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mb5人氣連載小說 蓋世-第一千三十四章 神魂宗的震懾力!讀書-78w0d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一袭帝王华贵服饰的银月女皇,神色清冷,不苟言笑。
面对着虞渊的调侃,和毫无诚意的道歉,心中古井无波。
她背后的月妃,缓缓变幻着,化作一位身穿着,能拖曳到地上的宫装银裙,裙子制式典雅,花纹繁复精美的女子。
女子古意盎然,仿佛是从画卷中走出的人物,给人一种空灵的出尘感。
她眼眸微微一变,凝为奇特的弯月形状,这令她顿时显得诡异起来。
“见过大人。”
名叫格尔的古老月魔,身影一晃,飘逸到银月女皇左侧,看也没有李玉盘一眼,直勾勾凝望着月妃,“真没想到,还有再见的一天。”
这位古老月魔,对银月女皇表现出来的神情,是无比的轻藐。
在他心底,银月女皇只是月妃的傀儡。
格尔通过柏莎,感知到同类气息时,并没有想到竟然是月妃。
他以柏莎在此方星域的影响力,让银月女皇借助一样奇异器具,得以由月莹界所在星空,直到旁边陆地时,格尔都还是不清楚,藏匿在银月女皇体内的,究竟是谁。
只因如今的月魔一族,人丁稀少,格尔但凡嗅到同类的气味,都会给予照应。
月妃尚未恢复,气息不够强悍,让格尔一开始以为,只是族内某偏远之地,不够强大的幼小月魔……
待到银月女皇破开界壁出现,迅速接近时,他才知道那位同类,竟然是当年族内最有天赋,最有资格冲击至高大魔神的月妃!
如果,如果没聂擎天当年斩月,如果大人始终在天外,大人早就该跻身大魔神,和格雷克,和那几位大魔神一样,有统治级的威慑力!
格尔暗暗道。
“你恢复到魔神战力了?”
月妃脸色平静,姿态优雅且从容,望着眼前的格尔,还有旁边那位略显拘谨的月夜族柏莎,轻声道:“你……”
她意外的是,格尔和柏莎的关系。
格尔毫不隐瞒,低垂着头,道:“聂擎天斩月之后,我们的祖地支离破碎,大人您在重伤之下,似乎随一块月之碎片消逝在星河。而我,几乎魂魄溃散,不得已以一缕精魂,寄托在一块月魄中,在星河内随意漂泊。”
“许多年后,刚成年的柏莎发现了那块月魄,也感知到了我的微弱气息。”
“她本可以炼化我,让我最后的残存灵智,彻底地消散。她没那么做,她允许我在她体内休养生息,让我和她一起,慢慢地进阶。我,是陪着她成长,和她一起有了今日的成就。”
明朝時代 上卷 阮景東
“抱歉,我不能吞没她,炼化她。”
“即使,不能成为完整的魔神,永远失去冲击大魔神的可能性。”
说这话时,格尔言辞切切,语气诚恳。
他本来就是魔神级别,通过柏莎的月夜族血脉,通过多年的休养和重炼,他能达到的极致,也只是恢复到原来的等级。
想变的更强,想再进一步,他需要一具适合他的体魄。
譬如,朝夕相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柏莎的躯身。
可他并没有那么做。
豪門隱婚:帝少的囚寵
安陽的深秋 微笑的默默
“你听到了吗?”
月妃沉默了一阵子,眼神复杂无比,声音轻柔地询问。
银月女皇轻轻点头。
“我们古老月魔一族,不是全部泯灭人性的。早在,域外天魔的星河霸主地位,被浩漭天地的人族取代后,我们就在随之改变。”月妃从她的背后,来到了前方,说道:“我选择了你,我成就了你,我也陪着你成长。”
“我把你,视为我的继承人,视为我的孩子。”
超级兵王在都市 竹溪居士
“我不想毁掉,我亲手缔造的骄傲!”
李玉盘在她后面,轻轻鞠身,没有多说一个字。
呼!
月妃越过银月女皇,越过魔神级别的格尔,也超过了月夜族的柏莎,站在了虞渊和胡彩云前方。
她一双弯月形状的眸子,最终看向虞渊,和虞渊手中的剑鞘。
没任何多余的表情或动作,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股仇恨。
此仇恨,不是针对虞渊,只因他虞渊得到剑魂认可,手中握着聂擎天的剑鞘,修炼了聂擎天的剑道真诀。
“他,和神魂宗有关。”银月女皇谨慎地提醒。
胡彩云嘴角噙着笑容,心道:果然没猜错!
“我知道。”月妃冷声回应。
神魂宗!
地底下的帕丁森,极远处的贝宁和哈特,还有一部分“灰暗乐土”的流寇,听到这三个字时,血脉似乎都流转凝滞。
白鹤,白鹤的主人,代表着通天商会。
冒牌大神官 天草語
仅仅只是通天商会,就让三大流寇之王胆战心惊,让帕丁森头皮发麻。
现在的浩瀚星河,都知道通天商会背后的最大靠山,就是神魂宗!
而神魂宗,在所有第一阶梯的高等智慧心灵中,都有着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年龄越大的异族强者,越发知道神魂宗的强大。
现在,随着浩漭内乱远遁天外多年的神魂宗,正式向外宣告了他们的底蕴,让全部的星河异族,都知道他们回归了。
不仅回来了,还以全新的理念,欲要改变浩漭的结构,改变整个星河的局势!
连外域天魔的现任族长,星族的族长,还有女妖和暗灵族等至强种族,都向神魂宗表示了友好,支持神魂宗在星河推行他们的全新理念。
虞渊,如果和神魂宗有关,月妃胆敢下手,恐怕……
“神,神魂宗!”
月夜族的柏莎,还有和她共存的古老月魔格尔,因银月女皇的那句话,也魂魄颤栗,被深深惊悸到了。
尤其是柏莎,她呆愣半响,眼中突然浮现出挣扎犹豫之色。
轰!轰轰!
脚下大地剧烈波荡,从那残月而来的月辉,已渐渐临近。
看样子,要不了多久,漫天的月辉就能洒落,让“灰暗乐土”,还有旁边的域界,都笼罩在内。
“柏莎!”
身为古老月魔的格尔,眼中现出厉色。
“对不起,我,我不能,不能那样做。”
重生之只爱你一人
柏莎摇着头,脸色慌张且不安,她摇晃着手中的“逐月法杖”,不敢直视格尔的眼睛,朝着高空用力地拨弄。
仙妖戀之情傷 中南西
溪河般的辉芒,在中途突然改变方向,被导引向别处星空。
“我,我是月夜族的族人,是女祭司之一!我代表着月夜族!”她脸上流露出凄然无奈,“我不能,不能给族人带来灭顶之灾。”
只因神魂宗三个字,原本注定要降落“灰暗乐土”的道道月辉,就此不成威胁。
“浩漭天地,月宗的那位宗主,有我们月夜族的精纯血统。她是在我们月夜族,和神魂宗的推动之下,成功封神!未来,她还有可能将月夜族的血脉,提升到十级!她能改变我们整个月夜族,让本为第三阶梯的月夜族,成为和天魔,和暗灵族,和明光族,修罗族一样的至强种族之一!”
柏莎一边道歉,一边说着惊天动地的秘密。
听的虞渊,还有桃花夫人,都心头大震。
星月宗最神秘的月宗之主,身怀月夜族血脉,在外域星河深处,依仗着神魂宗和月夜族的力量,如祖安般成功封神!
她的存在,让整个月夜族都为之骄傲,一位十级的至强族人,影响极为深远。
月夜族的血统,在星河的地位,将来的广阔前景,从此和她挂钩!
以一人之力,将月夜族从第三阶梯,朝着第一阶梯去提升,那位必将是未来星河中,永远流传的传说和神话。
柏莎和格尔感情再深厚,也不愿以月夜族女祭司的身份,去击杀,有着神魂宗背景的虞渊。
她担不起这个责任。
“你,你如果真想杀他,你可以夺舍我,炼化我。”她望着格尔,放下了逐月法杖,体内血脉和那一个个月池的连系也中断,以行动来表明,她不会反抗,不会和格尔殊死搏斗一番。
似乎,只要格尔实施夺舍的行动,她甘愿坐以待毙。
……
天馬行空之蕭峰後傳
ps:今天会三更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