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笔趣-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大伴,朕等你回來!推薦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别管这会儿吕布心中有多么的憋闷,可是在楚毅、朱厚照等人的注视下,吕布也是只能强自露出笑容道:“我也没想到黄将军竟然有这般的机缘,定然是我大明神朝气运暴涨的缘故,否则的话,黄忠将军绝不会在这会儿突破。”
大家都知道吕布说的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大明气运暴涨,他们这些大明高层自然是感受的最为清楚,毕竟他们可是享受着大明气运的加持,对于大明气运的变动没有人比他们更加的清楚了。
可是要说黄忠的突破完全是因为大明气运暴涨的缘故的话,那又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实力同黄忠旗鼓相当的存在可不止一位两位。
为什么偏偏黄忠会在这个时候突破,而其他人却是没有享受到大明气运暴涨的红利呢,所以说在这其中,吕布带给黄忠的刺激绝对有着不可缺少的作用。
不过谁也不会将这件事情当着吕布的面说出来,好歹吕布也是要面子的不是吗?
本来是想要向着黄忠炫耀一番的,结果却是没有想到,因为他的炫耀直接刺激到了黄忠,愣是让黄忠迈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步,没看吕布方才那一副即是吃惊又是郁闷的表情吗?
楚毅拍了拍吕布的肩膀轻笑道:“想来汉升将军此番度过劫数,定然会好好的感谢奉先你一番的。”
吕布不禁咧嘴,黄忠会不会感谢他,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等下黄忠肯定会寻他好好的大战一场,以报先前他凌虐黄忠的仇怨。
当然两人之间自然是没有什么仇怨的,真要是两人当中有一人遇到了什么凶险的话,二人当中的另外一人绝对能够为对方豁出去性命,只不过两人一直以来暗暗较劲却是成了一种习惯,就像是两人独特的相处方式一般。
这边楚毅等人旁观黄忠渡劫,至于说黄忠是否能够顺利的度过劫数,大家倒是不怎么担心。
以黄忠的积累,再加上大明神朝气运的庇佑,黄忠成功度过劫数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是渡劫失败,至少真灵得封神榜单庇护,完全可以再次重来。
雷海之中,黄忠的身形一次次的被雷霆给轰爆开来,那可怕的雷霆淬炼着黄忠的身躯,使得其本来便强壮无比的身躯飞速的蜕变着。
从天柱境到天尊之境完全是另外一重天地,所以说黄忠身上此刻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咔嚓一声,仿佛冥冥之中,一道无形的枷锁被崩碎一般,黄忠只感觉周身一松,同时灵魂之间传来一种无比满足之感,强横的气息以黄忠为中心向着四周弥漫开来。
而四周旁观黄忠渡劫的众人感受到黄忠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脸上皆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喜色。
朱厚照轻叹一声道:“汉升将军能够顺利度过天劫,真是可喜可贺啊。”
说着朱厚照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看向楚毅道:“此番我大明吞灭大燕神朝,又喜逢奉先将军、汉升将军修为突破,使得我大明再增两尊天尊强者,此等大喜之事,当普天同庆才是。”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陛下言之有理,此事当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大明一众强者汇聚一堂,以楚毅、朱厚照二人为主,为了庆祝大明吞并大燕以及吕布、黄忠二人修为突破,大明上下位置欢腾,一股喜气愣是充斥着大明足足半月之久。
这一日,楚毅缓缓睁开双眼,在其面前一枚人元道果散发着玄之又玄的道韵,这一枚人元道果自不必说,当然就是为孟氏惹来灭族之祸的那一枚。
如今却是被楚毅拿来参悟,对于楚毅、燕帝这般的强者来说,他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等闲情况下,鲜少有宝物能够对他们的修为有什么促进的作用。
就算是这人元道果,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能够让他们积累更加浑厚一些,至于说对他们有什么大用或者说助他们超脱而去,显然是非常的不现实。
但是不管如何,人元道果对于楚毅而言也算得上是一件宝物了,虽然说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助益,但是对于其他的天尊强者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件重宝了。
毕竟可是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楚毅的层次,对于大多数的天尊来说,若是能够进近距离的参悟一枚人元道果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自身修行而言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否则的话,天涯宗众人乃至大燕神朝也不会窥视那一枚人元道果了。
目光从那一枚人元道果之上收回,楚毅吐出一口浊气,缓缓起身,然后走出了静室。
静室之外静悄悄的,这里是楚毅闭关所在,并没有其他人守护。
对于楚毅这等强者而言,所谓的守护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如果说真的有人能够潜入楚毅闭关所在又不被楚毅给察觉的话,那么就更加的没有必要安排什么人守护了。
难不成还要让一尊超脱者来给楚毅站岗放哨不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皇宫大内。
朱厚照正带着几分诧异之色看着面前的侍者道:“你说大伴让你前来请朕前去武王府?”
那侍者恭敬的点头道:“武王殿下就是这般吩咐的。”
朱厚照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大伴可是很少主动邀请朕前去武王府的,真不知道这次大伴是在搞什么鬼,朕这便前去。”
说着朱厚照起身,直奔着武王府而去。
武王府偌大的花园当中,楚毅正坐在一株大树之下,在其面前则是一张石桌,淡淡的茶香弥漫,楚毅竟然在悠然的沏茶。
而朱厚照赶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楚毅那一副悠然的模样,脚步微微一顿,朱厚照大步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楚毅的对面,伸手便将楚毅面前一杯茶水端了过来,然后一饮而尽道:“好茶,真是好茶啊!”
楚毅慢条斯理的为朱厚照将茶水斟上,轻笑一声道:“不过是普通茶水罢了,陛下只是心情好,才觉得茶水不俗罢了。”
朱厚照闻言哈哈大笑道:“朕就是高兴啊,大伴你可是鲜少主动请朕前来,就是不知道这次请朕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啊?”
如今大明神朝上上下下可以说的上是风调雨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做为神朝之主,朱厚照能够感受到大明神朝的气运正一日强过一日。
楚毅将手中茶水放下,神色之间一正,抬头向着朱厚照看了过来,似乎是受到了楚毅那一副肃穆的模样的影响,朱厚照也随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眉目之间露出几分郑重之色。
只听得楚毅开口道:“陛下,我准备起身前往天外寻找突破的机缘……”
“什么?”
朱厚照闻言不禁为之一惊,显然是被楚毅的话给刺激到了,先前楚毅几次离去,朱厚照其实也是知晓的,但是那不是大明神朝处境不妙,不得不劳烦楚毅前往天外寻找帮手吗。
但是如今大明神朝上上下下一片祥和的景象,周遭更是没有一个势力敢招惹大明,可以说如今完全不用楚毅再为了大明神朝的安危而奔波劳累,所以朱厚照陡然之间听到楚毅想要前往天外世界,第一反应便是拒绝。
“大伴你……”
然而楚毅不等朱厚照开口,其实只看朱厚照的神色,楚毅就知道朱厚照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主意已定,所以轻咳一声便道:“陛下不必多说,我主意已定,此番前往天外,一者是为了寻找突破的契机,一者是为我大明神朝增加一些底蕴。”
看着朱厚照,楚毅缓缓道:“陛下当知居安思危之道,如今我大明神朝的确是无有什么危机,可是陛下不要忘了,我大明神朝虽强,可是却没有无上强者坐镇,也就是说,一旦有强者欲对我大明不利,我大明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楚毅不禁想起了仙秦一脉,始皇帝开创仙秦一脉,实力不可谓不强,就算是比之如今的大明神朝来,也差不了多少。
然而强盛如大秦不同样也是二世而亡吗,就是因为大天尊先一步超脱而去,成为了无上强者,一人之力便可覆灭一方强盛的神朝。
若是有朝一日,同样有强如大天尊的存在盯上了大明神朝的话,想来大明的下场也不会比大秦强到哪里去。
朱厚照张了张嘴,微微一叹道:“大伴既然这么说了,朕还能说什么。”
努力的振奋精神,朱厚照看着楚毅道:“不知大伴此去要几时方才归来?”
楚毅摇了摇头道:“此去会进入何方世界,其实我心中也没有底,至于说何时归来也是无法确定,所幸眼下大明周遭环境尚且安定,我此去心中倒也能够少几分牵挂。”
朱厚照闻言不禁面色一暗道:“大伴此去莫要忘了朕还有大明上上下下都等着大伴早日归来。”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低声叙话良久,朱厚照这会儿心情已经调整了过来,看着楚毅道:“大伴此去,要不要通知大家?”
楚毅摆了摆手道:“我此去陛下心中有数便是了,不用惊扰了大家。”
楚毅对于大明而言不亚于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如果说众人知晓楚毅离去的消息的话,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动荡,倒不如像楚毅所说的那般,悄悄的离去,谁也不去惊扰。
端起一杯茶水,楚毅冲着朱厚照举杯道:“陛下,多珍重!”
话音落下,楚毅将茶水饮尽,下一刻就见楚毅的身影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朱厚照的面前。
朱厚照眼看着楚毅身形消散,下意识的伸手向着楚毅消失的方向抓了过去,可是楚毅已然离去,空留下那尚且残留着余温的茶杯。
望着那空荡荡的座椅,朱厚照长吸一口气缓缓道:“大伴,早些回来!朕便在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归来!”
楚毅只觉得时空变幻,等到回神过来的时候,却是已经变幻了天地,从一方世界来到了另外一方世界。
双目四望,楚毅发现自己这会儿正处在一座洞府之中,只看这洞府之中却是空空荡荡,看上去就像是一名苦修士的所在一般。
心念一动,楚毅立刻便察觉到自己所处这洞府竟然是位于一片汪洋之上的一座小岛之上。
小岛面积却是不小,至少其面积不下数千万里,这般的面积若然放在一方小世界当中,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方大陆了,然而在一方大世界当中,却不过是一座小岛罢了。
天地之间元气充沛无比,丝毫不比大明所在那一方大世界差,单单是从这一点来看,虽然说无法断定这一方世界能够媲美大明所在世界,怕是也差不了什么。
当然眼下楚毅还不清楚他这一次究竟是来到了哪一方世界当中,毕竟不清楚这一方世界的底细,他也不敢肆意的释放神念查探,万一这一方世界强者众多,像他这般以神念窥视四方,那可是修行者的大忌。
不过楚毅面前很快便出现了两名童子,以楚毅的眼力一眼便看穿了这两名童子的本体赫然是两枚珍贵的玉石。
两名童子看到楚毅的时候,连忙恭恭敬敬的向着楚毅拜了下去道:“见过老爷!”
楚毅眉头一挑,虽然说不清楚自己在这一方世界当中被气运祭坛安排了何等的身份,可是只看两名童子反应,想来也不会太差吧。
目光扫过两名童子,楚毅微微颔首道:“童儿,我闭关期间,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两名童子闻言对视了一眼,就听得其中一名童子向着楚毅开口道:“回老爷话,老爷此番闭关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不过不久之前老爷的好友曾前来,得知老爷闭关修行,便留下玉符一枚。”
楚毅点了点头道:“哦,那玉符何在?”
一名童子闻言连忙自怀中取出一枚看上去颇为玄妙的玉符,然后恭恭敬敬的将之递给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