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7x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00章 擊破蘋果,全球譁然(求訂)熱推-r7koz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5~~
~~
~~
“已经整理好了初稿。”
温叶抱着电脑走了过来,站在方年边上,弯腰端着电脑展示给方年看。
“主要是分为了三个部分,比较尖锐的地方有标出来,您过目。”
“……”
道器縱橫 韋小寶
说实话,方年的视线起码是三秒钟后才聚焦在电脑屏幕上。
看看时间,刚好是晚上七点。
方年稍加思索,按手机拨号,电话接通时,他已经换上了鞋子。
老婆大人有點冷 笛聲悠揚
“喂。”
听到声音,方年问了句:“荷姐吃过晚饭了吗?”
关秋荷语气清冷的道:“怎么?”
方年笑着说:“那什么,想让你请我吃个晚饭,一不小心错过饭点了。”
关秋荷嗯了声:“那你过来我家,正好在做饭,当我请你了。”
“成。”方年应了下来。
接着开车去往浦东。
稍稍有点堵车,三十分钟才到世茂五号。
尽管自打在关秋荷家遇到了关母,方年就再也没来过,但停好车后,他依旧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关秋荷家。
开门的关秋荷穿着家居服。
方年起码得有半年多没见过关秋荷这般打扮了。
朴素不着妆容的样子倒是还遇见过一两次。
嘴上说了句:“你这一身,感觉咱们得有一年没见了。”
接着方年左瞧瞧右瞅瞅:“咿呀,有日子没来,感觉房子都变大了。”
关秋荷瞥了眼方年:“不是过来吃饭的吗?”
说着朝餐厅偏头:“喏,菜都做好了,上桌吃呗。”
闻言,方年赶紧洗了把手,去到了餐厅。
餐桌上早已摆好了米饭,以及四菜一汤。
生活上向来精致的关秋荷,可不像方年,连下碗面条,都只是凑合的素面。
她这边的食材从来都丰富多样。
有海鲜,有肉,有素。
关秋荷将头发随意的束拢在脑后,坐下来看了眼没动筷的方年,打趣道:“怎么,小方现在都这么拘束客气了?”
“没有没有,这不是等荷姐一块吃嘛。”方年笑眯眯的道。
“毕竟每次到你家,都仿佛到了另一个阶层。”
关秋荷翻了个白眼,是真懒得搭理方年。
方年这次没再客气。
饭桌上,关秋荷甚至都没关心方年怎么忽然要她请吃饭的起因。
说着些没营养的闲话。
…………
饭后,关秋荷给方年泡了杯茶:“正好你过来了,前阵子赶巧碰到些上好的大红袍,一会你带走吧。”
“行,你都说上好的,给我其实有点浪费,大约等于牛嚼牡丹。”
“自己喝,管那么多干嘛,又不贵。”
“……”
方年没多说,确实谈不上多贵。
即便是还能碰到母树大红袍,价值也就那样,二十来万半两,喝一两次还是能喝得起的。
多了……
多了没有,几年前就停产了。
坐在单人沙发上,方年接过关秋荷递过来的一杯茶,慢悠悠喝了两口。
关秋荷主动提起话题:“说吧,晚上还能乐意来我家找我,是什么事情?”
“确实有点事情,先说一件让你开心的事。”
说着,方年神秘一笑。
关秋荷正尖着耳朵听下文,却见方年又喝起了茶。
本来是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关秋荷,瞬间放下腿,上身直立,威胁的意味一下子就浓郁了起来。
方年赶紧说道:“不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着急了?老总的耐心呢?”
“跟你我还要玩耐心?”关秋荷嗤之以鼻。
方年抿抿嘴,一副悲伤的样子:“我感觉我……”
话还没说完关秋荷脸色就警惕起来。
方年立马换了种口吻,老老实实的说道:“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提过的共赢理念吗?”
“记得,你当时说这只是基础。”关秋荷点点头。
脸上逐渐冒出了好奇与感兴趣的神色。
方年没再吊胃口,语气冷静道:“今天晚上刚好看完一本伦理学导论,里面提到关于功利主义的简单朴素观点,我忽然明白过来;
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
“嗯嗯,你接着说。”关秋荷很有当听众的自觉。
方年望了眼关秋荷:“其实对于现在的贪好玩来说,不一定要去找复杂的公司文化属性;
只需要给现在的贪好玩定义一个目标,让管理层、员工们为之努力即可。”
关秋荷不解:“这件事情跟让我开心有关联吗?”
方年就笑:“别着急,等我说完你就明白了。”
“给公司制定一个长期目标,让CEO带着大家一起努力,这样一来,是不是有没有你这个总经理都一样?”
“只要这个目标能够合理的实现利益最大化。”
闻言,关秋荷仔细想了想,问:“是战略目标,还是使命、愿景?”
“都算,这三个词无非是细节不同。”方年简单道。
听到这里,关秋荷微笑着摊手:“什么样的目标既符合共赢理念,又符合发展方向,还能让大家提起兴趣去奋斗?”
“这就是我今天从书上找到的答案。”方年不慌不忙的道。
“其实算是一句广告词。”
关秋荷静等下文。
方年清了清嗓子:“通常,伦理学里的功利主义会认为,人之本性是趋乐避苦;
应该以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作为道德的目标;
简单来说,可以总结为三个字:幸福感。”
顿了顿,方年又说:“而如果我们给公司员工定的目标是以为最大多数人的幸福感出发,那么员工们会相应的得到成就感。”
“这些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用心创造快乐。”
方年当然知道,这是鹅厂将在今年启用的游戏标识,只不过具体哪天不记得。
更知道,这个标识有很多人的记忆,将在9年后被更新为:‘去发现,无限可能’。
我家的飛
当时鹅厂首席运营官向鹅厂的互动娱乐事业群全体员工发了邮件。
强调这不只是品牌事件,也是鹅厂游戏对:“游戏认知、价值追求以及使命愿景的一次重要升级”。
其实有些东西一直都在方年的脑子里,只不过这根弦没被触动。
没等关秋荷开口接话,方年接着又说:“不过我更喜欢定短期的目标,所以,我想给贪好玩游戏平台加上目标:
让每个参与游戏的人享受游戏世界。”
关秋荷咀嚼着这几句话:“我怎么觉得‘用心创造快乐’更雅致一些,后面这句话直白很多。”
“差不多吧,不过我们得考虑一下现实状况,贪好玩才刚刚起步,不够直白的目标可能会让大家茫然且没有方向。”方年解释了一句。
心里咕哝道:“好歹鹅厂也是从02年开始做游戏,花了这么久才找到的使命愿景,肯定雅致。”
关秋荷想了想,认同道:“有道理。”
“要不然这样,公司标识用心创造快乐,游戏平台标识再用直白点的?”
方年不置可否:“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你得查查看有没有人用了,别侵权。”
心里却想,要是时机合适,把鹅厂的成果抢了也无所谓。
接着,方年将话题拉回来:“给贪好玩定了短期内的最高目标之后,把带着公司员工一起去实现目标的事情交给吴鸿,是不是能让你开心。”
关秋荷笑眯眯的点头:“是。”
“……”
这次没等方年开口,关秋荷主动问:“开心的事情讲完了,是不是还有不开心的事情。”
“应该谈不上。”
方年露了个笑脸。
“也是巧了,今天在学校社团里有个成员也在玩‘我的世界’,他在里面搭建了一个粗略版的复旦大学;
我让他去试试1比1还原。”
“所以,事情就来了……”
关秋荷赶紧说道:“今天上班后,在会议上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长城、故宫这些马上就会有。”
方年摇摇头,嘴上说道:“虽然我觉得这点小事,可能往后大家也会提出来,但偶尔抢一下策划的活计,我觉得也还挺有意思。”
“搞个活动吧。”
“主题可以是去创造你心中最美的世界,或者别的什么样都行。”
关秋荷眨了下眼睛,心中一动,嘴上道:“你的意思是,加大推广力度?”
“一两个噱头,怎么比得上号召全民来玩更有意思,我们能想到的只有长城、故宫啊,但玩家们能想到的东西就多了;
清明上河图啊、圆明园啊、学校啦,甚至是地球宇宙等等;
花一笔看起来很丰厚的奖金,让大家享受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的快了,多好?”
方年面带微笑,漫不经心的道。
这种小事情,其实都不应该方年操心,不过是刚好碰到了,抢点活干。
总要偶尔给自己的懒狗状态粉饰一下。
闻言,关秋荷略作思考:“行,具体的事情,我让游戏活动策划去完善吧。”
接着话锋一转:“我怎么忽然觉得25亿人民币的估值,是有点低了。”
“如果我们把奖项设置得丰富一些,把最高奖项的奖金设置为10万乃至100万,我估计玩家数量会呈现指数式的暴涨;
因为捆绑了游戏平台,几乎可以确定,游戏平台的注册用户增长速度会更恐怖,啧……”
方年补充道:“是不是忽然觉得,一个简单的策划,怎么可以带来如此恐怖的商业价值。”
“对。”关秋荷没有否认。
方年笑了起来:“因为所谓的商业价值,本质上其实就是不同的点子而已。”
來自黃土高坡的北漂小容
“比方说游戏平台,最开始只不过是个共赢的点子;
再比如说制定目标,现在也只不过是个点子,当目标实现后,自然会有随之而来的商业价值。”
方年心里还咕哝一句:“你怕是没见过一个综艺点子,乘风破浪得让一家公司市值短时间内飙涨几百亿。”
听得关秋荷一脸感慨:“世界竟如此简单。”
特種軍醫在都市(無風柳絮)
“难道这就叫书读得多?!”
方年望向关秋荷,笑眯眯地道。
“关总别感慨了,我之所以这么着急忙慌让你从贪好玩的事务中解脱,可不是让你感慨的,前沿天使这边,得赶紧忙起来了。”
反正跟人沾边的事情,方年一点不干。
看着笑容和气的方年,关秋荷仿佛像看到了一只恶魔。
关秋荷哼了声,没好气的道:“知道了,资本家!”
方年随意的道:“前沿天使在投完网龙无线之后,又成了穷光蛋,得赶紧想想办法,让剩大赶紧去收购南韩Eyedentity的股份。”
顿了顿,方年飞快的道:“我书读的少,不过还好才大一来得及,所以……
我觉得我应该去沉迷学习,像这种小事情就全权交给关总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前沿天使持有的21%股份,我的预期价值是1.4亿人民币以上,你可占里面40%的收益。”
“要加油喔,关总!”
方年几乎是被关秋荷给赶出门的。
“快,你赶紧走,时间不早了,我困了,要休息!”
就恨不得连推带搡。
偏偏方年在离开前硬是大声补充了一句:“也别忘了网龙无线的事情!”
入夜,凉如水,一扫白日的高温。
辉腾车身灯闪了闪,落锁成功。
方年转身走进电梯间。
手上提了个小包——虽然关秋荷恨不得用扫帚赶人,但茶叶还是没忘给方年。
用钥匙开了1603的门,方年脚上用力挣出鞋子,弯腰将鞋子放进鞋柜,顺便取出拖鞋,趿拉进屋。
将茶叶连同包装盒放进橱柜。
“泡杯蜂蜜水吧。”
打开冰箱门时,方年看到了冰箱里面储存着的蜂蜜,嘴上咕哝一句。
叮铃当啷一阵忙活。
勺子敲击杯沿的声音清脆响起。
方年端起杯子尝了口,咂咂嘴品味片刻,脸上的表情很满意:“还不错。”
“……”
九点钟,时间还早,方年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的声音,从茶几下掏出笔记本。
随便翻了翻最近的未读邮件。
许是因为间隔时间略长,未读邮件足有上百封。
标记为重要的不多,也不会有待处理事务,方年翻阅了解便罢。
十点钟,方年关上电视机,起身去洗漱休息。
较往常早了约莫半小时。
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躺进浴缸,只是简简单单淋浴。
继而,安安静静普普通通的进入梦乡。
不需要垫高枕头,亦是无忧无虑的进入梦乡,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闹钟没响,方年先醒。
洗漱完套上运动衫下楼绕小区晨跑着,方年感受清晨微风拂面,心情愉悦。
跑完一圈时间还早,方年在家吃了个简单的早餐。
煎蛋2个、牛奶一杯、黄瓜一根、半叠卤牛肉。
条件有限,没法讲究什么营养均衡,也就八分饱吧。
8点钟,方年夹上书包走去了学校。
按部就班的上着课,对哲学这门学科,方年的了解也逐渐深入起来。
…………
…………
午饭前,方年接到个电话,是吴伏城打过来的。
“方老弟,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便饭呐。”
方年眉毛轻动,笑道:“吴哥请客,指定有时间。”
“……”
约莫十分钟后,方年到了吴伏城在电话里说的小餐馆,吴伏城提前到了。
“方老弟,谢谢你这么给面。”
见到方年,吴伏城笑呵呵的说道。
方年乜了眼吴伏城,打趣道:“老哥这话说得见外了。”
看得出来,吴伏城应该是有事情,眉宇间有点子意思。
寒暄着点了菜。
吴伏城主动提起了事情:“有点事情,想请方老弟一起参谋参谋。”
“哦?”方年并不意外,笑着道,“参谋不敢当,不过一定尽可能帮你掰扯两句。”
吴伏城也不意外方年的谦虚,看了眼方年,眼帘低垂下去。
“上次的社团会长会议你也在,温会长只简单说了几句话;
其中最重要的是说,前沿公司现行计划是希望各个社团会长因地制宜挖掘合适、优秀的人才。”
顿了顿,吴伏城接着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情。”
“方老弟你说过,可以把社团当做是一个小公司来经营,再加上终止了之前的创业计划,时间更充裕,我琢磨着……”
说到这里,吴伏城抬起眼皮望着方年。
“是不是可以把所有前沿社团看成是一个大公司?”
更充裕,我琢磨着……”
说到这里,吴伏城抬起眼皮望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