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 ptt-第六百八十四章 不安好心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诸天福运
“士元怎么看?”
这日身边只有庞统的时候,刘琦笑呵呵问道:“对于那些位大儒的提议?”
“不安好心!”
庞统冷笑,不屑道:“别的时候可没见他们如此积极,眼下咱们荆州的教育体系铺开,他们就迫不及待上门,要说有什么好心某是不信的!”
“某也不信啊!”
刘琦哈哈一笑,悠然道:“所以,只能让他们失望了!”
尼玛,当他是傻子啊。
以为他不知晓,这帮子所谓大儒的心思,是想要抢夺未来的话语权啊。
一旦荆州答应了他们的条件,那荆州的教育体系,将成为他们培养徒子徒孙的基地。
培养得越多,他们以后的话语权,以及影响力就会越大。
最关键的是,儒家典籍以务虚为主,对于人才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的评判标准,到时候这个标准还不是牢牢把持在所谓的大儒手里?
也就是人才的标准评定权,落在一干大儒手里,哪还有荆州州牧府什么事?
優秀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 ptt-第六百八十四章 不安好心看書
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以后荆州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人才,都是按照大儒们制定的标准选拔出来。
不用说,这样的人才铁定不会符合刘琦的需求。
而儒家一旦势大,很容易压制百家学说的传播,搞不好会变成后世科举八股文的模式。
将所有的上升通道全部关在小小的八股文里,还能变相拉高人才的标识门槛,形成另类的知识垄断。
人才的评断,还有典籍的解释权全部在大儒手里。
到时候,将形成文化层次的学阀,比起世家门阀对知识的垄断更加隐蔽,也更加牢固。
总之,刘琦绝对不会轻易松口!
很快,聚集在荆州的大儒们知晓了刘琦的意思。
听闻,某些大儒私下里没说什么好话,甚至脾气不好的还将刘琦狠狠斥骂一通。
转天,大儒们联名要拜见刘琦这个荆州牧。
刘琦答应了,并且在州牧府的中堂大厅接见了这些大儒。
啧!
果然不愧是大儒,一个个的神魂修为相当精湛,起码都有一流谋臣的水准。
为首的几个‘天下名士’,甚至已经隐隐触摸到了神通境的门槛。
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直接使用某些儒道大世界的神通手段对敌?
这些家伙还真不客气,见到刘琦直接释放自身气息。
顿时,一股股博大,和儒门有关的气息连成一片,犹如浩浩荡荡激流呼啸而至。
昂……
刘琦八风不动,身上陡然龙气澎湃,一声龙吟震荡神魂。
脸上,身上,手上全部被一层晶莹剔透的鳞片覆盖,一股高等生物的深沉威势陡然出现。
几位大儒顿时脸色狂变,看向突然半龙化的刘琦,脸上全是惊恐以及惊疑不定,哪还有之前的气势汹汹?
“这是,半龙化?”
这些大儒果真出身不凡,一眼看出了刘琦此时的状态。
“呵,既然知晓,那就知晓某的实力!”
此时刘琦的半龙化又有不同,额头出现了两个小小鼓包,和真正的龙形越来越像。
与此同时,他身上散发的威势,比以往更加强悍惊人。
伴随血脉进化的加速,不管是龙化形态还是实力,都有了惊人的变化。
起码。眼下强压气势汹汹的大儒们,不在话下!
“好好好,不想刘氏宗亲,竟然还有阁下这等强者!”
为首的大儒眼中精光闪烁,连连点头道:“看来大汉复兴有望,真是可喜可贺!”
“如此,我等更不能轻易错失机会!”
另一位大儒大声道:“四百年大汉复兴有望,这对所有汉民而言都是好事,我等定不能被排斥在外!”
其余大儒连声附和,身上的神魂气息瞬间收敛,哪还有之前的气势汹汹?
刘琦看在眼里,心中连声嗤笑。
尼玛,真是文人的嘴骗人的鬼!
态度转变得太快,若是换个不够心黑手狠,对所谓大儒没有多少清晰了解的枭雄,可能就被带沟里去了。
“既然诸位没其他想法,那就散了吧!”
刘琦可不惯着这帮家伙,有本事就别在荆州折腾啊。
一干大儒面面相觑,不想刘琦如此不给面子。
心中怒气汹涌,可感受到刘琦身上的恐怖威势,还有半龙化的状况,强忍着没有爆发告辞离开。
出得州牧府,感受不到半龙人的气势威压,一帮大儒终于没忍住爆发了。
“过分,实在太过分了!”
“一点面子都不给,刘荆州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不知晓咱们的来意,竟然如此无视我等,简直岂有此理!”
“不行,刘荆州越是如此,我等越要做出一番事情来!”
“正是,不能叫荆州走上邪路,就算要普及教育,也应该是以儒学为主!”
“以咱们的名望,想要在荆州争夺教育体系的话语权并非难事,就算刘荆州不支持也是一样!”
“那咱们接下来,是不是直接开办书院,吸引弟子扩张影响力,要是能够和荆州当地书院联合那就更好!”
“某与水镜先生,还有庞德公都有一些关系,到时候由某和他们联系看看!”
“事关儒家正统之事,想必他们不会有不同意见!”
“若荆州大儒想要争夺主导权,给他们也不是不成,咱们这些人不可能常年留驻荆州,还是需要荆州名士出力!”
“对,就这么办!”
“最好能将高等学堂,以及大型书院的控制权,以及课程的安排权拿到手!”
“这有点困难,据某所知,这些书院和学堂的控制权,全都掌握在退役军将手里,根本就不可能转移!”
“哼,事在人为,只要咱们……”
刘琦对于所谓大儒不以为然,手下文武自然不会头铁硬钢。
引起天下世家惶恐不安,甚至仇视的荆州学堂体系,依旧按部就班正常运转。
为了避免出现某些不忍言之意外,荆州的所有学堂,包括村里的小学堂,旁边都有荆州军的临时驻地。
上课之时,几乎全部处于各级将士的保护之下。
还真别说,却是抓住了一些欲行不轨的家伙。
只要不是三流以上实力的武将,根本就干不过精锐的荆州军将士,被发现后,不是被杀就是被抓。
就算有漏网之鱼,对一两间学堂造成破坏,也还在州牧府的承受范围之内。
对于被抓住的破坏者,刘琦可没什么好心,这些家伙全都准备在矿井待一辈子吧。
只是没想到,这些被抓住的家伙,一个个将老曹和孙权咬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意思。
刘琦好笑之余,干脆派人将这些家伙的供词,直接打包送给许都的老曹和柴桑的孙权。
孙权倒也罢了,江东那边的世家力量太过强大,估计他就是想要发火,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倒是老曹,以他的文学修养,绝对不是一个拘泥不化的老古板,也绝对不会被某些势力在脑袋上扣屎盆子,而没有丝毫动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果然,听闻许都那里很快就闹出了动静,显然老曹被气得够呛,这样的屎盆子他是绝对不接的。
可荆州这边,却也出了新的状况。
新建的襄阳书院还有南郡书院的学生,闹腾起来了。
他们闹腾的理由是,想要大儒教导传授知识,而不是一帮子只会照本宣科的退役军将。
并且,这股风潮迅速向郡城,以及县城的高等学堂蔓延。
这时,一帮子所谓荆州名士跳出来,表示愿意接受州牧府聘任,前往书院和高等学堂教书传授知识。
“想得美!”
刘琦闻讯冷笑连连,这样的手段对他可没什么用处。
“不想好好上学的学生,就让他们主动退学吧!”
对着手下一干文武,刘琦冷然道:“记得把他们的情况都记载归档,以后也别指望能在州牧府以及下属的官衙当差!”
“使君,这样做是不是不妥?”
还是有官员迟疑着站了出来,提醒道:“很可能引发不好的物议!”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刘琦不以为然,冷笑道:“那帮子大儒越是想要插手书院和学堂的事务,某偏偏不会叫他们得逞!”
“真以为没了他们,州牧府就运转不下去,教育体系就无法正常运转么,真是不知所谓!”
州牧府的强硬姿态一出,顿时襄阳书院和南郡书院不少学生直接被强行退学,还有一同闹腾的高等学堂学生,也都受到了如此招待。
等将这些闹腾的家伙强行赶走后,州牧府立即宣布了一道政令:但凡州牧府还在一天,这些被强行退学的学生,以后就别指望进入官府体系做事了。
就是他们的子孙,想要依靠学堂体系顺利进入官府,以后的晋升都会受到影响。
一石激起千层浪慢些被学院和高等学堂强行退学的学生,还有暗地里鼓动他们的存在全都傻眼了。
他们怎么可能料到,刘琦的眼里竟然揉不得沙子,丝毫余地都不留,直接依靠行政命令方式,断绝了某些年轻后辈在荆州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