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 txt-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骨感的現實閲讀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李忠信拿起桌子上摆着的zx牌矿泉水喝了一口以后,他慢慢对葛庆红说道:“老葛,你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有没有什么不理解或者是反感呢?毕竟这样的一种情况,你就基本上是属于那种代工了。”
李忠信心中清楚,代工这个事情呢!在中国可以说是比较普遍,代工可以理解是国际大分工环境下,生产与销售分开的大潮流。但是相对而言代工方虽然免却了对销售的诸多环节的注意力分散,可以专注订单下的生产,但是不能分享到品牌的价值。
一个人搞起来了工厂,那是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努力才能够搞起来的,一旦放弃自己的品牌,那么,成长的空间绝对不会太大。
“新品牌,意味着消费者不是很认同,大部分消费者都是希望买到好一些的品牌的东西的。
我搞起来了渔具厂这个厂子以后,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的渠道不成熟,销售能力有限,可以这样来讲,生产出来的渔具虽然是好的东西,但是,却没有太多人想购买。
不但这样,而且品牌的设计、库存、广告、营销、渠道、销售、售后都要工厂自己负责,卖不出去也要自己担着。
我个人觉得,品牌需要先把钱砸到市场里去,过几年才能见到收益,而且这收益有多少也根本没个准数。
人们对于钓具和鱼饵这些东西,需求量现在是越来越大,我们工厂对于这些东西也是再不断地改进升级,在改进升级的同时,我们的负担很重。
如果我们把钱都投放到广告当中,把我们渔具的品牌做起来的可能性有没有呢?当然是有一定的可能的,但是,这个事情却是需要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最为重要的是,生产渔具的企业现在是越来越多了,我们在技术上以及一些生产上,并没有太多的优势,要说有优势,也无非是我们做这个事情的起步比较早,占领了国家一部分市场。
但是,随着人们选择性越来越高,那么,这个优势就会越来越不明白了。
白奉义和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是征求过我的意见。白经理和我是这样说的,会以高出我们出厂价格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价格收我们生产的产品,然后在忠信公司的渠道当中进行销售。
销售出去以后的净利润的百分之三十还归属于我们渔具厂,这样的一种销售模式,我是比较认同的,如果我们工厂自己来做这个事情,我们还不见得能够达到这个利润的一半,甚至利润还要少很多。”葛庆红正色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白奉义和他建议这个事情的时候,葛庆红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考虑才决定下来按照白奉义说的这个事情来办。
因为葛庆红在售卖渔具的初期,就已经是感觉到了销售的那种艰难。
作为一个新近加入的渔具生产企业,无论从鱼竿还是饵料方面,都无法和国内外那些个大品牌相比,前期的时候他就已经遭受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渔具厂以及饵料生产厂的这个事情,葛庆红心中十分清楚,当年的这个想法还是李忠信给与他的,李忠信和他说过,靠手工编织渔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后哪怕会有渔网出来,一般也都是依靠机器来的。
机械时代已经是不可避免地来了,所以,他需要把以前编织渔网的手艺放下来,做一些关于鱼竿和鱼饵这些东西的生产厂子,只有这样,才能够从渔业当中获得不败之地。
理想和现实总是不大一样,刚刚建设起来渔具厂和鱼饵加工厂的时候,葛庆红也是意气风发,毕竟他不用为钱的事情犯愁,钱的贷款,都是从忠信银行那边贷款的,给他的贷款利息也是低到了相当高的一种程度,无非就是赚多赚少的事情了。
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葛庆红是自信满满,以为他会很轻松地就能够把这个厂子做起来。
可是,现实很骨干,跟葛庆红想的事情出入很大,他的鱼竿和鱼饵料虽然在这个时候都是属于那种高档的东西,质量方面也能够达到国家的最高标准,但是,他的渔具厂却是没有什么品牌,特别是往南方那边过去,基本上没有人认这样的一种牌子,他的快速赚钱的想法瞬间就破灭了。
虽然忠信公司这边也帮着他售卖一些鱼竿和鱼饵,但是,却只能让他维持一个收支平衡的状态,和他想的那种赚到很多钱的想法根本就不一样。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他请白奉义和王波他们钓鱼的时候,把这个事情说了以后,白奉义就给予出了他这样的一种说法。
按照白奉义的说法,忠信公司虽然能够帮助葛庆红售卖鱼竿和鱼饵这些东西,但是,却也只能是按照一定的排名来进行摆售,一些出货的渠道什么的,也不能对葛庆红这边开放。
但是,如果葛庆红这边能够把厂子的品牌变成zx品牌,算是忠信公司的合作企业,葛庆红他们算做给忠信公司代工,那么,他生产出来的渔具和鱼饵等这些东西的销售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的1982-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骨感的現實相伴
正常情况下,白奉义说了,就是按照正常的给予出厂价格的百分之二十给予葛庆红,这个就是代工的一种标准。
可是,葛庆红是忠信公司最初期的合作伙伴,现在做这个工厂呢!和忠信公司也是有着很大一部分关系的,所以呢!白奉义提出来,葛庆红这边的工厂可以获得销售以后纯利润的百分之三十,这个作为葛庆红最初与忠信公司结缘的一种补偿。
要知道,忠信公司最早时候的合作者,那就是葛庆红,葛庆红并没有因为忠信公司那个时候需要大量的渔网而进行涨价或者是其他,算得上是最好的合作伙伴,所以呢!在这样的一个事情上,白奉义和王波都有对葛庆红一定补偿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