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六十五章 找上門的‘惺惺相惜’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阳光走过屋檐,落去檐下愤慨说话的身影上。
“蜘蛛精变成古人了?”
门口安放的躺椅上,蛤蟆道人按下报纸,来了兴趣,拖着躺椅到孙迎仙旁边坐下,拍拍对方曲着小腿。
“来,给老夫讲讲当中趣事。”
那边,孙迎仙将他蛙蹼刨开,看到陆良生也望来,撇撇嘴将碗筷放去一旁,一屁股坐到地上,还没开口,想到气处,又使劲跺了一下脚。
“曰尔老母的…..”余光看到蛤蟆道人瞪来,补上一句:“不是骂你。”
双手朝陆良生摊了摊,搁去曲起的双膝上,愤慨说起之前遇到的事,不过这要从他玩手机开始。
“自从老蛤蟆不跟本道玩那什么推塔的游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那是老夫号被封了!”蛤蟆道人连忙说上一句,引得道人回头使劲挥了下手,嚷道:“该!谁叫你用……别打岔,让我说完!事情是这样……”
话语引导,陆良生安静的听着他缓缓诉说这段时日埋头按着手机,原来是孙迎仙无聊看到一个可以跟陌生人说话的东西,下到手机里后,便随意摆弄一番,就进去,可惜没聊几句就要钱,道人干脆用法术将里面的0调到66666,在里面有了钱,肆无忌惮的到处女子聊天。
半月前,就在去往岛国途中,认识了一个阿嫚的女子,两人在上面聊得火热,趣味甚至都相同,日子久了,聊得甚是放得开,可想到陆良生还在身边,自然不敢有什么念头,毕竟自己也是陆大书生的妹夫,当然那是千多年的事儿了。
可总不能堂而皇之的就有想法吧?回到南莞市后,见陆良生有事出门,借口留在家中,等人一走,火急火燎的找出对方聊的火热,随后趁热打铁问对方在哪儿,得知刚好在附近城市,老孙对地方并不算熟悉,干脆约了对方过来南莞市。
还特意从网上翻了一些见网友的注意事项来看,选了一家看上去比较浪漫的咖啡厅,自己用纸扎术,施法弄出一辆黄色的超跑,幻出一身颇为合身的行头,急匆匆的赶去约定的地点。
讲到这里,孙迎仙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星子,站起来,面朝听得憋住笑的陆良生和蛤蟆道人,比划着手势,想要表达出当时的画面,就连恹恹的老驴,和躲在房中修复妖丹的胭脂,也好奇的出来,淑女的坐去椅上,安静的倾听。
“好家伙,你们是不知道,本道坐在里面,那叫一个左等右等,好几拨长相靓丽,穿着暴…..穿着好看的女子来搭讪。”
道人怕陆良生、胭脂他们听不懂,重复了一遍:“就是勾搭的意思。”
那边,椅上的胭脂顿时呸了一口。
“不要脸。”
“还听不听了?!”道人回瞪过去,拖了一张椅子摆在院里,大马金刀的压着膝盖坐下,接上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道:
“……本道坐在那等了老半天,忽然手机响了,你们猜怎么着?上面那叫阿嫚的女子说她已经到了,本道当是心都激动的快跳出来,千多年呐,终于有女人看上我了。”
老孙停了停话语,下意识的瞥去微笑的陆良生,赶忙摆手,想要解释,被蛤蟆道人呵斥了一声:“继续说,出什么事儿,老夫给撑着。”
“得嘞,有你这句话,本道就放心了。”
孙迎仙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调整了语气,慢慢挥起手,上身微微前倾,用着吊起胃口的语气,绘声绘色的问道:“后面,你们猜怎么着?好家伙,本道当时还没回过神来,一个满脸大胡子,戴着眼镜的男人捧着手机寻着桌号站到我面前,我俩眼睛一对,差点没将隔夜饭给吐出来。”
“后来呢?”
“后来?哪里还有什么后来,要不是对方是个凡人,本道非得按着他使劲捶,一个老爷们儿,学什么不好,学女人!本道一看不对,这不立马就跑了,那家伙居然还追着后面骂。”
“就这?”
胭脂似乎没听到感兴趣的东西,白了道人一眼,起身摇曳着腰肢推开门扇回屋里去了,槐树下的老驴也跟着重新闭上眼睛,恹恹的打了一个哈欠继续瞌睡。
“什么不就这,你们还想听什么?”
孙迎仙愤愤不平的朝关上的门扇嚷上两声,“这已经够难的了,还要发生什么,你们才感兴趣?!”
不爽的转回脸时,看到对面椅子上的陆良生仍旧微笑的看着他,尖嘴猴腮的脸顿时怔了怔,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老陆……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书生带着微笑缓缓起身。
道人又退半步,抵到椅子一屁股坐去上面,吞了一下口水:“喂喂喂……不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吗?你别笑了,太吓人了。”
说着,偏过头看去檐下拖着小躺椅离开的短小身形,扯开嗓子喊道:“老蛤蟆,刚才你说的话算不算数,你徒弟要过来了!”
蛤蟆道人停下脚蹼,转过身丢开小躺椅,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老夫自然说话算话!”说着,双臂伸直举去头顶,垫起脚蹼使劲往上撑了两下,然后……丢下软绵绵的话语,拖着躺椅走去门边。
“老夫撑了,可惜撑不住。”
“你!!”
孙迎仙急的破口大骂,视线里,迎面而来的身影背着阳光拖出一片阴影笼罩下来,道人叫骂声里,被掀起的风吹去那小片竹林后面,陆良生洒开双袖,地上嘭嘭嘭几道烟雾,十多个短小的猴影,拖着棍棒吱吱乱叫一通,一窝蜂冲去里面。
嘭!
呯呯呯——
竹林震摇,叶子翻飞落下,响起一连几声凄厉痛呼,“啊啊啊~~~”的叫个不停,吓得飞来这边的鸟雀,都在半道偏转方向,往其他院落落去。
过得一阵,动静渐小,一群猴子扛着棍子,一脸舒坦的从里面出来,一一跳去书生双袖,化作毫毛钻了进去。
陆良生负手举步慢行竹林边,道人衣衫褴褛,发髻凌乱的趴在石桌,大口大口的喘气,双目泛泪的看着那边的书生,无力的摆了一下手。
“……老陆啊……下回别打脸……本道还要开视频的……呃….啊…..”
说完这声,一头趴了下去。
还有下回?
陆良生也被他这句弄的哭笑不得,其实伤势并不重,但还是拿出伤药给他擦拭,还没过去,远处院门那边,一声敲门声响起。
嘭嘭!!
嘭嘭~~
外面,有粗狂的声音在门外大喊。
“有本事装女人,有本事开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