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w3j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個識趣的大前輩鑒賞-enr30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元灵剑舞》的确神奇,但只是这一次的功效也没那么夸张。
它只是能够将众人的心境代入一个更平静更安静更容易思考的状态之下,然后再给予一下小小的助推……
众人本就是在日常的修炼中有了足够的思考与积累,这才能够因为苏礼的《元灵剑舞》而也有所感悟。
不过也就这一次了,他们自己没有学会《元灵剑舞》却是无法时时拥有这种适合悟道的心境……
这也是《元灵剑舞》的珍贵之处。若是学会了,时不时地修炼一下,便是经常能够维持那种清冷宁静的最佳悟道状态。哪怕一次两次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但是日积月累下来绝对是一种十分可怕的收益。
若是要问这《元灵剑舞》究竟是一种什么等级的传承?
哪怕是上界女神海棠都分不清了……因为这《元灵剑舞》针对的并非是某一项大道参悟,而只是单纯地帮助修炼者调整状态所用。
只是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这门没有一丝攻击力的剑法堪称神妙,哪怕是放在上界仙神之间也绝不会就这么被淘汰了。
所以在海棠或者说是椿的心中,苏礼就是这么个神奇的人……明明还在凡间仰望着上界,但是却偏偏总能够‘弯道超车’,从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角度让人惊讶。
芝麻包子绿豆糕
先前用《种魔摄魂法》来‘传道’是这样,还有他创造出的《大五行剑典》已经《元灵剑舞》都是如此。
而众人在见识过了这门《元灵剑舞》之后,则是都对这门剑崖教的至高绝学充满了向往之心。
尤其这并不是一门看看就能学会的,还必须要有足够的符道修为,以及对自身体内力量运行的清晰认知与掌控才行。
而在众人得知了从传法殿学得这门剑法的要求是什么之后,他们也就都充满了期待……因为理论上,这是如今在场的常福、持穗都有机会学到的。
虽然明说是非剑宗嫡传不得学……但是剑宗嫡传如何定义?
錯嫁王爺巧成妃
其实这很简单,只要能够修成心剑术并且将自己的心剑术一同纳入了心魔剑崖界就行。
事实上当年一同扶持着从剑宗之劫经历过来的那些门人弟子,都是拥有学习资格的。只是如今这门剑术刚出来没多久,暂时还没决定就这么早放出来。
黃金左眼 秋色如畫
这对于月剑来说可能还有些困难,毕竟她的三观都已经确立,很难真正与心魔剑崖界形成共鸣。
但是单纯的初荷就不一定了,她或许能够比她的师父更早的满足修炼《元灵剑舞》的基础要求也不一定。
而在《元灵剑舞》之后,众人对那传说中的‘大衍学宫’反而没那么期待了。因为他们觉得最好的东西本就已经在自己教中了,去那‘大衍学宫’也就是去扩展一下知识底蕴罢了。
这时众人来到一片山岭之中,就见这山中郁郁葱葱,周围连绵的山势都好像是一座座翠玉的山头般,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这时月剑仙子介绍道:“这里就是‘青玉山’了,翻过这座‘青玉山’再往西南百万里之遥就是大衍学宫所在的昆仑山。”
苏礼想了想问:“师叔,这青玉山中可有何势力?”
月剑仙子答道:“有的,整个青玉山都在小琼峰青玉宫的掌控之下。”
“这青玉宫乃是一正道大派,掌教之尊玉琼道尊一身修为也可说是通天彻地,算是昆仑山之外的一大势力了。”
苏礼听了就觉得这可能是个麻烦……这么响的名头却不知具体修为如何,还是谨慎行事比较好。
所以他说道:“虽然说只要不走小琼峰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我们就沿着青玉山绕行过去吧,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我在考古系所看到的那些诡异事
他的决定可以说是很怂了……但他现在听到沿途的这些势力都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然后做出最谨慎的决定。
众人对此也没什么意见,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按照苏礼的思路来做事了。
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哪怕众人已经绕行了,眼看就要绕过青玉山范围继续西进……却在一处由青玉山蔓延汇聚而成的山涧河流旁看到了一个垂钓的老者。
老者看似很慈和,含笑垂钓,如同一个寻常人家的老渔翁。
可是他哪怕只是存在于此处,就感觉这方天地便是为他而存,这山水便是为他点缀……这是一种强烈到极致的存在感,或者说,这是一种强大之极的心灵力量。
西行的剑崖众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们莫名地就感觉到这老翁是不会愿意让他们就这么走过去的。
这种强者着实令人心惊,苏礼估摸着有很有可能这是位真仙级别的强者了。
于是这种场合就不能由景晨出面了,在这真仙强者面前恐怕景晨连说话都会很困难。
对于这种强者当然是没办法‘见面给一剑’的,但这却并不妨碍苏礼直截了当地询问:“玉琼道尊,也要贪图我那徒弟的大衍学令?”
那老翁面皮抽动了一下,却是打非所问地反问:“你知道老夫是谁?”
苏礼干咳一声答道:“这里是青玉山下,自然先猜个青玉山里最厉害的人。”
老翁……或者说就是玉琼道尊就是有种被堵着胸口的感觉,但还是很洒脱地笑着说道:“你很聪明,并没有猜错。”
苏礼不答话,因为他先前要说的已经都在一句话里说完了,接下来就看着玉琼道尊要怎么决定了。
这老翁模样的玉琼道尊倒是没有因为冷场而感到尴尬,他笑了一下答道:“老道只是觉得青玉宫内有个还算出色的晚辈若是错过了这次大衍学宫开山门的机会着实可惜,所以想要向贵教借一枚大衍学令来。”
“百年之后我青玉宫定然还你一枚大衍学令,并且还会付出足够的‘利息’。”
苏礼没去理会‘借’这个字,只是微微躬身以示尊敬,但却语气平淡不带一丝波澜地答道:“可是晚辈也觉得晚辈的弟子也是天赋超群,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太过可惜了。”
被苏礼毫不客气地拒绝,这玉琼道尊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露出好奇地问:“小友高足哪位?可否让老道我看看?”
北光听到这里没有任何惧怕,直接走上了一步来到苏礼身边道:“见过前辈,在下北光便是。”
玉琼道尊定睛看向北光,那幽幽的目光让北光的心头有些发毛。但是随后这老道却是一脸失望地转头就走,同时嘴里骂骂咧咧:“老道我这是走了什么霉运,这师徒两的气运一个比一个吓人,真要是让那小子得了那枚大衍学令,恐怕直接得霉运缠身吃饭噎死吧!”
苏礼意外了一下,他都准备好要自己刚一下试试看,不行就‘无敌召唤术’了,却没想到这玉琼道尊反倒是自己退走了。
走到一半的玉琼道尊忽然就觉得一阵凉风吹过,后脑上冒了一片的虚汗来。
他连忙掐指一算,才是莫名其妙又是心有余悸地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度过了一次‘死劫’?
玉琼道尊有些惊悚地转头又看了眼正莫名其妙看着他的剑崖众人,心中就觉得一阵不可思议……这些人中,竟然有能将他置于死地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真的是生死就在苏礼的一念之间。
苏礼本身的力量绝对不如他,但是苏礼可以‘无敌召唤术’!
而所谓‘无敌召唤术’,那就是首先以神术断在‘无敌’,然后再快速布置传送法阵召唤帮手……
按照苏礼和剑崖大佬们的尿性,那必然是五老剑齐出的!
届时可就不是玉琼道尊一个人的‘死劫’了,甚至整个青玉宫都要亡了……
玉琼道尊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走了,其实苏礼还觉得这位前辈的修为恐怕还是他所见过的真仙之中都属于最强那一列的。
没错,他觉得五老剑单论修为都不会比他强……那种如此强烈的存在感,那种只是在那就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心灵威压可不是一般真仙能有的。
“算他知晓天时,并未被贪念所惑,也不愧是即将飞升的修士了。”苏礼的耳边,海棠轻声细语。
苏礼惊讶地问:“这玉琼道尊已经快要飞升了?难怪,难怪……”
海棠答道:“之所以你们会感觉到他强大的心灵,其实就是这个世界在排斥他的征兆。他已经没办法驻世太久了……不过若非这样的修士,也没这个慧眼能够看透这其中的利弊吧。”
夢裏聽花落
玉琼道尊的出现与离去可以说是虚惊一场,却也让众人心中警醒。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至少苏礼是暂时息了一路游山玩水的心了,还是快点赶到昆仑山并且再给剑崖教找一个落脚点为妙。
到时就算有那种大修士来找麻烦,叫起救兵来也更方便快捷不是?
看着苏礼有恃无恐的样子,海棠就觉得自己和苏礼真的是绝配啊……她教传送阵,而苏礼则是发明了‘心神佩’来便捷通讯。
两者一相合,就是只要有传送阵的地方就能让剑崖教进行最快速的武力投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