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9vv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一百六十八章 見面分享-ubref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谢长鱼起身,作揖道:“若小弟之作能入王兄的慧眼岂敢说个不字~”
王诏点头,嘴角挂着儒雅温和的笑:“隋公子,还请你跟王某走一趟。”这才是他今日来的目的。
“好。”意想不到,谢长鱼回答的很干脆。
“隋公子不好奇是谁想见你?”
谢长鱼扬眉:“好奇!但王兄想说自然会告知,不想说待小弟去过也便知道了。”
王诏点头,眼中毫不隐晦地露出赞赏之色。
而八角亭其他人却面露诧异,心中纷纷猜想这王诏要带隋辩去见谁?
陆文京表情凝重了几分,他没注意自己的神色引来了温初涵的疑惑。温初涵眼眸下垂,心想陆文京与隋辩之间恐怕关系并不简单。
……
大理寺正门前,王诏与谢长鱼驻足于此。
“隋公子,王某的任务就完成了,要找你的人还在里面,接下来的路程由官兵带你下去。”
“劳驾王兄了。”
“客气,王某告辞。”
婚不厌诈:前妻,求战 漫妖娆
鋼鐵欲望 信口雌黃雀
谢长鱼弯腰作揖:“告辞。”再抬眸,远望着马车扬长而去,在冬日的斜阳下发出晃眼的影子,她唇间勾着淡笑。又回到她最熟悉的大理寺卿了啊,这次怕是不止有一人见她。
门前那棵柳树,上回来还发着翠绿的枝丫不畏狂风暴雨,冬日一到,整棵数只余光秃秃的树干,那树干上边结了薄薄一层霜雪,远看起来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书上,有种凄冷的美感。
前边后面都跟着数位官兵,在王诏走后,这几位就没这么客气了。
“南方世家的公子怎么这么磨蹭!你走快点勒!这里面的贵人,凭你可得罪不起!”为首的官兵话落,后边起了一阵嬉笑声。
魔妃难逑:勿惹大小姐 瑕瑜
谢长鱼微微摇头,这大理寺官兵的集体素质有待提高啊~也不知江宴接受后是怎么管的。
“你们大理寺的官兵这么狂野,你家大人知道吗?”她懒洋洋地问道,话传到那群官兵耳中似乎是另一种赞扬。
为首长得瘦不拉几的中年官兵得意道:“我们的直属上司可是当朝丞相!”能不狂野吗?
“哦~”谢长鱼点头道:“原来官兵嚣张跋扈、不知礼数是跟丞相大人学的,隋某长见识了,难怪这盛京的风气这么差,呲呲呲……看来都是有原因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儒娘
那官兵大惊,眉眼染上怒色:“就凭你这个娘娘腔,也敢诋毁大人,是不是活腻歪了!!”
话一落,往里走的堂内发出一声淡淡的声音:“姜灰,本相平日是这般教你对客人无礼的吗?”
姜灰?谢长鱼蹙眉,这名字听着好生熟悉,一时半会又想不出是谁。
为首的那个干瘦的中年官兵就是姜灰,江宴话一落,他面上立马严肃,噗通跪下高喊:“大人,属下知错。”
“……”谢长鱼面上闪过质疑,抬脚就朝内堂而去。
轮回异世一
内堂中央摆放着一个黄木棺材,而江宴坐在高堂上。整个内堂,活人就只有两个。
直觉告诉谢长鱼这内堂背后定有人监视,且人数不下于二十。
江宴此番也是在试探她?两人半响不说话,直到谢长鱼打破僵局:“丞相大人日理万机,不知您搞这么大阵仗来找小的有何事?”
激情燃燒的穿越
江宴与之对视,冷声道:“隋公子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晚风许你凉 琉璃and浅忆
“大人说的是位于小人右边这方的棺材?”谢长鱼拿着扇子尾端指过去,眼神之间流露出的稀松平常,似乎眼前摆放的不是棺材,而是张追普通不过的物件,张口就道:“既是大理寺,死人、棺材、犯人、仵作肯定少不了的。”
男人锐利的目光将谢长鱼的一举一动所收纳,神色肃穆:“你可知这里面躺的是何人?”
谢长鱼皮笑肉不笑:“我大哥。”说罢,她笑了笑:“大人对小人的身份了如指掌,看样子是已经派人去查过了。”
若非让叶禾派人去江南查探,谢长鱼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能歪打正着~随意编了个名字都把真人给对上了~
重生封神 東海壹把刀
隋家家主共有十个儿子,就是因为儿子太多,反而不吃香了。正妻所出之子本该当做隋家继承人来培养的,可惜大儿子短命,小小年纪就因病去世了。那剩下九个儿子中,以后谁继承家主之位?谁的家产又能分得多些?这就恐怕全靠姨娘们在隋家主面前吹枕边风了~
要说起来隋家后院的姨娘指之争对比宫斗毫不逊色!姨娘们也心慌,谁叫自己生的儿子都不争气呢?这几个隋公子比歪瓜裂枣好一点,无一继承到隋家主年轻时的魄力与风采。
隋家主也很无奈啊,家族到了他这代手上本就在开始落寞了,若真将家族交给那几个不争气的败家子手上,以后他到了地下也没脸跟祖宗交代。
无奈之余隋家主又重新纳了个姨娘,后来年轻的姨娘不负所望生了个小儿子。这个小儿子就叫隋辩。
据说隋辩出生那日天空惊现祥云,两只仙鹤萦绕在他周围。路过一个算命的指着隋辩道‘此子将来必为万军之首,伴帝王左右,俯瞰天下。’
隋家主那个高兴啊,五十高龄还亲力亲为替小儿子办了满月宴。以后随着小儿子长大,越发冰雪聪颖,比同龄的孩子开慧早,能文能武,长得也是玉雪可爱,极讨人喜欢……几个姨娘心生妒意,其中有个蛇蝎心肠的出手买通奶娘将年仅八岁的隋辩拐卖走了……后隋家发动全族关系找了整整一年才将那孩子找回。
只可惜隋辩回去后就不怎么爱说话了,反应还异常的迟钝。再随着年龄增大,隋辩就整日出去遛鸟逗狗、不学无术,更甚在隋家主七十寿诞上干出与嫂子通奸的丑事。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 我很紅塵笑我
自那以后,隋辩被家族驱出家门,踪迹难寻,过了几年,甚至连隋家主都当这个儿子已经死了。
谢长鱼的这个身份与隋家小儿子的人生轨迹不谋而合,再加之叶禾手下的人故意将隋辩这个人物稍作润色,几大家族派去查回来的消息都差不多是这个版本。