一声:
“组长,怒湖可是鱼人的领域。”
对那些擅于潜泳、有鳃有鳞片的次人来说,掀翻你几条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且,什么沉睡的“神灵”、禁忌的神庙、大规模爆发过的“无心病”,一听就很危险!
“我又不傻,我还病着呢。”蒋白棉好笑地回了一句,“是吧,小白?”
一直安静旁听的白晨思考了几秒道:
“我赞同你后面半句话。”
“后面半句话?‘还病着’这句?哈,你觉得我傻?”蒋白棉脑子不像平时那么好使,绕了一下才想明白白晨的意思。
白晨站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没说过。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蒋白棉一阵哑然,转头望向商见曜,“我怎么觉得小白被你感染了?我有点怀念以前不会说风凉话的小白了!”
笑闹了一阵,因为病人需要休息,白晨和龙悦红返回隔壁房间,做起自己的事情,并打算等会去红石集内买些新鲜的食物,让今天的晚餐丰富一点。
目送他们离开房间后,蒋白棉收起了笑容。
她依旧蠢蠢欲动,依旧想去那个湖中大岛,想见识一下沉睡的“神灵”。
可这看起来和“旧世界毁灭原因”没什么关系,不是他们小组的任务,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将白晨、龙悦红、商见曜拖入危险的境地。
真是为难啊……难道要偷偷去?可作为一组之表率,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蒋白棉背靠枕头,思绪沉浮。
这时,坐在另外一张床边缘的商见曜突然说道:
“至少得提前给我一个眼神。”
“啊?”蒋白棉有些懵。
而懵的同时,她又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
经过仔细的思索,她发现自己说过类似的话语。
那是在野草城,商见曜突然威胁那群贵族,组建起兄弟会后,她对这个家伙的告诫,希望他在做类似的事情前,至少给个眼神,给点暗示,不要搞突然袭击。
真到了那种关头,难道还能不支持他,不帮他守住后背?
什么是同伴?就是一个眼神可以陪你出生入死的人!
而现在,商见曜原话奉还。
他的意思是,他支持我,愿意一起去那个湖心岛探索神庙?蒋白棉顿时明白了过来,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明显的笑容。
她哼唧了两声道:
“我看你是自己想去。”
“是啊是啊。”商见曜从善如流。
蒋白棉瞪了他一眼,嘴角含笑地说道:
“我还病着呢。”
就算真的要去,也得等病好之后。
商见曜没再多说什么,从战术背包内拿出小音箱,仔仔细细做起检查。
过了一阵,他和蒋白棉一个转身一个侧头,同时望向了门口。
咚咚咚,敲门声如约响起。
“谁?”商见曜戴上了猴子面具。
他用的是灰土语。
很快,门外有人用蹩脚的灰土语回答道:
“雷曼。
“‘联合工业’过来的商人雷曼。”
卖军火给赫维格那个走私商人?他之前拒绝见我们,不想掺合红石集这潭浑水,现在怎么又找上门来了?蒋白棉打起精神,穿好外套,戴上了面具。
从外表看,雷曼完全不像走私军火的商人,颜色较浅的蓝眼眸、有点凌乱的短黄发、略显局促的状态、不高不矮的个头、普普通通的长相、很是内敛的气质让他与野草城外大贵族庄园内那些中年红河人奴隶没什么区别。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讀書
他最引人瞩目的只有那个长期酗酒才会出现的红鼻头。
而在灰土上,一个人能长期酗酒足以说明他的地位,或者说价值。
几名保镖簇拥中,雷曼坐了下来。
他保持着笑容,搓了搓手,继续用蹩脚的灰土语道:
“听说你们杀死了一位非常强大的觉醒者?”
虽然对他的灰土语不太适应,但蒋白棉完全没有让他改用红河语的意思,微笑反问道:
“你听谁说的?”
商见曜“配合”地补了一句:
“居然泄露我们的秘密!”
雷曼的身体顿时有点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