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三百一十四章 昔日情郎推薦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歌女铜铃般的歌声响起,二人弹唱结合,歌声婉转动听,隐约间散发出凄凉的悲情之感。
熱門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一十四章 昔日情郎讀書
温初涵的意识被两人歌声所吸引,手中的帕子已传染在手指当中。
谢长的目光一直在温初涵的身上。
曲罢,两名歌女退下,而琴音一直旋与梁柱之上,久久不曾散去。
谢长鱼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温小姐觉得此曲怎样?”
她不慌忙的询问眼前之人,她的目光在听曲中柔和许多,陆文京分析有理,这折扇的主人以及上面的香气定于温初涵有脱不开的纠缠。
绿珠在一旁轻轻推了推她。
温初涵神游回魂,朱唇微启。
“隋大人,您这一首《香缘赋》恐有所指罢。”她眼睛盯着谢长鱼的脸,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谢长鱼拿起桌上茶壶,为自己沏上一杯,才悠悠开口:“在下喜欢与聪明的人交谈,温姑娘很知趣。”
杯中茶水进肚,谢长鱼将扇子推到了温初涵的面前。
“我想这件东西,应是姑娘日夜思念之物。”
在这之前,谢长鱼只是推断这扇子的主人与温初涵定当认识,并未猜想他们的关系。可那曲引人遐想的《香缘赋》却给了她清明的提醒。
男女情爱以香定情,相聚于香,向散于香,当真悲情,令人怜悯。而这期间温初的涵的表情,被其中的凄惨深刻牵引。
温初涵抬眼看着这位隋大人,她从未见过此人,但眼神中透露着熟悉,此时的她已在催迷香的作用下深陷自己的潜意识中。谢长鱼的一举一动均牵扯着她的心。
催迷香是谢长鱼专门从雪姬那里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催眠温初涵,而那歌曲也是为她准备的。至于这个绿珠,眼下已经深觉不妙。
“小姐?小姐您看什么呢?”她刻意提醒,但温初涵并未回应。
谢长鱼知道,这绿珠身份特殊,若是留在此处必定搅乱她的计划,于是开口说道。
“这位姑娘,陆少爷为你家小姐准备了礼物,还望麻烦你去取一下。”
陆文京一直站在门口,听闻谢长鱼的声音便差人敲门。
“实在打扰,陆少爷准备了一盘东西要亲自交给温小姐,还麻烦小姐的随从前来取一下。”
因为这次见面,陆文京赔上了自己的宝贝。
温初涵看着折扇发呆,绿珠深知此时不是离开的时候,也觉察到了眼前的隋大人有意支开她,并无动身之意。
“温小姐,据在下所知,这陆少爷可是将自己镇店的宝贝拿出来送与小姐准备定亲只用的。”
谢长鱼倚在座椅上,眼神玩味的看着两人。
听闻谢长鱼开口,温楚涵眼神被吸引,看着谢长鱼的嘴开口道。
“绿珠,你去看看是什么,替我接下吧。”这话说的蹊跷,绿珠却没想到,她低头准备再次提醒,却被谢长鱼打断。
“你的主子吩咐做事,怎的丫鬟拖拖拉拉,难道你才是主子不成?”谢长鱼突然为难,绿珠前倾的身子停了下来,犹豫片刻点头走了出去。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一十四章 昔日情郎分享
行至门口处,她回头望了望隋辩的背影。
此人确实熟悉,但究竟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陆文京早就等在门口,见绿珠出来连忙上前。
“劳烦姑娘了,在下有些关于温小姐的问题还想请教姑娘。”
本来陆文京打算直接将她迷晕了扔到库房,待谢长鱼结束问话便将她叫醒。但谢长鱼并未同意。
这绿珠并非寻常丫鬟,若是真有特殊,他们的目的就暴露了,再想进行怕也难办了。
刚刚听闻了屋内对话,陆文京脑中思索,还是借用自己与她的这层关系多问一些问题来拖延时间吧。
熱門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四章 昔日情郎
绿珠回身看了一眼屋中,只得跟随他离开了。
脚步声渐浅,谢长鱼的嘴角弯了起来。
“温姑娘,可曾记得隋某?”
当初陆文京曾说过,温初涵与一隋姓男子有过交情,这扇子便是他送给她的,现在她已经被自己催眠,谢长鱼想要将自己变成那个男人。
温初涵歪头看着他的眼睛,手上轻柔的抚摸着扇子。
“炎哥哥。”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一十四章 昔日情郎鑒賞
谢长鱼抬眼,“炎?”当是那个人的名字了。
她轻轻笑了笑,在温初涵的眼中,是隋炎与隋辩两人的脸交替在了一起。
“这么多年,你还好吗?”温初涵终于开口,而这第一句便暴露了两人不俗的关系。
谢长鱼身体前倾凑近了她开口道。
“与你,日夜想念。”
女人的六感很强,谢长鱼猜中,他们的关系定与男女情愫有关。
温初涵愣住了,手中用力,竟险些将扇子捏弯。
“如今你我身份悬殊,炎大哥还望自重。”
她主动远离了谢长鱼的靠近,身子也端正起来。
看来两人矛盾不浅,而那明男子的身份定高于温初涵。
也难怪,传言的她是自小便送入道观,这身价自然有些卑微,不过她这心思可并非低贱。想要爬上江宴的床,与这炎名男子究竟几分真假,倒也难辨。
听她这话说来,谢长鱼自然回到自己座位。
“你若对我无意,又怎会攥着手里的东西不放。”
温初涵听到这话,眼神游离,看向不远处的窗外,心思自然飘远。
“炎哥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这番故事怕是讲述不完,谢长鱼差人拿了壶茶,细细听来。
绿珠跟随陆文京来到一处暗阁外,她心中疑惑,虽陆文京是藏宝高手已然众人皆知,但此地看来却甚为庞大。
原来醉云楼的三楼是个藏宝阁。
她眼神转动,在陆文京走进屋内的时候,绿珠将手中的银针穿入房门中间。
少主一直多方筹集资金,若是这里的东西她能拿出几件,必定对少主有所帮助。
陆文京低头看见了缝内的细针,并未多言转身到了内室。
一盏茶的时间,绿珠终是等到了他出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的方形盒子。
“姑娘,这边是我送与温姑娘的定情之物,此番见面也是想要商议婚事。”
这件事他确实拖得很久,若不是谢长鱼逼着自己使用美男计,他真不想把这个宝贝送给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