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第0319章 誘惑還是陷阱?閲讀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你是林一菲?”
江跃并不掩饰心头的疑惑。
“林一菲?”那少女眉头微微轻皱,“那是过去的我。现在的我,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
这话每一个字,江跃他们都听得懂。可连在一块,怎么听都觉得奇怪。
江跃忍不住脱下外套,皱着眉头抛了过去。
“套上吧,这样不像话吧?”
林一菲顺手抓住衣服,并没有生气,但也没有穿上。
轻轻凑在鼻子前嗅了嗅。
神态却不像是犯花痴。
“世界万灵,除了人类还有穿衣服的么?获得新生的我,不需要这种虚伪的掩饰……”
说着,林一菲将外套随手一丢。
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江跃,那个污浊的世界并不适合你。加入我,我带你一起获取新生,一起进入新的生命层次。相信我,当你对生命出现新的认知,你一定会后悔,过去的你,为什么活得那么卑微可怜?”
如果不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血腥厮杀,此刻的场面就好像阔别多年的老友在娓娓叙话。
既没有威胁恐吓,也没有声嘶力竭。
倒更像是老朋友之间,某一方发达了想带挈另一方共富贵。
语气和态度都极为温馨,甚至都算不上是恶意的唆使煽动。
毕竟,煽动终究是别有用心,不怀好意的。
而此女的口气,却完全没有这一层别有用心的意思,就好像她全然就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是真诚地表达出来罢了。
见江跃不说话,眼神还明显透着抵触的意味。
少女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哀伤和无奈,好似江跃的态度伤到了她。
“你不相信我吗?”
江跃此刻是真有些狐疑。
他起初是觉得林一菲在演戏,惺惺作态戏弄他罢了。
可通过观察,似乎对方还真没有戏弄的意思。
加入她?
此情此景之下,这个邀请不显得很生硬,很尴尬吗?
而且,所谓的生命认知,生命层次,这种台词也太中二了吧?童肥肥看的那些小说里,倒是比较常见。
“林一菲,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戴娜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这里的一切,是不是都你一手操纵?”
这才是此情此景应该出现的台词。
林一菲轻轻叹了一口气,听上去明显有些失落。
“江跃,我一直觉得,你是不凡的,你和其他俗人不一样。难道,你终究跟那些人一样愚昧无知么?”
“你觉得,新的时代来临,你问的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江跃微微有些恼怒。
“所以你觉得戴娜滥杀无辜,在女生宿舍制造恐慌杀戮,都是理所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江跃强忍怒气问道。
便连童肥肥这会儿,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轻轻拉了一下江跃的衣角,嘀咕道:“班长,这小妞恐怕有点不对劲,该不会是……这里出问题了吧?”
童肥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唉!”
林一菲又叹一声:“所以你宁愿和这种猪狗一样的人搅和在一起,自甘堕落吗?”
童肥肥顿感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冒犯。
骂谁呢?
骂谁猪狗不如呢?
原先还情不自禁馋林一菲身子的那份激动,全化成了火气。
“林一菲,你别在这装疯卖傻。脑子要是被门夹了,早点去医院检查!告诉你,戴娜的事已经暴露了,你这个罪魁祸首也基本确认了。你以为装疯卖傻,就能逃过制裁嘛?”
“多嘴。”
林一菲玉臂轻轻一抬,如同兰花般的纤指向上随意一拂。
出人意料的,肥肥那二百多斤的身躯,就跟风筝被线猛地一拽,向上猛然飞了起来。
砰,一直冲到顶上撞到了天花板,又重重摔了下来。
这一撞一摔,直接把童肥肥摔了个七晕八素,在地上哼哼唧唧,疼痛不已。
两人之间离了至少有六七米的距离,甚至还不止。
彼此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物理上的联系。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討論-第0319章 誘惑還是陷阱?推薦
林一菲轻轻一拂手指,居然让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凌空飞了起来。
这是什么手段?
这简直超出了人类认知的范畴,各种物理学完全解释不了这是什么原理。
隔空摄物?
这么远的距离,别说是一个二百多斤的人,就是一张白纸要把它掀起来也没有那么容易啊。
更别说闹出那么大动静!
江跃惊讶万分。
他虽是觉醒者,而且是超级觉醒者,可林一菲刚才这一手还是让他大感震惊,完全理解不能。
尤其是亲眼目睹,现场见证,让这一幕更显得震撼。
她是怎么做到的?
“好了,现在,我们俩单独聊聊。”
林一菲手指跟反弹琵琶似的,又是随意一划拉。
童肥肥那可怜的二百多斤,又被倒卷起来,随即被门口一团绿色黏液裹挟而去。
多灾多难的童肥肥,又一次裹挟。
江跃连忙要追,门口的黏液却迅速生成,在江跃和门外之间迅速筑起一层黏液粘膜,弹性十足。
江跃虽然没有一头撞上去,却也知道,这绿色黏液沾染不得,一旦粘上了恐怕后患无穷。
好在,林一菲这边对他还算客气,并没有像虐童肥肥那样糟践他。
“放松一点,心平气和一些。”
林一菲就好像什么都没做,语态还是那么温和。
撵走童肥肥,也许在她看来,就是挥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罢了。
江跃内心深处是拒绝的。
可是,现场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伸手不打笑脸人。
说到底,人家林一菲从出现到此刻为止,一直都对他温言细语,从未跟他翻过脸。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江跃,扬帆中学学生几千,唯一能让我有好感的,觉得可以点化的,也就是你了。”
江跃哭笑不得:“林一菲,你这算是戏弄猎物吗?”
“我是在邀请你,点化你。不管你有没有认识到,我都必须提醒你,新的时代来了,一切有追求的生灵,都应该追求新的生命境界。我已经到了彼岸,而你,还在对岸迷失沉沦。你不觉得可惜吗?”
江跃忽然间有点无言以对。
要是林一菲狠话连篇,甚至各种凶神恶煞,恶态百出,江跃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放手一搏便是。
可对方偏偏把话说得玄乎其玄的,偏偏态度又显得十分友好。
俨然是一副我是为你好的口气,这让江跃感到极为郁闷,偏偏还发作不得。
“我知道,你是觉醒者,你一定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对吧?”
“也许,你确实拥有一些力量,可你对新的世界又知道多少?对真正的力量又知道多少?”
林一菲像是劝说江跃,又像是自言自语。
“听你的口气,你知道很多?”江跃试探反问。
“我知道的,肯定比你多。如果你加入我,你会知道的和我一样多。”
林一菲显然看出江跃是想套话,却没有上当。
江跃暗暗叫苦,看得出来,林一菲跟那些变异怪物还真不一样。她的智商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相反,她的表现,更像是一种掌握一切的大智若愚。
这才是最棘手的地方。
“你口口声声让我加入你,无非是想让我变成戴娜和汪浩那种杀人工具,就像刚才那两头怪物一样?这就是你所谓的彼岸?所谓的新生命境界?如果新的生命境界就是变成那样人不人,鬼不鬼,那还是算了吧。”
“他们?”
“只不过是无数庸碌生命的其中几个罢了。这么说吧,如果我不利用他们,新的时代到来,他们那种人,也只能是炮灰,早早死去。被我利用,做我的工具,也许还能让他们的生命稍微延长一些。运气好的话……”
“所以,你到底还是承认,那些事确实都是你一手操控?”
“你为什么总要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
江跃恼火:“我不知道你的生命层次到底有多高,可那些无辜的人,终究都是你的同类。在你看来,那些性命,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看来,你终究还是摆脱不了那些愚昧的认知。”
林一菲语气中带着些许失望。
“那么,你还是留在这里,先清醒一下吧!”
林一菲说着,玉臂轻摆,那白皙的手臂陡然跟一根长索似的,激射而来,竟朝江跃抓来。
江跃一直在留神提防,却也没想到林一菲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征兆都没有。
好在江跃的速度也不慢,手中的金属棍抬手就刺。
林一菲这玉臂就跟橡皮泥似的,可长可短,操控自如。
江跃一棍刺出,还没碰到林一菲的手掌,那条诡异的手臂已经避开,朝反方向缠了过来。
就跟一条白色的玉带似的,快速地缠绕向江跃的身体。
要是被缠上了,恐怕一时根本摆脱不了。
江跃身形一矮,避开这诡异手臂的纠缠。
这时候也顾不得风度不风度了,身躯猛然一个鱼跃,手中的金属棍急速朝林一菲的腹部刺去。
这一下绝对是兵行险着。
林一菲大概也不怎么擅长这种贴身肉搏,被江跃这个出其不意的打法,顿时搞得有些手忙脚乱。
另一只手臂探出,跟着朝江跃缠过来。
想不到,林一菲的双手,竟然都具备这个功能。
好在江跃早有心理预期,不但没有退却躲闪,反而加速。手中的金属棍全力刺出,力量全力灌注。
这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如果林一菲的手臂缠住江跃,江跃的金属棍也会顺势插入林一菲的腹腔。
除非林一菲是不死之身,否则这一棍插进去,绝对可以让她欲生欲死。
显然,林一菲并非不死之身,她对物理伤害也绝非完全免疫。见到江跃这个拼命打法,她终究还是不敢冒险。
曼妙的身躯往后倒掠,回到了她之前起身的那个虫卵造型的巢穴。
江跃也没有追击,反而是缓缓退了几步。
他也看出来了,以现在的情况,要干掉林菲菲显然也不现实。林一菲身上诸多神秘的能力,恐怕都还没来得及施展。
更何况,暗处还有许许多多的异虫潜伏,以及那具体数目未知的变异怪物。
真要在这多功能大厅里纠缠,江跃自问讨不到好处去。
“林一菲,放了童肥肥,我们各走各路。”
“行,放了他有什么难的?只要你留下,放谁都行。”林一菲出奇的还是没有动气,对江跃竟极有耐心。
“你先放人,我留下。”江跃虽不知道林一菲到底有什么阴谋,不过只要童肥肥平安了,江跃自问离开这里应该问题不大。
“你不是诚心留下。”林一菲似乎一眼就洞悉了江跃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诚心的?”江跃自然不会承认。
林一菲拍了拍那虫卵造型的巢穴。
“你要是诚心的,就走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你先放人。”
“放人不难,我不也不想糊弄你。我现在就算放他回去,他到头来还是会找过来。你信不信?”
“你……你在他体内动了手脚?”江跃惊愕。
“恭喜你,猜对了。”林一菲居然不否认。
江跃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可就有些棘手了。
如果童肥肥平安,他尚且还有转圜的余地。可童肥肥被对方动了手脚,无疑是后患无穷。
莫名的,江跃就想到了戴娜,想到了汪浩……
同时,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刚才林一菲隔了好几米远,可以对童肥肥操控自如,摔来摔去。
原来,并不是林一菲真有那么可怕的实力,而是在童肥肥体内植入了什么,所以才能对童肥肥的身体操控自如。
“你担心什么?”林一菲慵懒一笑,“他本来就是你的跟班,只要你加入我,他以后还是你的跟班,和从前没有什么不同。”
“而你,不但可以获得新生,还能获得你无法想象的力量,最重要的是……”
“什么?”江跃反问道。
“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明白,我才是所有好处当中,最有吸引力的一项吗?”
林一菲白皙的美腿轻轻抬起,交叉架起在那巢穴边沿,神态语气以及一系列让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
“江跃,我记忆中的你,是一个真挚的,诚实的大男孩。我希望这对你来说,是送分题,而不是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