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x5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諸天貨殖修仙笔趣-342 同病相憐相伴-zebus

諸天貨殖修仙
小說推薦諸天貨殖修仙
“在告诉你父母的事情之前,不知道你,还有你们是否介意听我讲一段故事!”
张烨看了众人一眼,对着流云静静地说道,面容略带沧桑,嗓音悠悠带着怅然。
流云心中再如何忧急,嘴终于是长在对方的身上,何况现在他没有资格命令对方如何行事,只是心中叫骂,这人说话怎地和喝水放屁一样,没有着落呢!
他勉强的扯起嘴角,“好说好说,你说我听便是!”
张烨看着他一番孺子可教的样子点点头,又疑问的看了看其他人,燕红叶他们皱眉,“迫不及待”的点头道:“请讲!”
心中则是一阵腻歪,这伙人着实莫不是有脑疾?
对方的行为让他们每个人都摸不着头脑,好好的突然要讲故事,这不是有毛病吗!
但是有病又怎样,他们也只能听之任之,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糟糕极了。
既然讲故事就要有讲故事的样子,张烨让他们搬着椅子坐成一圈,随后更是每个人的桌子上摆放了精致的瓜果和小吃。
多情总裁 梦殇魂断
五颜六色的拼盘吸人眼球,刚出炉的小巧精致的糕点更是散发着微微清香。
即便他们修炼多年,定力不凡,但是身体的本能让唾液分泌,即便是控制住的眼睛仍然会莫名其妙的瞥向桌边。
不吃和看是两回事!
毛家有女招郎來
张烨躺在藤条编织的摇椅上,脚板踩着下面的木条,有韵律的一摇一晃,雪白毛茸茸的小白躺在他的怀中,小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张烨手中的的肉松。
心法出售,交易完毕后,尘埃落定的感觉让张烨心情难得的放松下来,已经赚了三百万分点了,就算啥也不干也不枉此行了。
众人落下,稍显拘谨。
张烨温和一笑,尽量让自己平易近人,“诸位鞋坊轻松,听完这个故事,诸位自可去留随意!”
“真的吗?”宁采臣惊喜的问道,其他人也是看了过去,你会这么好心,他们心中严重怀疑是张烨是不是说假话。
张烨点点头,“自然是真的,我保证!”
小园春来早
“诸位且和一些葡萄酿,吃些东西,忙活了半夜,到现在也该疲劳了!”
张烨说着剥开香蕉吃了一口,然后对他们眨眨眼睛。
饿到是不饿,除了宁采臣,其他人都修炼过,流云闻着香气有心吃,但是心中想着他父母的事情着实没有胃口。
还是宁采臣学着张烨的样子剥开香蕉,对着众人略一点头,“在下腹中滚滚,这边却之不恭了!”
宁采臣做事虽然拖泥带水,婆婆妈妈,但是这一举动,让张烨不由得高看了它一眼,也不知道这书生是胆子大该是怎么实诚呢!
“好了,故事这边开始讲了!”张烨抿了一口葡萄酒,感受了一下甘醇之后,故作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故事还要从第一世七世怨侣说起,无泪之城城主耗尽心血铸造了一把宝剑,名曰问天,他有一个女儿,唤做莫邪,两个徒弟,名叫干将一夕。”
“两个弟子同时爱着莫邪,城主临终之前许下诺言谁能铸出一把能够将问天剑斩断的宝剑就可以成为莫邪的丈夫也可以接任无泪之城的城主之位!”
“但是悲剧也就这样开始了……”
幽幽的倩女幽魂音乐响起,陷入故事氛围中的张烨难得的没有随口唱了出来。
嬴政他们虽然看过电视剧,但是听人讲故事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秀才抽起了烟,出神看着远方,一副忧郁的美男子样子。
可悲可泣的爱情,神秘的春秋传说,自古便是极为吸引人的事情。
寻美之不死高手 双鱼
畅游武侠世界 半缕温暖
燕红叶他们一开始或许有些不在意的样子,但是随着张烨的娓娓道来,众人莫不浸入了故事当中,随着故事情节的转变心绪也随之起伏。
宁采臣悲叹莫邪和干将可悲的爱情,燕红叶则是更加对于素天心更感兴趣,在张烨这里知道了原来玄心正宗的创始人竟然是个女的。
更有趣的是,这个女的还喜欢干将。
一瞬间,八卦心就作祟了,眼神也看着张烨让他继续说下去。
每个女人都有八卦的潜质。
“最后,一夕创建魔道,也就是阴月王朝,发出七世怨侣的诅咒,素天心将干将封在无泪之城,寻找天下至爱消弭干将的怨气。”
“自此,七世怨侣和七世情缘便确定了下来,至今已历经六世!”
“而最为关键第七世怨侣,则是在二十年前降生!”
头发
有当广播员的经验,张烨说起故事来跌宕起伏,善于把握情节,随着他停了下来,众人心中在想着事情该如何发展的时候,都是眼神督促着他。
你快点,接着说啊,别停啊!
对于他们的请求,张烨视而不见,目光看向燕红叶,微笑的盯着。
江湖人士不拘小节,但是你也不能老盯着女侠客看个不停啊。
下流!
流云暗骂一声,不高兴了,拉着脸对张烨道:“看什么呢!”
也许是看生命无忧,这伙人不像那种杀人的坏人的样子,他的胆子大了起来,已经忘了开始被打的事情了!
燕红叶行走江湖时间已久,但也是被看的心中别扭,眼神无处安放。
张烨对着流云呵呵一笑,目光流转在众人身上,啧啧嘴道:“奇了,我们几个当中就有两个所谓的应劫之人!”
道门往事
極品淘妻限量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应劫之人!
众人一愣旋即心中一惊,他们都知道这个消息和何等的重要,事关生存与毁灭!
目光在其他人身上扫视,都在心里估算对方是不是其中之一!
“你,你是说我师妹?”流云目瞪口呆,看了看燕红叶,又看看笑而不语的张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燕红叶是应劫之人,但是到底是情缘还是怨侣,这结果是不一样的!
他问着张烨,燕红叶心中也紧张起来,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张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头道:“不错,不过燕红叶是情缘之一,而非怨侣!”
哦哦,这就好,流云松了一口气,接着反应过来张烨说这里有两个应劫之人,现在师妹是情缘之一已经确定,那令一个情缘是不是就是我了!
流云精神抖擞,目光明亮。
就连燕红叶看向流云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莫非……
就在流云高兴的时候,张烨的话却给他泼了一盘凉水,“另一个就是小倩,七世怨侣之一!”
刷刷刷!
斗兽王
七世情缘有待考究,但是七世怨侣这个灭世的存在却是自古相传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想了小倩。
小倩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流云歪着头,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同时又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宁采臣,这下,他们也算同病相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