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藥神贅婿 起點-第四百三十三章 局勢變化相伴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这个答案,在林陨的意料之中。
如果没有傲视九州大陆的绝对实力,就算他想走上第二条道路,那也只是在自寻死路。虽然萧长风没有跟他说清楚关于第二条道路的真正危险,但只要随便猜测一下,就能知道他未来的敌人一定十分恐怖。
“一年!”
萧长风淡淡道:“记住,你只有一年的时间。如果你没能在一年时间内成长为九州大陆的最强者,到那时候我就会亲自出手帮你击杀所有的敌人,让你做到君临天下。同时,这也意味着你根本没有资格走上第二条道路,我也不会让你去送死。”
“为什么偏偏是一年?”
林陨眼皮微跳,他总觉得这个时限有特殊的意义。
“因为从十几年前开始,九州大陆的空间就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了,空间节点随时都有可能暴露给外界。这些年来我之所以一直待在这虚空裂缝中,目的就是为了镇压此处空间,不让九州大陆暴露。”
萧长风解释道:“以我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只能再撑上一年左右的时间。时间一到,我必须离开这里,否则虚空裂缝坍塌,整个九州大陆都会崩溃,迎来一场灭世之灾。”
“这就是你无法离开这里的原因?”
“是,也不是……”
萧长风摇了摇头,笑道:“其实区区一个九州大陆,毁了也就毁了,干我何事?最重要的是,你的气息绝对不能暴露出去,否则被你的敌人察觉到了,你必死无疑。九州大陆算是一个合格的避难点,如果就这样毁了,对于尚未成长起来的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里,林陨沉默了。
虽然萧长风说的轻描淡写,但他的内心依旧产生了不小的动荡。原来萧长风这些年来之所以待在这荒芜枯寂的虚空裂缝之中,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护他。
“当然,如果你最终走上了我给你的第一条路。一年后我自有办法可以保证九州大陆在未来五百年内安然无恙,你的敌人也不会发现你,你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
萧长风笑道。
“那代价呢?”
林陨眼中精芒一闪,他不相信如果要阻止九州大陆的毁灭这件大事,萧长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哪怕萧长风的实力看上去深不可测,那也不至于拥有鬼神之能。
“我很欣慰,看来你除了外表,大部分还是比较像你的母亲。”
闻言,萧长风有些惊讶,他不禁看向了某个远方,眼神中带着一抹复杂的味道:“你跟她一样聪明,每次当我有所隐瞒的时候,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戳穿我。不过你放心,我要付出的代价并不大,至少我不会死。我最多只会将自己封印在这虚空裂缝之中,成为九州大陆新的支撑点,可保这一方世界的安宁。”
“为什么不惜要做到这个地步?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
林陨有些动容了。
他真的无法理解萧长风为什么不惜打算做到这种程度,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五百年的自由和生命,也要换来自己五百年的安宁。
“别误会,我并不是你的亲人。”
萧长风轻叹道:“我做这一切,无非是为了让你的母亲安心。她是这世上心地最温柔善良的人,也是上苍塑造出来的完美精灵,更是我的信仰。哪怕是对我这样身份卑微的人,她也愿意绽放真心的微笑,向我伸出援手。她真正意义上地救赎了我,甚至还把我当成哥哥一样对待……”
“她从来都没有拜托过我去做任何一件事情,因为她不喜欢强求任何人。可让你平安活下去却是她最大的心愿,那是她唯一一次哭着求我,所以我一定会替她完成这个心愿!”
说到这里,萧长风的眼神变得无比悲痛,就连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就连这附近的虚空裂缝都发生了剧烈的动荡,数不尽的空间漩涡被无形的力量所撕裂轰碎。
电闪雷鸣,天地怮哭。
一片混乱的黑暗,竟是开始产生了碎裂,恍如末世来临!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震荡之中,林陨只能勉强催动自己全部的力量才能站稳身形,心里更是在震撼萧长风的实力之可怕。
毋庸置疑,萧长风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强大的存在!
什么剑皇,大秦皇帝,公孙昊之类的绝世强者,在萧长风面前恐怕都只是个笑话!
动荡渐渐平息,萧长风的情绪也随之恢复平静。
“我很好奇。”
萧长风突然道:“我明明跟你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你看上去好像并不是特别想要知道你的身世之谜?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一定会拼命抓住我这条线索不断地询问。可你不同,你的眼神和情绪都实在是太平淡了,仿佛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此话一出,林陨可谓是心头一跳,但他却很快将自己的慌张情绪完美地掩饰了过去。
这件事情关系到他最大的秘密,更牵涉到了他的性命。
如果萧长风知道了他并非是真正的“林陨”,而是一个地球上穿越重生而来的陌生人。他无法保证萧长风会怎么处理自己,所以他决不能暴露这一点。
“为什么要问?”
林陨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淡淡道:“难道我问了,你就会告诉我吗?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孩子,没有足够的实力,更没有足够的气魄和度量去承受残酷的现实。只有让你真正认可了我,你才会选择将真相告诉我对吧?”
萧长风脸色一僵,那表情变得有些莫名其妙,旋即又露出了一丝冷笑。
在短短一息时间内,他的神情变化可谓是相当诡异,但最后又化为了一片冷漠:“看来,你果然是那个家伙的儿子。就连这一点,都是冷静地让人感到讨厌。”
“关于我们之间的约定,还有一条重要的规则。如果你在一年内再次像今日这样被人所杀,我自然会出手救下你,不过这也证明了你的无能。届时,你同样只能走上第一条道路。”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旋即,萧长风的身影便是缓缓消失在林陨面前,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林陨视线所见之处,更是以极快的速度辗转腾挪,他正在被一股庞大的力量给推动着,瞬息间便是离开了这处神秘的虚空裂缝。
当他回过神来后,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冰沧峰不远处的某座小山坡上。
方才所经历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只有萧长风最后的声音依旧回响在林陨的耳边,萦绕不绝,久久才平复下去。
……
“他这是……生气了?”
林陨的脸色有些古怪。
如果他猜得没错,刚才自己的回答好像是触犯到了萧长风的某个忌讳。而这个忌讳的根源,很可能就是他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萧长风貌似一点都不喜欢林陨的父亲,而且还很讨厌。
林陨甚至在怀疑,刚才萧长风留下的最后一条规则,恐怕是后者临时起意才加上去的。其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后者心生不满,所以才故意给林陨多设了一道门槛。
一想到这里,林陨就觉得有些纳闷。自己又没招谁惹谁的,结果还要替自家的便宜父亲背这个黑锅。他敢肯定,如果没有刚才那一出的话,萧长风应该会给予自己更多的帮助才对。
可是现在呢?萧长风非但什么东西都没送给自己,甚至还给他额外加了一个条件。
“一年之内,称霸整个九州大陆?”
林陨苦笑道。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纵观如今屹立于九州大陆巅峰的那些绝世强者们,哪个不是历经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才走到这一步的?
萧长风却要求他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仅仅靠自己的力量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更何况,他的身上现在连青霜冷焰和璇玑剑都没了,等于是少了左膀右臂。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和系统的力量,这更是增添了不少的难度。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林陨看了一眼自己漆黑如墨的长发,暗自安慰道:“大不了就是失败,反正我本来就更倾向于第一条道路,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危险。”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萧长风居然还顺手替自己解开了不生不死瘴的剧毒。
没有不生不死瘴的威胁,林陨的时间也变得不再那么紧迫,至少不用再继续担心生机的流失。只不过,那五把璇玑剑和青霜冷焰是一定要拿回来的!
虽然不确定青霜冷焰现在在谁的手上,但林陨敢肯定的是那五把璇玑剑一定被北斗剑宗的人给回收了。毕竟璇玑剑对北斗剑宗的意义重大,剑宗宗主不可能会任由他人夺走。
“有点麻烦了。”
林陨眉头紧锁,如今的冰沧峰上有那些顶尖势力之主们的坐镇,而他的气息模拟能力在这些绝世强者面前恐怕根本无法凑效。
就算他改变气息和易容再次混进去,终究逃不过那些人的法眼,只能是羊入虎口。
显而易见,潜入冰沧峰这一条路,十有八九是行不通了。
那他现在又该去什么地方呢?
正当林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他眼神一闪,竟是在不远处的山路上看到了一行人。最巧的是,这行人里面居然还有他的几个熟人。
任轩、吕建、方晗!
正是这三位来自苍狼国的天才。
“这三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陨有些不解。
而且看任轩这一行人马走的方向,居然并非是冰沧峰,而是苍狼国的国都!要知道,距离冰沧峰的天神祭开启之日,也只剩下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是没理由提前离开冰沧峰的才对,除非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情况……
一念至此,林陨便是开启气息模拟,十分敏捷地摸了上去。
在任轩一行人之中,最强的也不过是几个天宫境一二重的高手,以他们的感知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看穿林陨的气息模拟。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跟踪对方,不需要担心会被发现。
“雪黎族的人真是太过分了,居然临时才决定要将天神祭的开启推迟一个月!各方势力的人都已经到了,这不是在耍人吗?”
吕建冷哼道。
“行了,别犯牢骚了。”
任轩的脸色也是不好看,冷冷道:“你以为只有你不乐意吗?天神祭之事倒并非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我们苍狼国的人已经彻底被他们大秦天朝给压制住了!日期推迟了也好,反正我现在是没脸在那里继续待着。”
“打不过就得认怂吗?”
吕建怒道:“任轩,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窝囊模样了?之前跟我争勇斗狠的劲儿到哪里去了?难道你没有看到那些大秦天朝的家伙是怎么侮辱轻视我们苍狼国人的吗?”
“吕建,你说谁窝囊?!”
“闭嘴!”
就在这时,再也听不下去的方晗冷喝打断:“技不如人就得承认!人家就是比你强,比你强就能侮辱你!这是不争的事实,真要想争口气就尽快变强,用实力去打他们的脸!”
方晗一开口,吕建和任轩当场就闭嘴了。
只是那吕建还有些不乐意地嘀咕着:“道理我也懂,但国主为何要下令让我们三人先行带队回到国都?我们也想继续待在冰沧峰,哪怕是技不如人,我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跟只丧家之犬一样躲回国都吧……”
“国主此举自然有其用意!”
方晗肃然道:“国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正值战乱,更需要稳定人心。我们的任务就是先行回到国都稳定人心,将冰沧峰发生的情况告知朝中大臣们。等局势安定下来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度返回冰沧峰,见识一下那所谓的天神祭。”
“原来如此。”
任轩和吕建二人恍然大悟。
他们原本以为是国主嫌他们三人丢了苍狼国天才的脸,这才下令让他们滚回国都。可事实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国主到底是国主,果然深谋远虑。
“天神祭推迟了?这是为什么?”
殊不知,暗中听着他们之间谈话的林陨却是眉头紧锁,心中充满了疑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雪黎族临时决定推迟天神祭的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