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第987章 鬥劍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计缘想要说动与之关系较为密切的那些大宗门并不难,但长剑山乃当世仙修至高宗门,杀伐之力极强,是一股难以忽视的强大力量,考虑到上头其实也有叛徒,数量暂且不说,但地位甚至可能远超仙霞岛上那个,所以计缘一定要亲自去一次。
随着计缘遁光一转远处北方,獬豸也飞出计缘的袖子化为人形相伴在一旁。
下方的大海波涛汹涌,哪怕遁速极快,在高天之上看海面依旧没有太过夸张的移动感,但这种剑遁状态下对天地之气的走向感受得却也更为清晰,所以獬豸能看到水灵汇聚的方向和他们飞遁的方向只是略有偏差。
飞遁月余之后,计缘却在茫茫大海上停了下来,不过獬豸却十分清楚,这里虽然看不到陆地,但距离北境恒洲并不远了。
“这就到了?”
说完,獬豸从自己袖中掏出一颗看起来极为新鲜的大枣,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然后张嘴啃上一口,闭着嘴咀嚼,连汁水都舍不得溅出来一点。
“还没有,等个人。”
“啊?谁啊?你什么时候约了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獬豸几口把枣子吃完,说话的时候还含着枣核不舍得吐出来,一边的计缘掐指算了算才回答道。
“之前在西域的时候就已经约了,算算时日,差不多该到了。”
“那来的是谁?不会是赵御吧?你准备带着九峰山前掌教去长剑山?”
獬豸吃完一个枣子又取出两个,但犹豫了一下又放回去一个,他吃得太凶,出来没几个月就已经吃完了大半存货,枣娘似乎看他有些不顺眼,想要下次再去多要点或许有些困难,得省着点吃了。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着,计缘在法云上坐下,取出一本精修小说之道的读书人写的杂记看了起来,獬豸嘀咕两句,也坐在一旁吐纳起来。
大约五天之后,北方的天空中有一点遁光出现在獬豸和计缘的法眼中,随后很快越来越近。
“还真是赵御,他边上的是谁?”
计缘站起身来,看着赵御带着陆旻越飞越近,人还没到,他就已经朗声问候。
“赵道友,陆道友,许久不见了!”
赵御看到计缘的时候神色略显有无奈又带着少许的尴尬,只是和陆旻一起向计缘行礼。
“一别多年,计先生风采依旧啊,只是当年先生嘱咐我善待庄泽,我却没能做到。”
计缘也略有唏嘘,但时也命也,不是所有事都能完美解决的。
“阿泽魔根深种,迟早有此一劫,即便计某也难保万全,至少阿泽最后免去九峰洞天一桩劫数,此事便先不提了……陆道友,可还记得计某?”
陆旻的伤势还没痊愈,看到计缘也是颇有感慨。
“陆某怎么可能忘了计先生呢,只可惜镜海已毁,红烧金鳞鲟可能再也吃不到了,不过先生这回真的要帮我?”
“计某帮的是人间正道,而非你陆旻。”
说着,计缘看向赵御道。
“赵道友,你身为九峰山前掌教,就不方便此行同往了。”
獬豸嘿嘿一笑,插嘴道。
“不错,你赵御还是受累点帮忙跑个腿好了,北境恒洲的那些宗门你说话还是有点作用的。”
赵御看了獬豸一眼,仿佛知道这么一个人。
“獬先生说得不错,计先生,陆道友,獬先生,赵某先行告辞!”
赵御同计缘等人相互见礼之后立刻反身回恒洲,黄泉回归的事情已经传到了恒洲,那么天机阁的那些预言应该也假不了。
目送赵御离去,陆旻才面向计缘。
“计先生,您说能帮我和镜玄海阁讨回公道,不知先生要如何做,我陆旻现在可是镜玄海阁通告天下的邪道,就连九峰山都不愿出头,先生打算如何做呢?”
计缘还没说话,獬豸就笑了。
“镜玄海阁?嘿嘿,如今的镜玄海阁基石已毁又无高人坐镇,算得了什么呢。”
“哼,陆某可依然心系师门的!”
计缘摇了摇头,一挥袖,脚下法云已经继续飞向北方。
“陆道友,作为苦主,自然要去找罪魁祸首,我们上长剑山。”
“真的是长剑山?”
陆旻其实早有一些预感,毕竟剑壁与长剑山关系很深,能瞬间破去剑壁绝非寻常妖魔能做到的。
“陆道友莫惊,我们先去长剑山,路上计某会和你解释的。”
长剑山中有高人反叛天地正道,经历镜玄海阁之难的陆旻当然很容易就想通这个关节,只是没想到传言中道气斐然与人为善的计先生,会对长剑山表露强硬态度。
仅仅五日之后,计缘的法云就已经到了比北境恒洲更北的方位,眼中远方已经出现了一座高山,虽然峰峦不过六座,却不比九峰山的山峰低矮,并且更为陡峭,屹立海中犹如六柄山峦长剑。
长剑山除了有山下有一片迷雾组成的迷踪阵外,整个山门竟然好似没有再做什么隐藏,也没有藏于洞天之中,那股锋锐之意哪怕尚在远处依然能清晰感觉到,但实则这股剑意已经劈开尘世,若非计缘已经遁入足够近的距离的话,常人至此只能见到茫茫大海。
对于修行界很多人来说极为难寻的长剑山,在计缘这边却远比寻找仙霞岛容易。
“计缘,长剑山到了,你该怎么个强势除邪?”
计缘此前已经说了,长剑山这种宗门自视甚高,决定的事情往往很难被说服,门中出一个败类反倒是一种机会。
“这次,先兵后礼了。”
计缘这么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在陆旻和獬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步跨出踏着风飞向长剑山山门高处,雷霆道音从计缘口中呼啸而出。
“云深不知仙霞岛,锐意无双长剑山,我计缘本以为长剑山乃是匡扶天地正道的仙道大宗,然如今长剑山却有门中高人乃为仙道败类,镜玄海阁之事过去许久,海阁剑壁毁于长剑山之物,难道长剑山道友真的不知情吗?”
计缘的声音回荡在海域和长剑山山门中,犹如天雷余音隆隆作响,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起伏却隐隐有一种雷霆威严和剑意锋芒在其中。
别说陆旻了,就是獬豸也吓了一跳,计缘竟然一开口的气势就咄咄逼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哎,姓陆的,你别一副怕事的表情,你是苦主,愤怒点!”
獬豸在一边用手肘碰了碰有些呆滞的陆旻,令后者一下反应过来,这会哪怕是赶鸭子上架他也不能怂了。
以长剑山修士一贯以来的傲气,听到计缘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忍得住,果然没过多久,就有数十道仙光从山门中飞遁而出,犹如一柄柄长剑直指计缘等人,剑意扑面而来,直到接近到数十丈距离才停下,令陆旻觉得好似有剑锋点在眉心上。
计缘一步不退,一手在前,一手抓着青藤剑负背在后,眼神平静的看着说来的数十名长剑山修士,当先以为老者须发皆白,上下打量计缘一会才上前一步,浅浅拱了拱手。
“原来是计先生,虽未谋面却久仰大名,镜玄海阁之事本门已经遣人查过,乃是海阁叛徒陆旻所为,计先生如此大的肝火,小心五行不调坏了修行!”
长剑山掌教话音才落,他身边一位修士更是怒声道。
“别说我长剑山不可能有谋害镜玄海阁之败类,就算有,也轮不到你计缘来管,莫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剑术天下无对了?你计缘有力气就找那败类陆旻去!”
本来还有些担忧的陆旻瞬间怒火中烧,两步踏出走到计缘身边,瞪大了眼睛怒吼。
“陆旻在此!我陆某人多年来一直护持镜海大阵,若想毁去镜海,陆某首当其冲,这才遭奸人暗算,镜玄海阁剑壁乃是长剑山高人所立,其中罩门我都不清楚,能瞬间毁去,定是长剑山有人私通邪魔!”
“原来你在这?还敢污蔑我长剑山,好,今日便取你狗命——”
一名剑修根本不给计缘面子,在陆旻说完的瞬间直接暴起动手,上前一步张嘴就吐出一柄剑光极盛的飞剑,这锐意的锋芒直取陆旻,仅仅一瞬间已经到达其人面前。
‘好快!’
陆旻虽然也是剑修,但重伤未愈又遭突然袭击,根本来不及抵挡,但他也知道计缘绝不可能不管。
在剑光几乎临身的那一瞬间,计缘抬起左手往身侧一挡。
“啪……”
两根手指直接夹住了来袭飞剑,指尖有一丝众人难见的雷霆划过。
“嗡……”
飞剑在计缘手中颤动一阵,随后安静下来,那令陆旻心悸的剑气和锋芒也在这一刻溃散。
“计某等人是来讲道理的,长剑山道友若不心虚,何以想要杀人灭口?”
长剑山修士有的淡淡看着计缘,有的面露惊色,但不管表情如何,都心惊于计缘轻描淡写地夹住了飞剑。
长剑山掌教冷笑一声。
“好,看来计先生是来者不善了,不过我长剑山的道理都在剑上,素闻计先生剑术通神,今日正好一证真伪!”
计缘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想要揪出长剑上那人,最好和长剑山高人都交个手,只要对方动手,哪怕藏得再好,显露的道蕴在计缘这也能和沈介闵弦等人联系起来。
“计缘也早就想领教长剑山的剑术了,计某也不以法力压人,只论剑道,谁来计某都以对等法力相对,或者说,诸位打算一起上?”
“你……当我长剑山是什么地方?”
长剑山掌教怒视计缘,几乎忍不住动手,而计缘也正看着他,实话说这次和仙霞岛不同,长剑山中隐藏的那一位修为非常高,在外的几个徒弟中,沈介距离踏足洞玄已经只差临门一脚,计缘甚至觉得嫌疑最大的就是长剑山掌教。
“那我来领教一下计先生剑术。”
一名面容冷峻的女修率先一步踏出,长袖一甩就从中飞出一柄长剑,剑光在前人影在后,一起在电光火石之间冲向计缘。
“铮……”
在到达计缘面前的时刻,女修的手才抓住了剑柄,直接点向计缘左肩,在计缘看来对方还是想留守的。
‘不出剑?’
女修疑惑的时刻,握在背后的青藤剑被计缘运剑到身前,但却并未出鞘,以鞘尖点在来袭长剑一侧。
“当……”
世间剑术在计缘眼中便是剑中之道的显化,轨迹清晰颜色分明,他看的不是仙道剑诀和招式,而是道的变化。
手中青藤剑在计缘指尖旋转,在女修变招的一刻已经恍若幻影般转动到了她颈部,后者惊觉之下转身抽剑。
“铮……”
长剑竟然是子母剑,手中抽出了长长一串剑影,乃是九道飞遁剑光,在女修剑诀之下环绕天空又全都冲向计缘。
不过计缘始终不拔剑,手中青藤剑时而转动时而点出,也不多用一分法力,点到即止将诸多剑影纷纷打回,脚下踏风而行步子不停。
那女修不断运剑掐诀,但身形却不断后退,直至被逼入长剑山修士那边,剑光也停了下来。
“没必要比了,是我输了!”
“剑术已得剑道精髓,可喜可贺。”
计缘平淡地点评一句,那女修还没说什么,旁人则更加怒不可遏。
“我来会会你!”
话音未落,已经有人御剑而出,已身化剑冲向计缘,计缘还未动,边上长剑山修士则纷纷退开,让出斗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