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穿越八年才出道討論-121.突破天際的才華?打不過,那就加入吧?(求訂閱)閲讀

穿越八年才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才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大课堂内,再次恢复寂静。
坐在秦雪荣身边的徐笑笑,婴儿肥的可爱脸蛋上还有些激动的红晕,紧张地低声说道:“我刚才有些紧张,就说了我的名字,对王教授会不会有影响?笑这个字,会不会不好写?”
徐文文摇头:“应该不会,他直接点名叫了你,而不是随即叫一个人,可能已经想到了你要说什么。或者,他心里已经有了差不多的成品作品,所以才会叫你,希望你说出某个字,这样方便他写出他自己的作品。”
徐笑笑瞪大水灵灵的眼睛:“你是说,王教授知道我要说什么?他已经有了作品?”
徐文文眼睛也没有离开王谦的身影,点头:“我猜的,应该是这样。”
徐笑笑也点头,看着王谦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雪荣低声说道:“你们浙大这是在欺负人,有点过分了。怎么,还不让人家写以前想好的作品吗?”
徐文文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雪荣没有继续说话,眼睛担忧地看向王谦。
她担心,担心王谦会被浙大的这群人为难的难堪,到时候下不了台,传了出去,影响很不好。
自古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盼着你倒霉的人,肯定比盼着你好的人多。
如果王谦在这里丢了脸。
这里这么多浙大的学生,肯定会疯狂的到处宣传。
亦或者……
秦雪荣左右看了看,看到各个角度的角落都有摄像机。
到时候,浙大将现场录像放出去。
肯定会影响王谦的正面形象。
讲台上。
王谦在笑字上写好了拼音,三声,在后面写了一个仄,解释道:“词牌押韵的知识不需要我讲解了吧?”
现场响起声音:“王教授还是讲讲吧……”
现在哪怕是名校学霸,有些可能对这些也不懂。
毕竟,这些不是现在常用到的古文化知识。
现代写作文,可不会讲究这些。
甚至,一些常见词牌的行文和押韵要求,可能大多数人也不懂。
王谦当下解释了一下:“三声,在平仄押韵里,属于仄韵。除了一声平音,其他有音调变化的都属于仄韵。咱们定下了仄韵,那么,要选的词牌也要在仄韵的词牌里选择。”
王谦回头看了一下大家,继续说道:“咱们要讲讲青春期的恋爱感觉。那就用蝶恋花吧……这就很好操作了。其实,关于蝶恋花,我以前也有一些思考,就是有些不完整,我现在稍微整理一下,给大家看看。”
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
蒋兴低声说道:“蝶恋花,仄韵。看来,他是已经有了作品,所以选了那个徐笑笑。不过,就算是已经有了作品,也已经很厉害了。刚才那首江城子就是一首佳作,如果这首蝶恋花,也是一首佳作,那我后面就不敢起来说话了!”
蒋兴虽然看似自言自语,但是却也是说给隔了两个座位的陈向东和曹文芳说的。
如果王谦这首蝶恋花也是一首上好的佳作古词作品。
他就不站起来对王谦提问了。
因为,他不敢!
因为,他知道自己没资格。
就连脸都不要的郭壮壮,刚才都没站起来给王谦找茬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够资格了!
现在要想提问。
那就得是李教授,以及曹文芳这些更高一辈级别的站出来。
陈向东看了蒋兴一眼,当下也没说话,又看了看曹文芳和方国书几人,稍显无奈。
唐河鹏对陈向东低声说道:“老陈,其实,也不必非要压下王教授才算我们学院赢了。你想想,今天王教授在咱们这里发布几首佳作,是不是也是一段佳话?传出去之后,也能提升我们浙大文学系在文学领域的地位?”
“不说别的,就这首江城子加上刚才的那首诗,就足够让文坛震三震了!”
陈向东眼睛一亮,眉头紧皱思索起来。
曹文芳淡淡地说道:“看看再说!”
黑板上。
王谦继续写了起来,并且一边低声说着:“要讲青春,讲爱情。那么,就以春天开局!”
于是!
一行文字出现。
花褪残红青杏小!
王谦轻声说道:“我们不必直接说春天,而是以在春天的最明显的一些象征来体现。同时,别忘记了仄韵!”
随着王谦的讲解。
所有人,不管是前排的诸多专家教授校领导们,还是后面的各年级学生,都能清清楚楚地看懂。
杏花刚落,杏子还小。
就代表了春天,而且似乎还是晚春,寓意就不是很好,可能这首作品表达的会是悲剧,也符合大部分人暗恋的悲剧结局!
而最后的小字,也的确和笑字押韵了。
啪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
然后,再次恢复安静。
王谦继续写了起来,说道:“有了花,果,还得有动物,春天有什么?古人最喜欢写春天的什么动物?燕子!”
一行文字再次出现。
精彩都市言情 穿越八年才出道討論-121.突破天際的才華?打不過,那就加入吧?(求訂閱)展示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王谦在绕字上点了点:“记住仄韵。”
这次,没有了掌声。
因为,大家还没反应过来。
看起来!
貌似王谦很简单的就写出来了。
但是,他们仔细想想,却发现很不简单。
王谦再次继续了:“有花,有动物,那么还有什么?柳树!古代很多文人都对柳树很钟爱。”
滋滋滋……
粉笔划过。
又一行文字出现。
枝上柳绵吹又少。
又在少字上画了一个圈,表示押韵。
王谦:“有花,有动物,有柳树,还有什么?草!描写春景,不能不写青草。但是呢……大家别忘了我们这首词的主题。不错,就是暗恋,暗恋,基本上都是以悲剧结尾,我是这样写的!”
粉笔一笔一划地写下一个个文字。
天涯何处无芳草!
草字上,再次着重画了一个圈。
轰……
瞬间!
安静了好一会的礼堂内,瞬间响起一片嘈杂声。
这一句词的出现。
在这一瞬间,击溃了很多很多年轻人的心理防线。
立刻,破防!
后排许多感性一些的年轻男女生更是忍不住有想哭的冲动。
天涯何处无芳草。
暗恋大多都是悲剧,要么表白被拒绝,要么就无疾而终,极少数在一起,但是最终可能也是以分手悲剧结尾!
心中都有悲伤!
这时候……
来一句。
天涯何处无芳草。
何其感动?
徐笑笑就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害怕自己忍不住哭出来,眼眶有一股晶莹的泪水在打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谦,不敢眨眼,害怕一眨眼就会滴下来。
徐文文和秦雪荣也都被这一句所震动,所以没有注意到徐笑笑的情绪。
徐文文声音有些颤抖,轻声说道:“有这一句,就足以流传千古了呀。这放在古代,绝对是千古名句,他怎么写出来的?”
秦雪荣轻声说道:“就这么在你们眼皮底下写出来的!”
……
不远处的刘胜男也是心中很是震动,感觉心跳都快了许多,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这句话写透心了。”
旁边的几人也都点头赞同,大家的都有被这一句所触动。
……
蒋兴也略带兴奋地说道:“今天,我们可能真的见证了历史。多年以后,我们都还会因为今天而被提及。”
唐河鹏点头赞同:“是呀,我们见证了华夏文坛的盛事,今天可能也是我们浙大的一个高光时刻。”
曹文芳几人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紧紧盯着黑板,看着那一个个字。
吕春湖眼神绽放精光,赞叹道:“想不到,有生之年,我竟然能见到如此为才斐然的天才,此行不虚了。”
啪啪啪……
掌声响起。
比之前更加的热烈。
后面很多年轻学生用尽力气鼓掌。
王谦笑了笑,对大家轻声说道:“其实,大家多想想,多思考,可能也能写出来。”
掌声停止了。
很多双眼睛都翻了个白眼。
又是有手就行?
又是有脑就行?
又是一学就废?
骗鬼呢!
王谦继续说道:“好了,这些都是对春天的描写,同时以芳草来表达情绪。那么,接下来,就是写故事了。”
粉笔再次迅速划过。
全场两千多人,每一个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王谦写下的每一个字。
墙里秋千墙外道。
道字上,再次着重标注了一下。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字出现,被标注了!
笑渐不闻声渐悄。
悄字着重标注。
多情总被无情恼!
恼字,被着重标注!
王谦将粉笔放下,转身面向所有人。
看到的。
只有一双双震撼的眼睛。
这首词。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种参与感。
所以,才感受到内心最深刻的震撼。
虽然。
大家都猜测到,王谦肯定不是完全现场创作。
而是王谦提前想好的作品,今天借着机会写了出来。
但是。
大多数人,依旧感觉到了震撼。
因为,这是明晃晃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写出来的。
一声声念诵出现。
逐渐,汇聚在一起。
大家一起诵读了一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总被无情恼。”
轰……
啪啪啪啪啪……
掌声!
不能压抑的疯狂掌声,响了起来。
后面很多年轻学生都忍不住站起来疯狂鼓掌,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激动情绪。
还忍不住低声互相议论,表达自己的躁动心情。
“这首词太好了。”
“蝶恋花,我他吗的连词牌规则都不懂呀,但是看了这首词想哭,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总被无情恼,写的太好了。”
“王教授太厉害了吧,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写出这首作品?感觉不比那些课本上的千古名作差。”
“上一首江城子也很好,这首蝶恋花也是佳作。王教授的文采,要逆天了!”
“呜呜呜,看到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哭了。哭了也想通了,不喜欢我就算了,还有其他芳草等着我。”
“我就想问,王教授会在咱们学校上课吗?我要天天上他的课呀,我要考他的研究生,考他的博士!”
……
徐文文,徐笑笑和秦雪荣,刘胜男等人都站了起来,给王谦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见到王谦得到如此多的肯定。
秦雪荣的情绪也比较激动,眼角含泪。
而徐笑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盯着王谦的眼神熠熠生辉。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穿越八年才出道 txt-121.突破天際的才華?打不過,那就加入吧?(求訂閱)
只有最前面两排资格最老的听众,没有站起来鼓掌。
掌声,持续了将近半分钟才结束。
王谦就这么坦然地站在讲桌旁边,嘴角含笑,眼神柔和而自信,一股书香气息和才华的自信几乎要溢出了,站在那里,仿佛本身就是一首意蕴深远的诗歌。
掌声停止。
王谦微笑道:“好了!今天的课,我想就到此为止,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需要休息了,如何?”
全场安静无比。
大多数人,都不想如此结束。
因为。
这堂课,真的是太好,太震撼他们了!
满满的全都是惊人才华填充的干货。
他们都还想再继续听王谦讲讲。
而前面的陈向东几人,则是希望再拖延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人能对上那个楹联。
如果对不上,就让王谦这么走了。
那他们就是真的丢脸了!
再加上王谦在这里留下了三首古诗词佳作。
到时候……
王谦就真的是踩在浙大的脸上震惊整个华夏文坛。
陈向东低声叫了一声:“老唐!”
唐河鹏装作没听到。
陈向东无语,看向蒋兴。
蒋兴无奈摇头。
他刚才说了,自己已经没资格说话了。
所以,他也不会站起来说话。
曹文芳?
曹文芳也默不作声,刚才她已经起来说话了,现在再继续就显得咄咄逼人刻意针对了,而且这首作品几乎无可挑剔,她还有什么可说的?还要不要脸了?
所以,曹文芳也保持了沉默。
这时。
方国书举起了手。
陈向东一惊,随后没有说话。
大家都看向方国书。
方国书代表的意义可不一样。
这位是作协的副主席,资格也很老,早年间出过几本书,虽然反响一般,但是也获得过那时候的文学大奖,算是在场资格最老的几个文学作者之一。
王谦看向方国书,轻轻伸手:“方主席,您说。”
方国书站了起来,微笑道:“王教授,你今天留下的作品,都让老头子我大开眼界。哪怕放在几百上千年古文化最鼎盛时期,我觉得你这些作品也不会弱于那些千古文豪的佳作。”
这评价!
很高了。
现场响起一些惊呼声。
郭壮壮,蒋兴等中生代作家最是震惊。
因为,他们这些从浙大走出去的、有些成绩的作家,方国书都没有公开夸奖过,最多私下里勉励几句!
方国书几乎没夸过人!
因为,在他们老一辈文人看来。
现在的中生代和年轻一代的文人,没有任何值得他们夸赞的。
本事没有,但是却一个个都满脑子都想的名利,心思都花在名利上了,作品都非常一般。
现在,方国书却是公开对王谦给出如此之高的评价。
如何不让所有了解他的人震惊?
但是!
他们仔细想想王谦的每一首作品。
不算时间底蕴积累的话。
单单是这几首作品,王谦的确就不输给那些千年文豪的佳作了。
假以时日。
王谦的这些作品,可能也会被后面的人称作是千古佳作,可能也会被后面的人录入教材,成为每个学生必学的知识!
所以。
方国书现在给出这样的评价,也不算太过。
王谦也略微惊讶,然后笑道:“方主席您过奖了,一时偶然灵感所得,算不得什么值得夸耀的。我还年轻,知识和经验阅历积累还不够,以后的路还很长。不知道,方主席您有何指教?”
方国书看着王谦:“王教授,你刚才的蝶恋花让我大开眼界。我从未想过,竟然有人才华多至如此,可随意把玩文字,随心所欲的排列出如此佳作。但是,我还意犹未尽。我想再看王教授写一首作品,而且,我想亲自说一个韵脚,不知可否?”
说完,方国书的眼角就直跳,脸色微红。
因为!
这也是明显的为难王谦。
故意要给王谦难堪。
现场变得更加安静了。
大家都看向方国书和王谦。
秦雪荣皱眉,不屑地盯着方国书的背影,冷声道:“徐文文,你们学校太不友好了吧?以后你们就算再来跪着请,我们也不会来了。”
徐笑笑也是不悦地说道:“姐,你们这样不太好!”
徐文文脸色发烫,没说话。
因为,她没办法狡辩。
现在,的确是他们浙大占着主场地利在欺负人。
前面的刘胜男也是摇头,表示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不远处的郭壮壮脸上明显笑了一下。
虽然,王谦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才华无可挑剔。
但是,能看到王谦吃瘪一次。
郭壮壮和其他许多心向浙大的人都乐意见到。
而讲台上。
王谦依旧保持着儒雅的微笑,对着方国书说道:“方主席,那您说!”
很多人都瞪大眼睛!
他接受了?
刚才,很多人都在想,王谦是不是会拒绝这种无理要求。
这种比较无理的要求,拒绝了就算是传出去也没人会说什么。
蒋兴赞叹:“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王教授的这份气度和自信、才华,是我见过的最高的人之一。”
陈向东有些脸红。
唐河鹏摇摇头没说话,但是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方国书眼神盯着王谦,说道:“那好。王教授接受的话,那就以你这个字吧。词牌,就以王教授刚才所作的蝶恋花,如何?”
这是命题作文了呀!
后面很多浙大的学生都看不下去了。
“方主席是故意为难王教授吗?”
“方主席可能看不下去了,要打压一下王教授的锐气。”
“讲道理,王教授今天是真的大出风头。而且,咱们学校真的被他压制了,看那个对联还在那儿挂着呢,我想了半个多小时没想出来,放弃了。”
“我要是王教授,我不玩儿了,我不受这个气!”
“是有点欺负人了。”
“方主席这样针对王教授,说明他们都没对出那个楹联!”
……
有些学生都看不下去了。
毕竟,王谦今天的表现字他们看来可谓是完美无瑕。
不论是穿着打扮气质,亦或者是讲课的表现,以及才华的展示,都让在场所有人说不出一个不字来,甚至比他们在浙大校园内见过的所有文学系的教授都要好。
所以,几乎所有年轻学生对王谦都抱有好感。
虽然,方国书这么做是为了学校颜面!
但是,他们依旧不舒服,心中同情王谦。
一双双眼睛都看向讲台上的王谦,在想,王谦会如何做!
……
方国书听到后面的一些议论声,又补充了一句:“或者,王教授你可以自己任意挑选词牌发挥。”
王谦面色淡定,对方国书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方主席既然提出了要求,我作为今天的讲课人,那么自然要尽量满足。你,蝶恋花!”
说着,王谦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你,仄韵,蝶恋花等几个字。
方国书已经坐了下来。
旁边的曹文芳低声说道:“老方,这样有点过了吧。”
方国书叹气:“我不拉下老脸起来说两句,那就没人能拦住他了。那对联,你想出来了吗?”
曹文芳摇头!
方国书:“我也没想出来。”
优美小說 穿越八年才出道 txt-121.突破天際的才華?打不過,那就加入吧?(求訂閱)閲讀
曹文芳皱眉:“但是,看他这自信的样子,可能真的能做出来?”
方国书苦笑:“如果这样都可以,那我们浙大的面子就算丢给他了,又如何?我想,也没人会说我们浙大在他面前丢脸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吧?”
曹文芳,蒋兴,陈向东,唐河鹏几人一听,都是眼睛一亮!
的确!
如此都难不住王谦的话。
那王谦的才华可谓是要突破天际了。
如此牛人。
浙大在其身上丢点面子,也不算什么难堪的事情吧?
说不得,还会因此沾光呢?
方国书又对陈向东说道:“小陈,你想想,如果王教授这样有才华的人,留在了我们学校呢?不仅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反而今天的事情会彻底成为一段佳话,我们学校的名声也会再次上一个台阶。”
陈向东瞬间眼睛放光!
对呀……
陈向东双拳一握,仿佛发现了一个新的方向。
一个,他之前没想过。
此刻想来,却是最优解的方向。
打不过你!
我加入你不就行了?
那大家都是赢家。
没有输家!
蒋兴皱眉:“如果,他没做到呢?或者,写的一般呢?”
陈向东:“那就平手了,也不必一定要留下他,可以后面看情况再说!”
毕竟,王谦还是太年轻,而且是出身娱乐圈的。
陈向东还是有很多顾虑的。
如果有选择的话。
他还是想再等等看。
邀请王谦来开个交流课,无所谓。
毕竟王谦有诸多佳作在前,名气才华都足够了。
但是,真的要留王谦在学校,给职位!
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几人都各怀不同心思地看着王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