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eq7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詭三國》-第1988章打磨甲片,蒙面之人閲讀-pxvvx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太兴四年,春。司空赐铠。将得明光,校赐两当,皆欢颜之。』
春光明媚,又是一次大早朝。
不过惯例么,在朝堂大殿上面拿出来给陛下断绝的,那都是大事,毕竟天下依旧是天子刘协当家做主么!
只不过当下之时么,都是一些小事,所以也不用烦劳天子了……
所以大早朝也很快就结束了。
曹洪笑眯眯的,坐在马背上,一边朝着让路的其他朝官点头示意,一边缓缓前行。身上明晃晃的明光铠,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明光铠,就是将每一块甲片都打磨如镜面。汉代铜镜技术已经很完善了,所以打磨甲片光亮如镜,其实也不算是多么难。
只不过像是这样的明光铠,一般都是彰显武力,礼仪用具比较多,真要上了战场,反而少见会真的穿这样的铠甲,毕竟目标太明显了一些……
冷兵器时代,铠甲几乎就是兵将的第二条命,所以为了鼓舞士气,也为了展示自身的实力,表示自己也是有能力提供优良的装备,曹操在军械开发上也是投入了许多,而这一次在太兴四年赏赐给诸多将校的铠甲,就是这种证明。
曹洪身上每一片的铠甲鳞片都光亮如镜,穿在身上走动之时,就像是,嗯,后世六七十年代的猫王,身上也是闪耀非常,硕大的身躯加上闪耀的鳞光,别提有多吸引眼球了。
曹洪负责主持铠甲研发之事,有了如此的成果,自然也是大出风头,甚至路上碰见了一些军中同僚,也是纷纷向曹洪表示敬佩,并且对于能获得这样的铠甲表示感谢……
若是之前,曹洪少不得会停下来,听这些人吹捧一番。虽然明知道他们是在拍马屁,但是拍得舒服啊,也会让曹洪心情舒畅不是么?
但是今天再听到这些话语,曹洪却有些笑得勉强,然后也没有什么心思听了,三言两句就打断了,然后就告辞归府。
曹洪笑眯眯的,可是等进了自家府第,下了马,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沉吟许久,然后也没有让护卫帮忙脱卸铠甲,径直搬了个马扎坐在堂前,然后说道,『传工房管事前来……』
曹洪的手,微微颤抖着,因为在他手心里面握着的,是一块荀彧静悄悄塞给他的一块甲片。
荀彧一般甚少主动找曹洪说话,但是今天却不知道为何找到了曹洪,然后荀彧在聊到了曹洪铠甲精美之后,便略微带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神色,还在两个人即将分开的时候,从袖子里塞给了曹洪这样一块甲片。
曹洪知道有异,借着遮掩,迅速查看了一下,顿时觉得天翻地覆,要不是心理素质还可以,说不得连大朝会都坚持不下来!
手中的甲片,似乎依旧冰凉,保持着刚刚拿到手中的温度,寒彻骨一般,让曹洪觉得浑身发冷。
这一片甲片没多少重,捏在手里似乎也轻飘飘的,但是曹洪却不敢让这一块甲片上秤,因为一旦上秤,就说不准要超过千斤了……
『报!』去传工房管事的兵卒很快就回来了,『启禀将军,工房管事昨日出城,至今未归!』
『什么?!』曹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带动着原本身下的马扎咔啦一声歪倒一旁,『去了何处?因何出城?』
果然,有问题!
『据称是带着家人出城踏青……』兵卒并报道。
『踏青!』曹洪脸上的肉突突跳动着,沉默半响,摆了摆手,先让兵卒下去了。
曹洪在堂前,像是一只到了发情期又没有发泄对象的老虎,支棱着胡须,焦躁的转着圈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谁碰上了都倒霉的气息。
半响之后,曹洪停下了脚步,『叫馥儿前来!』
曹馥很快就到了,见礼,『见过父亲大人……父亲大人这是……』曹馥一看,曹洪回家了还没有卸甲,心中就是一跳,猜到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曹洪向曹馥招了招手,说道:『馥儿,且上前来……』然后贴着曹馥的耳朵如此这般这般交代了一遍之后,『可是明白了?』
曹馥虽然不是非常清楚来龙去脉,但是看其父亲的面色,也知道这个事情非同小可,便点头应下,然后招呼了一声,带着二十几名曹氏护卫,出了府,直奔城外而去。
曹洪看着曹馥离去,然后重新将翻掉的马扎扶起来,坐下,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着,就像是一尊雕像。
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吹拂着曹洪前院的旗杆,将旗帜扯得直直的,猛然之间,旗帜一边系着的绳索忽然断裂,旗帜啪的一声打在了旗杆之上,歪歪扭扭跌落下来!
曹洪猛然睁开了眼。
这是一个警告!
或许,也是下一波风浪来袭之前的预兆!
前院之处忽然传来了些兵甲之声,一名曹氏护卫一脸汗尘的小跑着进来,拜倒在曹洪之前,『启禀将军,找到了!公子询问,是带回来……还是……』
曹洪站起身,但是久坐之后下肢难免有些酸麻,晃动了一下才站稳了身躯,『来人!备马!』
……(〃´皿`)q……
『曹将军……出城了……』
有小吏轻声在荀彧面前禀报道。
荀彧微微点头,示意小吏退下。
满宠在一旁斜了一眼,但是见荀彧没有表示任何东西,也低下头,就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今天曹洪大出风头,其实很多人都等着呢……
其实研发铠甲这个事情,原先并没有那么复杂,但是因为一些人,一些事情,然后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因为立场的不同,所以看待事物的方向就不一样。
就像是盗版,南山搞南极的时代,那不能称之为盗版,就叫做『本土化』,但是现在谁敢『本土化』一下南山,管他是老干爹还是老干爷,先扣押冻结起来再说!
仿制骠骑的铠甲,需不需要?需要。站在曹氏的立场上,是不是正确的?是正确的。但是如果站在斐潜的立场上呢?说不得就会嘀咕着这个卑鄙无耻的下流胚子,之前偷走了茶叶蛋的方法,现在还想要偷铠甲的技术?
所以说,盗版他国的东西,那叫本事,但是盗版自家国内的东西,那就是渣渣。
盗版骠骑的铠甲,这在荀彧看来,应该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说连盗版也要作假……
那就未必是一件令人欣慰愉悦且期待的事情了。
荀彧塞给曹洪的是一块甲片,而在那一块甲片之上,有骠骑将军斐潜作坊的标志。换一句话说,就是曹洪所谓获得了仿制骠骑铠甲的成功,研制生产了各种高级铠甲的说法,其实只是采购了一批骠骑将军作坊的兵甲,然后去掉了铠甲上面的记号和标识,然后宣称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而已……
诡家仙 灰仙
时间紧任务重,忙中出错,偶尔有些甲片没被磨干净,也就很自然。
荀彧看着行文,缓缓的批复着,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影响到他。
满宠在一旁,也几乎进行着同样的动作。
尚书台之中,只有书简木牍碰撞,或是纸片衣袖摩擦的细微声响,偶尔有些低声话语,但是整体来说都是非常的安静,和嘈杂的军中校场完全不同……
……(╯-_-)╯~╩╩……
曹洪上去一脚,就将捆绑成一团的工房管事踹翻了一个跟头。
『混账东西!汝竟然欺瞒于某!』
工房管事哆嗦着,脸皮因为撞到了地面被摩擦出血,『将军……小,小的,不知道……将军……』
叫魂兒
『还装傻?!看看这是什么!』
曹洪松开了手,一块亮晶晶,沾满了曹洪汗水的甲片落在了工房管事的面前,然后在地上弹跳了一下,迅速的沾满了尘土。纵然如此,在甲片之上,依旧能够很清楚的看见有一些特别的标识……
工房管事哆嗦了一下,旋即瘫软。
『还不老实说来!』曹洪低声喝问道,『这铠甲,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事情败露,工房管事也就说出了他用骠骑将军的铠甲来冒充自己仿制铠甲的事情,是怎样采买进来的,又如何打磨甲片的等等。
曹洪听了,也不由得身形晃了晃,然后才站稳。其实在曹洪心中,还残留这最后一点希望,就像是他之前死死捏着甲片不松手一样,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希望工房管事真的能研究出了铠甲……
但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击溃了曹洪的冀希。
『好大狗胆!』站在一旁的曹馥这才明白了究竟是什么事情,不由得怒火中烧,上去就是对着工房管事连踢带踹。
『馥儿……放开他……』曹洪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沉声说道。
『父亲大人!』曹馥拎着已经被揍得头破血流,像一个猪头一样的工房管事。
『某让你放开他!』曹洪重复着,声音低沉。
『哼!』曹馥将工房管事掼回地面,扬起嘭的一圈尘土。
曹洪上前,蹲在工房管事之前,『说,你为何要这么做?是不是有人指使?』
『笑得……笑得也不甘啊……』工房管事牙齿都被打飞了两个,满口鲜血,口齿漏风的说道,『家居比坡德其……』
夹七夹八之中,像是一个猪头一样的工房管事哭诉着。其实也确实是如此,其实大体上仿制都差不多了,但是就是支撑架构的特别钢材没有,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非常大的问题,要么就是先承受原本的重量,要么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可以替代的方法。
至尊少主
或许,再过一些时间,工房管事真的找到了替代的材料和方式,说不得就仿制成功了。
然而曹洪又要快,又要好,又要在太兴四年年初的时候就必须出产品……
工房管事絮絮叨叨,噗呲噗呲的漏着风叙述着,多少有些委屈。
『某是问你……你为何要这么做?是不是有人指使?』曹洪翻着眼皮,面无表情的盯着工房管事。
『啊……啊?』工房管事眼珠转动了两下。
『你为何要这么做?是不是有人指使?』曹洪再次低声问道。
工房管事一哆嗦,『嘶!嘶有冷子嘶……』
曹洪微微点头,『那么,是何人指使?』
『啊?和冷……和冷啊……』工房管事眼巴巴的看着曹洪。
『你不知道是何人?』曹洪问道,『那么是不是来你家都是蒙着面?然后以你家人性命为要挟……』
工房管事连连点头,连着鼻涕眼泪和脸上的汗水血水一起抖动着:『嘶!求嘶则养……』
曹洪点了点头,『很好,很好。你终于说出实话了……既然你说了实话,某也不会罪及你家人……』
工房管事挣扎着,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瘫软在了地上。
曹洪站起身,向外走去。
曹馥给身边的护卫示意了一下,然后就跟上了曹洪。
『父亲大人……』曹馥迟疑了一下,『现在是要找「那个人」么?』
曹洪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个错,在我……我自会向主公说明一切……只不过……』说着,曹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头对着曹馥说道,『你觉得此事如何?』
校园纨绔特工 血欲
『孩儿以为,必然是工房管事贪腐无能所致……』曹馥应答道,『罪责必然是在其身之上,又怎么关系到父亲大人呢?』
曹洪呵呵笑了笑,『你啊……再想想……』
又走了两步,曹洪看着曹馥有些迷茫的神色,说道:『若是一件两件,这个该死的家伙所做所为,或许无人知晓,但是这么多,上上下下,经手之人不知凡几,为何一个都不开声?嗯?』
『你想想看,工房之内,或许此人可以欺上瞒下,但是工房之外呢?』曹洪继续说道,『采买这些盔甲,难道是工房管事亲自去骠骑之地?一路转运呢?要知道,这些东西可不是小件器物……难道这一路上,所有人都眼瞎了不成?』
曹馥瞪大了眼睛。
『你再想想,既然要打磨甲片,就不是三两日的功夫,这么些时间,工房之内行事诡异,为何无人上报?既然此甲片可以泄露在外,就说明必然有人于中动了手脚……』曹洪冷笑着说道,『呵呵,呵呵……若是此事不妥,早早报之于某,就如此人所言一般,再与工房工匠众人一些时日又是何妨?顶多就是责查此人而已,某受些主公责骂罢了!外人又可获得什么?!至于此时,铠甲皆散布于外,就连些许补救都不可为之时,方知此事!你还不觉得此事怪异么……』
曹馥顿时愕然,半响才说道:『莫非……莫非……荀令君……』
曹洪摇摇头,说道:『其倒是未必……或许,他也被蒙在鼓中……近期方得知……』
『啊?』曹馥不明白。
曹洪有些皱眉,但是面对自己的儿子,又觉得还是要讲清楚一些:『一则是荀令君做了此事,可有何好处?二则若是真是其所为,又岂能是如此浅薄?三者么,以荀令君之能,不动则已,若是动将起来,怕是……呵呵,此时已经是朝野喧嚣,无人不知了!又岂能有你我二人轻易就将此人追捕得住?』
『须知,荀令君是荀令君,而荀氏是荀氏……』曹洪沉声说道,『主公为备军粮,下令征调冀豫二州粮草……此地,不仅是有荀氏,还有颍川各族啊……恰逢此时……呵呵,哼哼,听闻冀州之中,清河县令,哼哼……』
『明白了罢?这一次……这些家伙盯着的,其实不是铠甲……或者说,不完全是铠甲……』曹洪看着曹馥继续说道,『之前叫你少和那些天天嘴上说得漂亮的家伙往来,你还不愿意听……我来问你,若是为父也如你那些所谓朋友所想要的一般,视钱财如阿堵,将钱财之事丢开不管,那么……谁来管?嗯?』
曹馥愣住了,看着他父亲。
曹洪也很坦然的看着曹馥。
曹洪贪财,甚至不惜表现得非常明显,但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当曹操真的需要钱财的时候,曹洪又掏得很痛快。
『骠骑将军之强,固有兵甲之利,然其工匠皆无功乎?』曹洪拍了拍曹馥的肩膀,说道,『若是此事被宣扬在外,这些工匠皆依律伏法……主公若是再需兵甲,又要找谁?若是真的有一日,曹氏上下钱粮受制于人,工匠作坊亦需仰人鼻息,呵呵,你说曹氏子弟在战场之上血洒黄沙,究竟是为了谁?谁得大利?!』
曹洪说到最后一句,眉眼都立了起来。
非洲酋長 更俗
『父亲大人……』曹馥看着曹洪,心怀愧疚的低下头。他之前也没少嘀咕,因为曹洪的贪财行为,导致了他自己有时候也被曹氏夏侯氏的二代目耻笑,所以他有时候也会怨恨曹洪,觉得如果曹洪不贪财,不去管那些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了这些耻笑……
『走吧!带上此人,先回府!』曹洪上了马,看向了前方,『此事,怕是才刚开了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