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推薦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亚戈皱起了眉头。
自己不是“认知生物”?
随着他的手臂?他的嘴?
那由他的身体变化形成的诡异器官,在仿佛本能一般啃食着雕像的时候,亚戈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发生了一些变化。
而最为明显的是……
他的感知,他那能够直接捕获目标信息的“认知”,正在逐渐消失。
逐渐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十分诡异的…..感官。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正变得有些虚幻。
而他的感知视角,也从那种作为“认知生命”的残余感觉到的诡异感中脱出。
精华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ptt-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推薦
一层晦暗的阴影,逐渐笼罩了他的身体。
他的本质,发生了改变。
变得,和周围的环境越发匹配。
原本,那些他难以理解的,难以感知的交错光影,随着这股变化,逐渐能够理解到了。
而他受到的那股强烈的压制感,也在逐渐减弱。
忽地,他想起了那位陛下说过的话:
“那么,现在,告诉我,法斯特,当你面临死亡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放弃和远离现有的一切,延续希望?甚至让自己成为希望的载体?”
“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企图挽回?哪怕是梦境?”
“又或者是选择适应即将到来的一切?”
“还是说,打算自成一体,尽可能地维系一切?”
“抹去自己的一切特征,但又不选择适应或融入,以‘未知’的形式等待。”
“吞食一切,一切都将燃尽,燃尽于保全自身。”
“剥离实体,以纯粹的意志迎接未来所有的变动。”
“阻滞所有的变动,哪怕让一切陷入停滞。”
“不做任何改变,承载一切变化,直至破灭。”
站定在逐渐被啃噬的雕像之前,亚戈喃喃自语,再一次说出了那句回答:
“适应一切。”
一切…..
每一句话里都提及的“一切”,亚戈原以为只是个泛称。
但是现在…..
他微微转身,逐渐变得漆黑,逐渐变得虚幻,宛如阴影一般的他,“看”向了远处光暗交织的巢穴。
破碎。
……
一个身着深色哥特风蛋糕裙的少女默默地注视着前方。
在她的前方,是一个几乎半个身体都消失不见的青年,似乎因为受伤过重而昏厥了。
注视着青年,人偶般的少女微微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她露出衣物外的肢体,包括面容,都带着明显的,仿佛人偶零件一般的节肢感。
她不喜欢自己的样子。
她也不喜欢别人谈论她的样子。
无论是“好像人偶啊”这样的话,还是…..
“就像虫子一样”
这种话。
尽管这句话,是他被自己骂急了的反击。
虽然脏话总共就那么几句,听上去还不如她随口的一句。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痛不痒的骂词,她很在意。
尤其是,在不久之前,在她接触到那个遗迹之后。
那个属于巫师的遗迹之后。
人偶般的少女解下了左脸上的眼罩。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随着眼罩解下,一颗晶莹的、宛如宝石一般的块状物显露出来。
看上去,似乎是一颗宝石?
细看上去的话,能够看到,这颗嵌在眼眶里,让她仿佛一具真正人偶一般的宝石般的事物,其实质,是一块又一块,数以千百计的细小六角形块状物聚合而成。
就像是一颗复眼。
带着让人寒毛直竖的诡怖感,那颗复眼扩散来开。
六角状的细小晶体拼合而出的眼睛,从眼眶的位置开始,慢慢扩散到整张脸。
这些细小的晶体,这些在他人看来或许会认为是小生物的单眼聚合而成的面容有多么恶心,又会被多少人视为怪物,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或者说,菲茨德家族的血脉力量,让她理解了自己的力量是什么。
“赌博师”途径?
不,并不是。
她从来就没有踏入这个途径过。
序列的9赌博师,序列8的戏法师,序列7的提线木偶,序列6的风暴猎手,序列5的概率学者…..
她所在的家族,那从她的父母,从那个传承着“菲茨德”的名号的家族成员们一代代守卫的途径,她一开始就没有踏入过。
她没有走上这个途径。
逆序?
也并不是,那只奇怪的乌鸦,那只让她所拥有的菲茨德家族的血脉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的乌鸦告诉她的途径,她也并没有走上去。
幸存者、荷官、胜利者、命运之影…..
她和那个笨蛋一起探索的无数遗迹中逐渐了解到的“逆序”途径,与赌博师途径相对的逆序途径。
那个在遥远的、不知名的远古时期,在蓝血的巫师们引起的大灾难中出现的一对对途径。
是幸运?
不,是诅咒。
如果自己没有了解到这个事实,“祂”也不会复苏。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愛下-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讀書
熱門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笔趣-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閲讀
那个会随着他人的认知而苏醒的怪物。
由她释放……不,由她解除了最后一条枷锁的怪物。
“菲茨德”家族的血脉,是诅咒。
是虚假的、也是诅咒。
她带着绝望的情绪看着青年,而在她的脸上,那些如同眼球般的晶块,忽地蠕动起了一片,在她已经变形的脸庞形成了一张怪异的嘴巴:
“想救他吗?答应我一个条件,很公平的。”
这仿佛从心底里传来的声音,她是知道的。
从那个遗迹开始,从那个得知了自己的血脉,所有蓝血者的血脉的来源时。
从她了解到这个世界,这个物质界的本质时。
从她了解到蓝血者的血脉最终的下场时。
尽管,她并不信任这个来历不明的,潜藏在她,潜藏在菲茨德家族血脉中的存在。
但是,她别无选择:
“我答应。”
她甚至都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好的,成交。”
“我会替你们复仇的。”
“向那位巫师皇帝。”
“他会付出代价的。”
“背叛的代价。”
让她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时,她的意识也逐渐沉寂下去。
但是,在她意识逐渐沉入黑暗的时候,她看见了,自己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随着步伐,变得越来越像倒在地上的青年。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推薦
就连她的头上,也逐渐形成了半个护目镜。
那断口处,和青年头上被撕裂的护目镜绑带完全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